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2日

5月份最热门的新闻是李彦宏被提名做中国工程院院的院士,舆论引发很多正义,因为百度在医疗方面的负面评论,加上李彦宏本人并不是学术界的“科班学者”,所以这次提名争议很大。

然后看到一篇文章角度很特别,讲到学阀。

查了一下阀字的典故,有篇文章这样讲:

“阀”字最早见于《玉篇》中“在左曰阀,在右曰阅”。古代仕宦人家的大门外,通常都有两根柱子,用来张贴他们家族的功绩和经历。其中,标榜功绩的叫阀,在左边;标榜经历的叫阅,在右边。两根柱子合起来,就叫“阀阅”。“阀”就是功劳和等级的代名词,引申指有权势的家族。简单地说,阀,就是江湖老大。成为阀,当然因为有权势和实力,能够把持某个领域或在某些方面处于支配地位。

实际上除了阀阅,还有门望和门第。门望就是名气声望,门第就是贵贱等级。门望有高低,声望高的叫望族。门第也有高低,等级高的叫高门。门望(名气声望)、门第(贵贱等级)、阀阅(功绩经历),合起来就叫“门阀”。“门阀”中的子弟通过读书做官,并且世代做官来稳固地位,成为世代为官的显贵之家。而在战争不断的时期,又出现一些靠武力而成为豪强的大户,即“军阀”。他们依靠武装力量,拥兵自重。甚至在后来形成气候,改朝换代。中央控制不了地方,豪强就称霸;朝堂官员勾心斗角,抱团争权夺势,党阀就粉墨登场,消耗国家内力;文官治理不了国家,军阀就横行。经济被少数人控制,寡头们联合垄断,财阀就肆无忌惮。

有军阀、党阀、财阀、门阀,但很少有人讨论学阀。顶级学术界的政治色彩,一直很少提及。学术腐败和造假,这些年也很少提了。

看到这篇文章《反对背后:高校学阀与李彦宏的生死战争》,里面说:

4月30日,李彦宏被提名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样是这一天,出走美国的颜宁被评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两个不相干的人物,他们的命运却如此离奇的交集于一点。

当国内反对李彦宏评选工程院院士的声音越来越高涨时,颜宁或许早就预料到了这种结局,因为她也经历过同样的事情。

这背后,就是李彦宏与学阀的院士评选战争….

学阀是如今知识界普遍存在的现象,不止国内有,国外更是比比皆是。他们好比金庸武侠中的江湖门派,根据师生关系把知识界垄断成一个个派系,向上互为援助争夺科研资金,向下以话语权压人,以各种非学术手段对新人进行排斥,否定他们的选或研究成果。

如果新人想要出成绩,先得给他们做学徒,一切学术成果归导师所有,取得他们信任后才有资格做科研,根据表现获得他们扶助慢慢成长。

在当今的学术界,学阀现象屡次发生,而想成为一个学阀,则必须满足拥有博士生导师资格,掌握行政权利,以及善于跑关系三个条件,可以说,能成为学阀的都是大佬,他们以某学术带头人的身份,衍生出一大批徒子徒孙,最后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关联派系。

在江苏大学博士生导师曹晖的文章中,一针见血的指出,高校的学阀经过长时间的经营,很多学阀已经基本垄断了学院内的资源,为了学阀的基业长青,他们需要找可靠的弟子继承自己的资源,以此保证自己退休后自己的学术成果不会被推翻,不愿看到自己退休后走下神探,因此想方设法保护自己的权威地位保护自己的名声,而弟子们也乐于争夺这份家产。

人就是江湖!没有人可以退出江湖。在金庸的武侠小说里,拳师们培养弟子,是为了自己年老的时候仇家上门挑战时,有弟子可以代为出战,保护自己名声,也保全门派的势力,这一现象与现代学术圈的学阀斗争竟然如有雷同,让人实在是大跌眼镜。

仅以数学领域来看学阀们的江湖斗争,就是一部精彩的真实版江湖,而且比小说更精彩。

在1952年院校调整中,当时中国最强大的清华数学系和浙大数学系被砍,举国建设北大和复旦,其他重点高校的数学专业规模都很小,造成了这两所学校现如今在中国数学界的绝对垄断地位。

……

有读者会问,学术界就这么黑吗?就没大佬管管吗?现实就是这么黑,陈省身是数学界的泰山北斗,中国数学界的第一高手了吧,但他想提携有潜力却没势力的数学家,去评选院士都无能为力!!

