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地雷和澳门的经济,英国政治战与美国军事战

昆仑策网《金一南:一个香港领事馆美国竟派驻1000人,绝不是来睡大觉的!

最近,美国著名智库兰德公司出台了一份题为《美国怎么打政治战》的报告,提出了一个重要观点:美国需要改变过于依赖军事战争的传统做法,因为这种做法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地连续失败,而应该积极构建政治战争能力。

本文为中国之声《国防时空》对金一南少将的专访。

金一南:兰德公司作为美国一个著名的智库,就提出来美国应该改变过去过于依赖军事战争的传统做法。这点就像基辛格以前讲的一句话,他说我们打军事仗,我们的对手跟我们打政治仗,我们追求消灭对手,对手追求拖垮我们,游击队不被消灭就是胜利,正规军不能全胜就是失败。他在60年代末就觉悟到了美国光打军事仗是不行的,越南战争失败很大是败于政治,而不败于军事,败于美国国内的媒体,美国的反战运动和全世界的反战运动。美国人仅仅依赖战场胜利无法获得战争胜利,获得一个完整的战争胜利必须政治获得胜利。鉴于以前惨痛的教训,美国人提出所谓的政治仗这个概念,这是全新的,他没有学习过的。

艾米早安《为什么当你优秀到能被港大录取的时候,我不建议你选择港大

香港大学是一所让人没法产生归属感的学校,因为学生们如同被弃于河心的孤儿般哇哇哭着,扑腾着艰难求生。学校对学生感受的漠视、支持体系的缺位,使得学生难以产生向心力;把学校当跳板,而不是把学校当家。

上港大三年,我仍然觉得“港大是我的母校”这句话十分别扭,因为它和“母”这个形象,实在相差太远。

……

由于历史的关系,这里并没有什么文化的积淀;尽管政府做了很多努力,但终究还是一个资本胜过一切的地方。作为亚洲最重要的艺术策展地,香港却是一片实打实的“文化荒漠”。我不忍称之为俗气,大概“务实”更婉转一些。精神养分的枯竭,对市民的精神面貌多少有点负面影响;而比之更加重要的,是其价值观的单一取向。多元、平等的普世价值在香港这里碰了壁:毕竟,这还是一个富豪豢养美人而民众津津乐道、家”佣“仍不能上桌吃饭的地方。

近十年来,内地不断积累的雄厚财力也带随审美要求的飞速提升——或许身在其中的你感触不深,但如果你拿起一本港媒的街头小报,去看非购物区年轻人的穿着打扮,甚至是各奢侈品牌在社交网络上的本土化广告营销,无不透露出审美上的贫瘠。

而地理局限性又带来一种,我想称之为“小岛思维”的怪圈。这里没有张口论国是的北京的士大爷,也没有畅谈互联网未来的年轻人;浪漫主义在这里夭亡,理想精神被维港的灯火燃尽。赌马、股票、富豪的花边,组成港人的精神世界。一种挥之不去的小气,与大气相对。

港大本身在香港城市中心,没有很明确的物理界限,不像科大、中大是位于城郊、自成一体的大学城,因此受城市整体气质和价值观的影响极大,彼此间不可分割。除医科以外,港大并没有优渥的学术土壤,作为一所强就业导向型学校,学术氛围也相当稀薄。私以为,一所好的大学应当让懵懂无知的年轻人发现更多路径的可能,然而港大却更像一个漏斗,让怀揣各种想法而来的人们不自觉地滑向同一条路。

《市界》寻找德基吴铁军
作者 | 张洋 秦晓鹏 齐敏倩

市界通过香港查册处得知,吴铁军和公司秘书岑坚担任香港德基集团的董事,而且二人已经取得香港身份,岑坚亦在德基集团旗下5家公司担任高管。

吴铁军在成立香港德基集团之后,将原来在内地布局的公司都纳入香港德基集团旗下,摇身一变成为外商投资者。

香港德基集团董事名单中有一位引人注目的法人团体,即德隆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德隆国际”)。

资本市场上曾经叱咤风云的“德隆系”,曾在香港进行过广泛布局,德隆国际亦在“德隆系”创始人唐万新入狱后注销,公司名字也被香港查册处除名。

德基集团跟“德隆系”的关系,因德隆国际的注销而中断,无法进一步证实。“德隆系”的资本版图,在唐万新的神秘操作下,向来隐秘而庞大。

吴铁军跟“德隆系”低调的行事风格出奇一致。

……

吴铁军的身上有江浙商人敢于冒险的特质,在新街口东北角走不出亏损怪圈时果断出手,打造出包括房产、商业地产在内的德基系;他的身上也有苏南人的细腻、低调,极少接受采访、网上资料寥寥、旗下资产无一上市,只是屡屡被卷入范冰冰事件,恐怕再难低调了。

请回答1997:英国人在香港埋了多少雷?

在经过了2年,足足22轮的谈判之后,1984年12月19日,双方在北京签订《中英联合声明》。

双方约定1997年7月1日,英国归还香港。同时,在一国两制的前提下,香港本身的资本主义制度和民主制度可以维持50年不变。

其中还有一条关键的:在1984-1997这段过渡期里,英国负责香港的行政管理,维护和保持香港的经济繁荣和社会稳定,中国政府予以配合。

13年时间,足够英国人做很多事了。

1997年7月1日,在和彭定康离开香港时,查尔斯王子笑着问他:“你是在和所有香港人打网球吗?”

彭定康回答说:“我在这座城市里交了许多极好的朋友。”

但彭定康没说的是,他在临走前,给这些“好朋友”留下了一份英国护照。

根据公开的解密文件,彭定康在离开香港前,草拟了一份5万人的“白名单”,名单上全是忠于英国的香港社会精英。

这些精英每个人都收到了一个密码,只要有了这个密码,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的英国使领馆,他们都能凭密码带着全家人入英国国籍。

这5万人里,有不少是高官富商,他们中不少人已经移民去了英国,但相当多人还是留在了香港,他们中有2100人的名字、身份,时至今日还严格保密。

这样的“雷”,英国人还埋了很多。

……

可是,香港和内地在接下来20年的发展,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内地崛起的速度,超过了当初最乐观的预测。

中学的政治书上就写过了,我们在1987年对未来的计划是:在21世纪,用30-50年的时间,基本达到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有4000美元。

但是,在2016年,这个数字就达到了8000美元。

相反,香港逐渐失去贸易中转站的地位,随着上海、深圳、广州的发展,国内外的投资不必再一窝蜂涌入香港。

香港的地位一落千丈,而且,内地越发达,香港的地位就越不重要。

回归前后的改变让香港人有了心理落差,再加上殖民的影响还没完全消除,从街道名称到公园雕塑到政府部门的人,英国人留下的印记始终都在那里。

英国人埋下的雷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爆。

……

1999年回归祖国的澳门,就没有这么多事儿。

和英国人不同的是,葡萄牙人殖民澳门之后,没有系统推行殖民化教育,对澳门的治安、经济也很少投入。

一直到90年代,澳门很多地方还在沿用大清时候的律法。

葡萄牙人对澳门的治理极其失败,才会让黑帮崛起代替了政府的一部分职能。

1999年12月20日澳门回归后,解放军正式进驻澳门,强势震慑宵小,宣判了澳门黑帮的死刑。

短短4年后的2003年,公安部对澳门社会治安考察后认为,澳门已经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而且,和香港贸易中转站的地位不同,澳门的经济有90%都来自博彩旅游业,大陆越发达,澳门经济就越好。

回归前后生活没有落差,反而越来越好,自然就不会有澳门人怀念殖民者,更不用提什么“澳独”了。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