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日

萧武《独立的韩国就是赵国的最大软肋,也是秦国绞杀赵国的绳索

以国力论,韩国其实不能算战国七雄中最弱的国家,因为还有燕国。当时的燕国靠近边塞,和中原诸国交往比较少,人口比较少,经济也不发达,两边的齐国和赵国的实力都在燕国之上,所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发展空间。到战国中后期,燕国已经是七雄中国力最弱的国家了,除了和齐国有过纷争之外,燕国基本上并不主动参与各国的斗争,多数都是被动的。燕国既没有逐鹿中原的野心,也不想与其他大国结盟,一心只想自保。

燕国不仅国力弱,而且还经历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大折腾,先是燕王要效法尧舜禹,把王位禅让给宰相,之后早就对燕国怀有野心的齐国以此为理由,马上进攻了燕国。燕昭王登基后,招贤纳士,招来了乐毅,最后形成了五国伐齐的局面。燕国一开始很顺利,打得齐国只剩下两座城池,但这时候燕昭王中了反间计,撤换了乐毅,齐国乘机反攻,最后又复国了。

经历了一番折腾后,燕国和齐国都恢复到了折腾之前的状态,谁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燕国的实力大损,倒是无所谓,因为燕国本来就是弱国,在抗秦的时候并无太大作用。但五国伐齐让齐国从此和其他各国的关系比较紧张,相互不信任,齐国也不再主导关东各国共同伐秦了,楚国又忙于在长江以南扩张,对救援中原国家并不积极,剩下的只有三晋独立应付已经羽翼丰满的秦国。也就是说,燕国和齐国一番折腾之后,受损最严重的其实是三晋。

韩国从立国开始,除了申不害为相那段时间,之后秦国基本上保持着每十年就要大规模进攻韩国一次的记录,而且每次都是斩首韩国几万人到十几万人。这对本来就处在秦国,赵国和魏国之间的韩国来说,当然是定期放血,让韩国长期处于血气亏损的状态,无法恢复到满血状态。也就是说,韩国始终处于比较弱的状态,秦国随时都可以进攻,而且来去自如,韩国毫无反击能力。

虽然韩国不是战国七雄中最弱的国家,但除了燕国,也就是韩国最弱了。韩国是无力独自抵挡秦国的进攻的,必须依赖于魏国和赵国的救援。如果赵国和魏国不救援,秦国可以随时通过韩国,来进攻赵国和魏国。所以三晋虽然分家了,但在地缘政治上仍然是捆绑在一起的,是分不开的,这是地缘政治决定的。只有捆绑在一起,他们才能够对付西边的秦国和东边的齐国。否则,无论齐国还是秦国,都够三晋喝一壶的。

而在战国初期,魏国比较强大的时候,韩国主要依附于秦国和赵国,以抵抗魏国,否则魏国也不会留着韩国让秦国当成进攻魏国的前进基地。到秦国和魏国强弱对比形势翻转之后,韩国就基本上和赵国与魏国捆绑在一起了。但在纵横家的时代,韩国受秦国的蛊惑,不断的把自己的土地割让给秦国,以避免秦国的进攻,也就是赂秦。这对赵魏两国来说,是非常糟糕的,但两国并不能完全控制韩国,所以也只能听之任之,而韩国一旦被秦国进攻,赵魏两国为了自己的安全,又不能不全力救援。

虽然韩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但三晋之间也并不团结,经常被秦国分化瓦解,尤其是国小力弱的韩国,经常在赵魏与秦国之间来回摇摆,这也就给了秦国可乘之机。甚至一定程度上可以说,韩国成了秦国以逸待劳的打击和削弱赵魏两国的诱饵。因为秦国总是先进攻韩国,吸引赵魏两国来救援,然后击败并削弱赵魏两国的实力。这个状态下的韩国,对秦国最有利,而对赵魏两国都非常不利。

这个局面就好比欧盟的状态,虽然统一了货币,但是并没有统一财政,所以形成了德国必须维持欧元,所以必须不断救助欧盟各国,但其他欧盟国家并不完全受德国控制,从而形成了其他国家挖坑,德国被动来填坑的局面。一旦德国不肯填坑,其他国家的债务危机就要爆发,对欧元的冲击就会非常大。也就是说,欧盟各国自行其是,并不受德国控制,但是德国却必须为他们兜底,承担最后责任。