2003年院士评选,北大数学系一举推出了两个候选人,其中的张教授呼声甚高,因为北大选票多,所以两人都进入了第三轮,这次复旦也派出了搞偏微分方程的洪家兴,南开在陈省身先生的支持下派出了重量级人物张伟平,张伟平得过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是国内中青年数学家中最优秀的学者,论文质量在国内首屈一指,是真正凭本事吃饭的。

这次评选一开始大家都认为张伟平会志在必得,因为有复旦的背景,而且有陈省身这位数学至高神的鼎力支持,拿下院士必然是十拿九稳。

没想到江湖行走,武功再高也怕群殴。北大仗着票数多公开发飚,表示这次院士评选,复旦系最多只能上一个,复旦派最经不住恐吓,只得全力支持谷教授的学生洪教授,而放弃了对张伟平的支持。

陈省身先生得知这一消息后非常生气, 虽然他老人家只是外籍院士,没有投票权,没有能力让某人当上院士,但是享有崇高威望,让某人当不上院士的影响力还是有的,于是张伟平和张继平pk的结果是两人都没上成,反而是北师大搞概率论的陈木法捡了个漏,概率论方向多年没有出院士,所以这个结果大家也只好认了。

面对这种不靠本事靠关系的不正当竞争,张伟平教授也是气的不行,而且在03年的院士竞争中和北大系结下了梁子,在学术圈看来这辈子都不可能当上院士了,除非获得fields奖,所以老教授05年连名都没报。

如果不是张伟平教授在国内数学界实在太优秀,最后连国家都看不下去这种学阀打压的情况,亲自下了指示,07年评选时张教授才终于当选了院士,可能一生都难以得到一个公正的结局。

南方人物周刊曾经采访某个数学大佬时,这个大佬就直言不讳的批评中国数学界是被被一群品格低下的人所控制,因为他们自己本身数学也不行,所以也打压有能力的学者,通过掌控中国的奖金和基金,扩充自己的势力,这二十年中国数学没有大的发展,原因就是这样。钱是投入越来越多,但是效果反而不如以前。

党媒也一再看不惯这种现象,多次撰文批判,就差指明骂姓的直接说人了。比如2014年就曾刊文批评道:““官大学问大,权大经费多”已成为普遍性问题,科研风气“浮躁化”、项目申请“行政化”、经费落实“功利化”……不仅大大影响科研活动,也使科研投入效率低下。科研经费七成按照牌子、帽子、位子分配,三成“撒了胡椒面”。能够拿到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二等奖的大多是“学术大佬”,少有年轻人。”

学阀们为什么这么牛逼?因为他们已经大到了不能倒,不可倒的地步了。

国内的学阀由于社会历史原因,比如新中国和文革使中国知识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断层,那个年代是真正的文化荒漠。改革开放后矮子里拔将军,学者们在80年代90年代开疆扩土,获得比国外同行更快的晋升速度,而且由于缺少考核,导致良莠不齐。

其中有批人太过快速的成名,又导致他们的精力陷入了会议,派系和资源争夺的泥潭,根本无心于研究学术,为了获得学术成果,他们培养弟子,剥削学生,采用了传统江湖门派式传承形式。

而且因为他们生长于大饥荒时代,求学于文革时期,早期的饥饿记忆,求学艰难,人格受辱,种种窘迫经历让他们心理扭曲,产生了强烈的代偿心理,所以过于追求权利。虽然其中又一批学者保持着纯粹的学者本色和高尚品德,但一个老师坏锅汤的现象非常严重。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社会学教授应星将这一批学者成为“新父”,也就是中国学术界的教父,这也是大学屡次出现老师非礼学生,导师剥削学生事件频发的根源之一。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