2019年6月11日

看了一篇文章花花奇人录《最后的狂欢:90年代贼王与黑社会如何“占领”香港?》,讲95年到97年的香港回归前治安极为混乱的时期,以及对香港影坛及娱乐圈的影响。里面讲到两件事:

1.周润发为什么离开香港去好莱坞,而且宁可无戏可拍也不回来。

2.1996年,大陆国安约见黑社会诸位大佬开会,要求回归后要爱国。

宿命也好,巧合也罢,这头“贼王”张子强获释,那头“黑道”更让巨星远离香港。

1995年,拍完《和平饭店》的周润发,彻底结束跟老东家“金公主”的艺人合约,从此接戏都由发嫂负责

期间有黑社会找发哥拍戏,遭到拒绝。不想有天大早,竟有人切掉了一只猫头,还扔进他家的院子里。

发哥对此害怕不已,清晨六点多就致电当时的经理人张家振,一边说要报警,一边说要去好莱坞。

在这之前,张家振已多次游说发哥来美国发展,但答案都是:

我在香港影坛当皇帝,为什么要去那边做新人?

如此爱香港的人,却这样被香港逼走。95年后,无论“贼王”“黑道”,都是死灰复燃的一年。

黑道“占领”香港影坛,其实以《古惑仔》系列的兴起为分水岭。

1995年12月28日,第一集《人在江湖》在这个公认的“死档期”上映。在这之前,没人相信这部戏能成功,甚至监制王晶也不太看好,结果光是午夜场,票房就高达108万港币。

王晶说过一句话:“鼻屎好吃,连鼻孔都挖穿了。”

结果,他带着编剧文隽和导演刘伟强冲锋陷阵:《人在江湖》96年4月30日才下档,第二集《猛龙过江》已在3月28日放午夜场——你没看错,这部戏只拍了11天,香港和台湾地区已占了一周,两部戏票房分别为2249万和2112万港币,风光无限。

但此时,香港的所谓“黑帮电影”,已不再像之前那样靠“生猛”做卖点,也不靠外来“贼王”在港打劫作为噱头,而是以“古惑仔”系列为首,将纵横香港上百年的“黑道”给青春化。这就是文隽说的:

我们找了这些演员拍《古惑仔》,其实是把它作为青春片去拍,我是用走钢丝的态度。如果你拍成纯粹青春片,都不真实的,有那些古惑仔会来看?拍出来哪像古惑仔?但如果你真的拍那些“屌龙屌凤”的古惑仔,怎的好看,那么白领会怎样看?女性观众会怎样看?“喂,好像不适合我们看”….

所以,“小鲜肉”+“黑社会”,给当时的香港黑道赚回不少“形象分”。但负面影响也不小,毕竟那些年,所谓“收靓(小弟)”、“踢人入会”现象又充斥香港,而且都挑年轻学生,或边缘少年下手,“程序”只消一步即可:要兄弟还是要黄金。

或许怕回归后就不能拍同类题材,加上当时港片市道不好,要拍这些才有年轻观众支持,所以96~97年,香港拍了一大堆描写黑道人物的影片,多数票房口碑双赢,可谓香港电影最后的“奇观”之一。

但相比银幕,现实黑道则要“收手”。据曾是黑道人士的陈惠敏说:

1996年,大陆国安约齐我们各帮会的大哥见面、聊天、训话。其中一句训语︰“黑社会都爱国的,希望你们帮会不要搞事,开开心心回归祖国。”

首页

1 条评论 to “黑道往事”

  1. […] 前几天写过一篇日志《黑道往事》,提到: […]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