韩国也是这样。虽然韩国必须依赖于赵魏两国才能存在,但是赵魏两国并不能完全控制韩国的行动,所以韩国经常挖坑,而最后却必须由赵魏两国来填,尤其是赵国。秦赵长平之战就是这样发生的,韩国被迫将上党郡割让给秦国,上党郡又主动提出宁可归附赵国,最后赵国不得不出动大军来和秦国进行战略决战。而当赵国战败后,魏国也必须全力救援,否则三晋都要被秦国消灭。

反过来说,如果秦国在国力尚不能对三晋合起来也拥有绝对优势的时候,如果贸然彻底吞并韩国,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因为这就等于秦国必须在韩国的地盘上长期驻扎大量军队,随时准备与赵魏两国打仗,而且有可能是关东六国的联军。对秦国来说,在潼关防御,显然比在韩国的地盘防御的胜算要大得多了。在这个意义上说,留着韩国是有利于秦国的长期利益的,可以不断削弱三晋,而自己又处在可进可退的状态,掌握着主动。

这个做法很像后来1958年金门炮战时中国的绞索政策。也就是说,在当时国民党军已经撤退而美军也已经不敢再来骚扰的情况下,解放军如果要登陆攻占金门,可谓易如反掌。但中央却决定不攻占金门,而是把金门留着,作为一个诱饵,当有需要在台海方面有所动作的时候,就可以在金门做文章,而台湾方面一定会来救援。只要台湾来救援,美军就不能作壁上观。这就是当时中央所说的,让金门成为美国和台湾的一根绞索。

这篇文章放在现在,是在说什么呢?肯定不是仅仅说韩赵魏,也不只是说欧盟,金门对台湾和美国的绞索作用,是暗示目前弱化相对独立自治的香港,也是英美的绞索吗?动一下香港,英国就会来救援,因此美国也不会作壁上观?

最近香港因《逃犯条例》引发游行,表面上看,是对中央政府的公开挑战,但更深层面,是否也是大陆借香港对英美的绞杀呢?毕竟如果不正面冲突,有些钉子是不那么容易拔出的。目前香港政府还有大量的钉子没有拔除,英国当年埋下的某些权贵及下线作为大雷,一一炸开,这次香港暴乱,是否也能产生更多消耗呢?领导人的远见与智慧,可能还需要再过几十年才被平民理解。目前还看不太明白。只能看到香港在一国两制期间的衰落是注定的,就像韩国在赵魏秦三国的夹击下,注定是衰落但独立的存活一样,每次对韩国的攻击,其实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意在消耗赵国和魏国的势力,并且离间他们的关系。香港,不知道是否也有这个作用。

二号头目发表在九边的文章《香港的崛起与衰落》居然被删了。转帖存照如下。

本来是不想讲这个话题的,不过这两天后台留言最多的,就是关于香港的,强烈要求我们讲讲香港是怎么回事,为啥这些年好像破事越来越多,其实吧,看完文章大家就明白了,破事多是表象,衰退才是本质。

首先得说说贸易的变迁,国家的崛起因素往往很多,而且一般时间跨度较大,我们以前讲过,一百年前的八国联军和现在的G8成员基本没变化,强国俱乐部的会员卡发放难度之高可见一斑。

不过城市的崛起却很容易,比如家里有矿,例如迪拜;或者地处贸易通道,比如纽约;再或者本身是军事重镇,比如北京。而香港的崛起,本身就是贸易通道变迁的结果。

我们现在说中国是世界工厂,其实这么说不完全对,中国从汉朝开始就是世界工厂,把生产出来的东西从丝绸之路卖到西方,货物向西方流动,金银向东方流动,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1820年,现在只是又回归了一直以来的地位。

像上图这样,物资从中国出发,每隔几百公里倒一次手,加一次价,然后一点一点跟接力似的就跑西方去了,顺便养活了中亚的买买提们,敦煌和君士坦丁堡那种贸易中转站繁华的不得了。此外还有我们熟知的热那亚和威尼斯,都是贸易节点,所以想不繁华都难。

但是1453年之后,这条线断了,因为慕斯林攻陷了君士坦丁堡,把索菲亚大教堂装修成了清真寺,而且占领了叙利亚,埃及等等,彻底堵死了陆上贸易路线,对东方物资加价十倍,西方一下子买不起一直在消费的丝绸瓷器以及印度的棉布了。

而且明朝当时为了贸易制裁北方的瓦剌和鞑靼两个蒙古帝国的残部,在北方修建了连绵不绝的要塞,大家知道,就叫“九边”,九边要塞修起来后,中国从北方出口的物资大幅减少。双管齐下,东西方贸易基本断绝了。

这个背景下,西方人开始搞地理大发现,葡萄牙人绕过好望角,到达了印度,开拓了东印度航线,是这样的:

大家看到了吧,一开始贸易路线是走甘肃的河西走廊,现在调整了,开始从海上跟中国做买卖,最早就在广州。广州从唐朝开始就是贸易口岸,不过那时候都是波斯商人,后来到了明朝,欧洲商人也来了,一直在那里做买卖,一开始买卖丝绸瓷器,后来开始走私鸦片,随后就是我们熟知的鸦片战争。

鸦片战争我们在这篇文章中写了,《开门!自由贸易!再不开门就开枪了!》,修正了不少教科书上比较含糊的东西。鸦片战争之后,香港就被割让了。

这里有个问题,英国人怎么一眼就看上了香港了呢?难道是香港天生丽质人见人爱?

