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4日

熊九儿发了一条微博:

今天上课,在日航工作过多年的老师给我讲了1985年发生的日航123空难。当时正赶上盂兰盆节,飞机满员,并且好些人带着不需要座位的小婴儿,因此这是史上单架飞机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空难。不幸中的万幸是有四个人生还。

空难的过程和惨状就不说了,空难后续的一个小故事令人非常动容。当时飞机上有一个五岁的小男孩是独自乘坐飞机,很不幸的是没有生还。他的妈妈非常自责,很多年后即便是又有了孩子依然无法释怀。她认为是自己亲手送孩子上了那架飞机,更无法想象飞机从起飞到坠毁这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那么小的孩子又是在一个完全都是陌生人的环境里,他究竟是如何痛苦的度过的?这些想法和自责无时无刻不折磨着她的内心。

直到有一天,她接到一个自称是住在鹿儿岛的老人打来的电话,老人问她,请问您的儿子是在飞机某排某座吗?她说是的。老人说,我女儿也在那架飞机上,就坐在您儿子旁边。我女儿是一个非常温柔善良的人,所以请您放心,在最后的时间里,您儿子不是孤单一人。

@ivyhw66:这个老爷爷怎么知道妈妈一直为此自责难过一直没有放下此事,他又是如何拿到妈妈的联系方式的?

@-触那娘:哈哈哈哈哈哈 这种故事看看就行了 真实性经不起推敲

@熊九儿: 空难纪念日的时候会去回访这些遇难者家属,这个妈妈接受了拜访。哎,别的我也不想说啥了。

@梦亦咸yume :电视剧《沈まぬ太阳》 第9集第10集 说的是这段空难的故事,由舞羽美海饰演的千穗一直陪在那个孩子身边 http://t.cn/AiCeNhzz

@猫浮: 我相信这世界充满恶意 但是依然有时不时出现的善意 像不知名的花在随机的角落开放[泪]

@乔鲁诺扣着自己的甜甜圈大声说: 就算是石块裸露的悬崖也有鲜花盛开

@热带飞行: 貌似是当年,美军已经出动搜寻,又被勒令叫了回来。日本军方,警察,政府部门就救援的优先权推开扯去,等到第二天,救援队到达事发地点,已经全晚了。幸存者在新闻发布会上,表情严肃的表示,不要什么道歉,还我家人,还我儿女。我记得分明,她没有哭,可能已经只剩下愤怒了。

@SsxxBlueDream: 还有一次空难日本也是,觉得那种程度的空难肯定没有生还者了,所以救援队当天晚上慢慢悠悠的在隔壁村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再去找,结果本来有好几个生还者最后只剩下一个了

@KOBEMAMBAOUT: 九十年代老家海难一样的,离岸可能就几海里,可是晚上七点求救,直到下半夜第一艘军舰才到,而且缺乏救援经验,那次后中央要求建立救援机制,增强部门协调,都是人命堆出来

@水都姬: 天涯有个翻译帖说过这事发生前一个多月,有人远足露宿在事故发生地不远,半夜被脑内巨大的声音惊醒,出帐篷走了几步发现很多墓碑。是注定要发生的事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