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7日

最近香港很乱,大量的人在街上,堵了N条路,可以定义为暴乱。

六月开始就知道很乱,从《封神演义》大结局失踪到史上最严限古令,特别突然和诡异。后来聊天才想起来今年是2019年的6月,是1949年的60周年,也是1989年某事件的周年。不是突发,而是运筹已久了。

新华社6月13日消息,不满《逃犯条例》修订的示威者12日在港岛金钟周边区域阻占道路,聚众滋事,暴力冲击警方防线,造成80人受伤。

看起来是《逃犯条例》涉及到治安刑罚的引渡,但实际应是权力的争夺。

凤凰网报道:

香港《文汇报》13日刊发的社评指出,暴动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划、有策略,足以显示这场由反对派勾连外部势力策动的反修例“抗争”,实质上是瘫痪香港管治、配合外力遏制中国的政治行动,目的是动摇香港法治,摧毁繁荣稳定,危害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

头条日报网称,示威者于13日凌晨时分逐渐散去,金钟一带的马路旁垃圾遍地。《星岛日报》13日称,“金钟暴动”的示威者组织能力超过5年前非法“占中”,不但预先通过隐秘社交群组收集物资,还各自组成七人以下小队,现场通过手机蓝牙互传信息,“以避重就轻地进行游击占领”。

最近涉及历史题材的电影也被各种影响,比如贾樟柯的《江湖儿女》先是删掉了5分钟,据说是冯小刚在片中的戏份。然后有人批评这部预计7月上映的电影在“国庆期间”上映不合适,然后批评剧情。因此,因为技术原因下架了。

管虎的电影《八佰》,故事讲的是当年国民党将士在四行仓库战役中的故事,微博上扒出来这次战役的指挥官88师长孙元良临战逃逸、贪污及强宿前来劳军的女大学生的旧事,然后著名演员秦汉就是这个孙元良的儿子。

孙元良的最后一次上场,是80年代日本人鼓吹没有南京大屠杀,孙元良作为爱国将军,毫不犹豫站出来指责日本人的拙劣谎言,并且表示南京大屠杀的时候孙本人就在南京城中妓院内,亲眼目睹了大屠杀,一举戳穿了日本人的无耻谎言,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和认可。

死后一直风平浪静,直到最近突然在微博上又火起来,并且事迹变得广为人知。关于孙元良的整体评价,微博上的一个博主的说法非常有代表性:

“这几天大家怎么都在黑孙元良?”

“怎么黑了?”

“他们竟然把孙元良做过的事说了出来”

不了解历史,不知道电影剧情到底怎么改编的,不知是否尊重史实,也不知道孙元良具体怎么回事,但管虎的这个电影的确受到了影响,被取消了上映许可证,需要重新申请。

《大宋少年志》又恢复播出了,新的6集左右播放的是北宋特工队的少年们卧底一个监狱去抓大辽暗探及一份弓弩师傅名册,北宋时代弓弩手应该相当于狙击手,这份制作弓弩的师傅名册就好比兵工厂核心技师名单,这种题材,的确敏感。能看到了六集是前一阵修改过的版本,最近好像又不更新了,可能是后面重新剪辑没完成,因此等着过审才能播吧。

前几天写过一篇日志《黑道往事》,提到:

看了一篇文章花花奇人录《最后的狂欢:90年代贼王与黑社会如何“占领”香港?》,讲95年到97年的香港回归前治安极为混乱的时期,以及对香港影坛及娱乐圈的影响。

或许怕回归后就不能拍同类题材,加上当时港片市道不好,要拍这些才有年轻观众支持,所以96~97年,香港拍了一大堆描写黑道人物的影片,多数票房口碑双赢,可谓香港电影最后的“奇观”之一。

但相比银幕,现实黑道则要“收手”。据曾是黑道人士的陈惠敏说:

1996年,大陆国安约齐我们各帮会的大哥见面、聊天、训话。其中一句训语︰“黑社会都爱国的,希望你们帮会不要搞事,开开心心回归祖国。”

估计这个《逃犯条例》的法例,就是要收紧法治权,改变了权力格局。黑社会与各方外国势力盘根错节,这次的暴动比上次占中影响还大,估计是反扑。

最近在中暂居的外国人,都要求去大使馆备案,查的严了。

有一个影评人在微信公众号“反派影评”发布了一期录音节目《技术原因》,在里面愤怒的说,最近被封号很多人,贾樟柯的微博下面高赞评论居然是“这号还想不想要了”之类的禁声评论,愤怒于禁言的奴性,说:“夹着尾巴做人的不是人,而是狗”。

很难讲这样的时刻应该愤怒还是应该禁声。不懂政治,经常吃亏。

但政治这种常识,那么深的学问,不经过系统的训练,怎么能懂呢?

前一阵聊起学阀斗争,中工程院选院士,提名了李彦宏等民营企业家,反对声中的主要理由就是医疗搜索广告的道德性,有一篇文章讲了更深的隐情,说学阀之争也是政治斗争,之所以反对李彦宏的声音最大,也许因为他最有可能当选。然后巨量的科研基金没有用于科研,被寡头瓜分,引入民营企业家院士,应该是另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搜了一下《逃犯条例》,百科上这样解释:

2019年6月15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特区政府决定暂缓修订《逃犯条例》的工作,香港各界表示支持。

特区政府2019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以使香港可与尚无长期司法协助安排的司法管辖区展开个案合作。修例旨在处理有关香港居民涉嫌在台湾杀人案件的移交审判问题,同时堵塞香港现有法律制度的漏洞。

新浪报道的更详细:

因一起香港少女台湾遇害案件,香港特区政府开始推动《逃犯条例》修订,处理内地、台湾等未与香港签署有关协议地区的移交逃犯要求。

本是合情合理的举措,不但让香港反对派跳脚,还引来一些国家表达“关切”。

当地时间5月7日,被视为美国国会“反华大本营”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发布报告,宣称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将为美国国家安全和在港经济利益带来所谓“严重风险”。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5月8日回应相关报告: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反对任何外国势力试图干涉香港事务,有关委员会对华一向充满偏见,他们所谓报告和说法不值一驳。

香港特区政府8日晚也发表声明,指出移交逃犯一直是打击严重罪案、避免罪犯在其他地方躲避以免受法律制裁的国际做法,强调修订香港《逃犯条例》的建议,旨在加强香港处理严重刑事罪行逃犯的能力,保障守法市民和营商环境免受犯罪行为的威胁。

但是这项条例从个案开启已经很难,引发暴动,说明这个问题在水下震动很大,风起云涌攻到明面来示威了。

但是《逃犯条例》被港府宣布推迟,大陆进入之后平息事件,估计再重启时又是一轮血雨腥风。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