事实上英国人根本没看上香港。

英国人对香港很熟,很早就在香港囤货,鸦片战争前英国人不是走私鸦片嘛,当时就是把部分鸦片藏在香港,然后广州那边的走私犯用小船把鸦片接到广州城里。

英国人知道香港那地方山多平地少,对香港没啥好感,一眼看去就知道不靠谱,将来发展非常困难。

鸦片战争后期英国人选了一堆地方准备租借,包括但不仅限于台湾、海南、福州、厦门、舟山等等,但是大清一个都不给,后来英国舰队指挥官急眼了,随手占领了一个离英国舰队最近的一个岛屿,也就是香港,后来大清官员一看香港是个破渔村,就直接签约割让了。

不过占领香港并没有给当时的英军指挥官带来好运,当他上报英国政府,觉得自己拿下了香港岛,英国朝廷能够嘉奖的时候,英国国内很快就传来了免职令,免掉了这个指挥官,免职令上写着“让你去占舟山,你竟然占了个破香港,鸟不生蛋之地,一间房屋也建不成的破荒岛”,不过后来也就这样了,毕竟想要舟山大清无论如何也不给。

英国占了香港后,香港一直也不温不火,大家看地图就知道了:

当时广州是中国对外贸易最大的口岸,处于完全开放的状态,除了广州之外,这种口岸还有四个,包括上海,“五口通商”嘛,香港的作用就是给广州当仓库,海外的大轮船到达广州的时候,广州海关仓库放不下,物资就先搁香港去,类似于一个buff,香港就这样一直混了一百来年,上边最多的东西就是各种货物和苦力。

香港初期的崛起,基本上都依赖中国的倒霉。这么说尽管听起来很恶俗,但是我们说完了,大家自然会有体会。

香港第一轮大发展,从一个破渔村变成了城市,就跟太平天国和西北回乱有关。

我们说,太平天国,西北回乱,下南洋,其实都是一回事,中国在清末掉到马尔萨斯陷阱里这件事的几个表象。

人口太多,资源不足,技术又没突破,所以社会自发地通过天灾人祸来降低人口,活不下去的农民到处流窜。

如果流民向内流窜,那就是太平天国;如果这股流民从广州福建跑到南洋去了,比如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等等,这就是下南洋。

据史学家估计,在1850年左右,这几个地方有将近50万华裔,此后不断增加,这支孤悬海外的力量成了近代中国的一个大变量,多次对我国历史施加影响。

第二次大规模流民进入香港,是在抗日战争爆发后,当时张爱玲他们都跑香港去了嘛,还写本一个书,好像叫《倾城之恋》。当然了,不止张爱玲,中国大陆当时一大堆人都跑香港去了,准备看看形势,如果形势不对继续跑。

第三次,也是具有决定性的一次,是在1949年,淮海战役结束后,国军精锐中央军全部被埋在了淮河以北,国共内战的形势已经明了,除了少数资本家觉得长江防线能守得住,其他人都已经猜到了结局,引发了百万级别的大逃港,大量的地主,商人,国军军官向香港澳门台湾逃窜。

比如军统少将向前,流窜香港回不了大陆,就在香港搞起了黑社会生意,我们知道的“新义安”,就是这人的组织。

此外还有“14K”,一说就是由14个国军将军逃到香港后再接再厉搞起来的,里边的那个“K”就是国民党的英文“Kuomintang”的首字母。

当然了,黑社会有助于增进社会组织形式的多样性,但并不能让一个城市崛起,香港的崛起关键依赖两件事,一是从大陆带去的天量资金,二是大陆被封锁了,三是赶上了西方转移落后产能的机遇,这三条缺一不可。

天量资金这事好理解,逃港肯定得带钱逃嘛,裸逃风险可想而知。当时主要有三个逃亡方向,香港,台湾,澳门,你们感受下。

关键的问题是“封锁”,这又咋回事呢?

