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4日

何袜皮在“没药花园”公众号了发表过一篇文章《在伤害自己前,先做这三件事——评杨宝德被女博导奴役》,讲到“表达愤怒”的能力、技巧和训练。之前经常出现校园凌霸事件的社会新闻,以及生活中高发的性骚扰如何应对。寒门博士杨宝德遭遇的就是女导师的性骚扰加权力凌霸。看似没有暴力伤害那么大,但其实坏处极大。

就像咪蒙对意识形态的洗脑、教唆和恐吓危害很大一样,凌霸,对受害者心里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尤其是青少年时期,人格没有完全形成前,很多习惯跟成长经历密切相关。

以下是文章摘要:

2017年12月26日,西安交通大学在读博士研究生杨宝德被发现溺亡在西安灞河中。

杨宝德的女友随后在网上发文,声讨其博士生导师周某是酿成此悲剧的罪魁祸首,称 “人格侮辱、尊严践踏、学术无果、出国无望,当所有的一切都压在一个诚实、善良、乐于助人且正直的博士身上,他对世界的绝望可想而知。”

从随后公布的聊天记录中可以看出:

周筠非常符合《邪恶的人性》中提到的那一类人,会让周围的人“生病”。

杨宝德经常被要求早上去停车场接送她去办公室,拎包送水; 中午给她买饭,陪她吃饭 (有时候即使杨已经买好饭在吃,也得去),白天陪她逛超市。杨宝德周五晚去周某家打扫卫生,给她擦车洗车,陪她出去应酬,酒桌上被要求给她挡酒,喝醉后还得陪她打麻将。此外还要浇花、打扫办公室、去她家中装窗帘等等。

……

真正的原因在我看来:有些人就是缺少“表达愤怒”的能力和技巧。一个儿童如果缺少锻炼,被剥夺了表达愤怒的机会,他们可能在长大成人后,面对不合理的要求时,也难以愤怒。

……
有一本书叫《当你想说NO的时候,不要说YES》,曾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拒绝”对于一些人完全不是问题,但对于一些人来说,却是从未及格过的一门课。拒绝别人这个过程令他们自己烦恼,恐惧,内心煎熬。

……

我想这条“叛逆不回短信狗”的行为或许改变不了根本问题,甚至会引起周筠的发怒,但至少,他让对方清晰知道自己的态度了。诉求/表达一致的人很少会抑郁,因为首先,他们就不会让自己陷入自艾自怜、委屈的情绪中。

而杨宝德们,没有让对手明确知道自己的态度,却对自己进行了隐性攻击。

杨宝德在写给硕导的长消息中说:“我不会拒绝人,基本上(周筠)老师让我干的所有的合理的不合理的事我都去干了。”

有时候,正因为我们自己都没尝试去维护自己的利益,没有尝试去拒绝、制止别人对自己的伤害,我们才在有些时候给对方带来了误解,并不断在自己紧张的神经上增加压力。

……

愤怒有两种。一种是你清楚地知道自己在愤怒,你在掌控、表达愤怒,你是心理上的强者。

而第二种是,你被愤怒掌控。那时候你无论怎么吼叫,甚至采取暴力犯罪(比如马加爵),你都是个心理上的弱者。

真正的力量来自于一个人利用和控制情绪。当他/她遇到自己并不情愿的场面,或者有损自己利益的要求,他/她能“表达”出愤怒,以达到有利于自己的目的。

比如一个女生在被性骚扰时,她能立刻变脸,义正言辞地警告对方。比如一个男生在朋友拿自己的隐私开涮,突破底线,他能立刻用愤怒来表达不愉快。

我遇见过非常有表现能力的人,他可以对对方真诚地示好,感谢对方的付出,可当下一秒利益分割不符合期待时,他突然拉下脸来,换了一个声调,拍桌子大怒。而再下一秒,当他的诉求被满足,他立刻笑脸感谢。

……

只有当你对自己坦诚,有放下的勇气时,才有途径去解决问题。

我在生活中见过许多放弃博士学位的人。(像咱人类学这种本来就业前景就不乐观的学科,就不提了)有很多放弃工作前景很好的博士学位,转为硕士,或者申请其他专业,很多都是因为和导师相处不好。

我也确实有见过,为了逃避同事骚扰,或者为了表达对不公平待遇的愤怒,有人放了体面高薪的工作;自然也有很多人为了不委屈求全,放弃了婚姻。

那些人或许当时遭到一些家人和朋友的劝阻,甚至揭开了生活的疮疤。但我早就发现,那些在关键时刻有勇气放弃的人,他们都活得很健康。

哪怕退后几步,走下那个平台,他们在更低的台阶上也能获得内心的满足,稳定安乐。他们或许在物质上、名誉上退步,但他们不用委屈自己在那种违背心意的心态中长期生活。而更可能,他们并不会退步,他们会站上更高的平台。

世间最折磨人的事之一,是某个人告诉自己“必须”要留在“这里”,而“这里”却令他痛苦。

有些女性宁愿自杀,也不愿意放弃早已名存实亡的婚姻;有些人自杀,是因为无法接受自己破产和地位跌落;有些人自杀,是因为受到公司的剥削而心生委屈……很多人有抑郁症,正是因为把一些外在的东西(婚姻,事业,学业,地位,名誉等等)视之为生命中的必需品,觉得一旦失去,人生不可承受,从而陷入了进退维谷的绝望之中。

他们不愿意放手外物,却不断委屈自己的内心。最后当他们发现自己的处境是无解的,便只有通过自杀这种方式去逃避。

但事实是否真的如此?那个“必须”是不是真的必须?

有时候只有当你已经决心放弃,才会柳暗花明。许多解决办法都是在你愿意放弃时才出现的。

如果杨宝德愿意接受自己可能被开除的后果,在生前就发出其女友在他去世后发的举报信,他或许不会成功,但至少找到了释放压力的出口,抑郁症可以缓解。

可恰恰现实经常是,做不到一和二的人,也做不到三。凡是有拒绝和愤怒的能力的人,经常是不需要选择放弃的。哪怕需要放弃,他们也能下定决心。

相反,做不到一和二的人,已经进入了死胡同,而那时候他们却也走不出三的这一步。他们把自己逼到了死角。

我只想对已经错过了一和二的人说:

在伤害自己之前,先给自己一条退路,哪怕只是退入一条小黑巷。但你永远不知道那条巷子的尽头是什么……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