因为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了,中国一方面为了防止美军踏上东北,另一方面也防止苏联来东北,果断跃境出击,把联军从清川江撵到了三八线,好处是全世界都重新认识了新中国,这也为多年以后美国“联华制苏”打下了基础,毛病是西方国家联合制裁了中国,要封锁死中国。朝鲜战争的事,可以看我这篇,《远东朝鲜战争往事》,写的很全面了。

所以解放军打到香港边上的时候,毛主席果断阻止了进攻,因为中国要留一个口子跟西方打交道。从那以后,香港就成了个走私口岸。比如我们熟知的霍家,就是走私起家并做大。

这里有个问题,大家在香港肆无忌惮的走私?没人管了?

也不是,按理说香港归英国管,可是英国人自己贱兮兮地一直在试探,比如九兵团准备跨海作战进攻TW需要军舰,英国人第一时间上门,表示皇家海军卖的军舰质量可靠信誉上乘,而且包教包会,卖军舰送战斗机等等。后来通过巴基也没少往新中国倒腾物资,比如那个三叉戟,就是巴基从英国给弄来的。

也就是说,英国自己一直就在参与走私,他要是抓的话,得先抓他自己,在二十多年的封锁中,英国人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过分,一般不会管。而且就算没看过香港史的书,如果长期看港剧也知道,香港以前基本无法无天,英国对香港的态度一直都是“凑合着过得了,又不是不能过,要啥自行车”,香港的崛起跟什么民主法制没啥关系,60年代甚至一度说“警察管黑社会,黑社会管治安”,黑社会发起彪来敢去围警察局,我记得成龙说起过李连杰的经济人被打死的事,大家有兴趣可以去查下。总之,香港一直都是乱哄哄的,混乱而野蛮地生长。

现在主流经济学界认为,香港和新加坡那些年主要是吃这种“封锁红利”,一边搞走私贸易,一边又通过走私形成的资本来做合法贸易,只不过香港是个自由主义的堡垒,新加坡又是国家专治主义的楷模,他俩的做法基本是相反的,但是成绩却差不多,你们仔细感受下。不过那些年主要财富集中到了几个超级富豪手里,全港的变化并不大,真正的起飞是西方向第三世界转移低端制造业,亚洲四小龙接到了这一波行情。

香港现在给人的感觉是从事高端金融业,但是回到上世界60年代,香港一度跟台湾似的,大力发展那种劳动密集型产业。大家看看这张图:

从上图大家也可以看出,香港的两个大发展期,一是60年代,二是80年代中后期。

那时候逃港的人太多,劳动力不值钱嘛,而且香港富豪们前期在封锁期间积累了大批的财富,可以自己对自己投资。那种感觉就好像猪肉价要上涨,如果你之前攒了些钱,就可以花钱去买猪崽子搞投资。如果你没钱,就只能等着别人投资你。所以亚洲四小龙,香港,台湾,新加坡,韩国,都是攒了一点钱,然后买了缝纫机搞纺织,开始搞那些西方不想搞的东西。

等自己做出一些成绩,别人就会追加投资,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不过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四小龙当中除了香港,其他三个都是专制体制下发展起来的。韩国当时还是军政府,台湾就不说了,两蒋父子,新加坡大家懂的,李家坡。所以大家不要听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总举香港的例子,就觉得获得了真理,香港这种模式再全世界几乎仅此一例。全世界绝大部分小政府地区都乱的一逼,就跟索马里似的。

而且亚洲其实最像美国的,是菲律宾,它就是美国的干儿子,为啥现在还那个鸟样呢?主要就是前期没有攒到钱,后来有红利也没沾到,有点像有些人手里没钱,眼瞅着房价上涨也买不起错过了机会一样。

到了1978年,香港迎来了最大的一波红利,也就是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了。

改革开放的这个时机特别好,因为到了70年代末,香港那边也出现了员工工资太高,以至于继续生产衣服等低端产业也不再赚钱,正在纠结之际,大陆开放了,于是香港资本家开始把大批厂子都搬到了珠三角。

我看网上很多人带着一群人强烈要求感谢香港人,说是香港投资大陆,才改变了大陆,进而把香港投资人说成了天使一样的人物。这个吧,是应该感谢,不过也不要太夸张了,有部分爱国企业家,但是绝大部分是为了赚钱才来的,就跟那时候香港货车司机喜欢去深圳包二奶一样,just good business,谈不上高尚的道德情操什么的,有些人吧,总是用力过猛。

而且刚刚开放那时候,天量的产品进出口都走的是香港,涉及海量的订单结算业务和金融业务,香港顺利从制造业转到了服务业。这个过程就是对应上图的那个1985年之后的大发展。

但是这种状态持续到中国加入WTO之后,整体形式慢慢起了变化。

因为中国不再只依靠一个香港了,我们刚才说到了,鸦片战争之后英国人要求大清搞“五口通商”,从那个时代起,上海就是远东最具潜力的核心城市,大家可以拿上海和纽约去对比,非常非常像。在“二战”前,上海就是远东最大的城市,远远超过东京。中国加入WTO之后,上海这只巨兽终于加入到了舞池,整个格局立刻就变了。

因为在中国加入WTO后,香港最大的两项业务,一是金融,二是港口贸易,都遭受到了内地的激烈竞争。

金融不多说,主要是上海,上海重回远东最大的金融和商业中心这一趋势现在已经变得势不可挡,跟香港形成了激烈竞争,香港现在主要依赖的是一些上海没法操作的业务,也就是说,依旧在吃“大陆金融封锁”的红利,随着人民币的逐渐国际化,这部分红利也越来越少。

港口贸易直接遭到了中国境内的一堆口岸的竞争,比如深圳,广州,上海等等。大家看看这个图,可以看出这种比重在逐年下降:

这里就有个问题,其他三小龙是怎么面对这种冲击的?

事实上中国的崛起对大家冲击都很大,四小龙都在向中国转移落后产能,但是不一样的是,香港是自由港,直接转移完了。90年代时期还有一些香港品牌,是仅次于欧美货的玩意,到了这几年完全想不起来还有啥是香港做的。

台湾和韩国都学习的是日本模式,他们内部对这方面有严格的控制,转移可以,但是只能转移落后产能,而且必须得同步升级,所以在1990年之后,大家都在转,香港转的只剩下港口和金融了,台湾和韩国走了产业升级路线,去搞电子和半导体。比如三星和台湾的那个台积电。

新加坡不多说了,一直都是政府主导,看着那么个小国家,却是世界第三大炼油中心,以及制造业占比25%以上,制造业一直都是稳定器,尽管不如金融赚钱,但是衰退起来也很慢。而且新加坡地处要道,只要克拉地峡一天没打通,新加坡就可以吃马六甲海峡过路费到天荒地老。

通过我们前边的叙述,再看彭博社刚发布的香港今年第一季度GDP增长率才0.5%,创下了历史新低,也就不奇怪了。事实上如果全球经济持续走低,香港的处境将会非常非常的尴尬。

而且事实上香港除了航线的变化,最大的问题还是他们的内因。

首先是那个饱受争议的房地产。

香港我去过好几次,说实话,我个人感觉香港普通人的居住环境连巴基斯坦都不如,我的一个朋友说,有点品位的人这辈子都不会去香港。究其原因,大家知道的,产业家族化。

我们刚才就提到了,英国人当初不愿意要香港,就是一眼就看出来了香港这地方平地太少,将来发展会受限。

不过英国人的想象力远远被他们所处的时代给限制了,他们哪能想得到,香港不仅平地少,而且有平地都不开发,原因在网上已经写得太多了,不外乎财阀们指使环保组织搞事。

此外你别看香港老百姓住的跟个猪窝似的,内心是很平静的。而且他们那个畸形的房地产绑架了太多的人,如果政府说像新加坡那样,搞点“组屋”降降房价,首先得接受来自有房阶级的第一波攻击。

我之前问过一个香港小伙伴,我说你们是怎么树立起这么歪的三观才会接受这么畸形的东西?

他说这个得深入到生活去体验,语言在这方面非常苍白,描述能力有限。他年轻时候痛恨高房价,觉得这是世界上最恶心的玩意。但是等到有一天买了一套三十几平米的房(香港用“呎”,也就是英尺,一平米大概是10平方英尺,香港一般一呎一万多),背上了巨大的房贷,内心深处竟然有了一丝的窃喜,还很欢乐。从那以后觉得房子就应该这么贵,“香港居,不容易”,而且就在买房那一瞬间,他也一样开始反感那些让房价下跌的政策,自己买了这么贵的房子,如果跌了,内心可不就跟日了吉娃娃似的。但是前几年卖了香港的房子,到深圳来住,住上了90多平的房子,又觉得前些年内心真变态,被虐待出来精神病了。

在这种模式下,香港普通老百姓一辈子基本就是给房地产商打工了,房地产商能不有钱嘛,香港四大家族,李嘉诚,郭德胜,李兆基,郑裕彤,都是地产商,奇怪吗?

而且香港说是一个自由城邦,其实是一个寡头结构,英国人统治殖民地一向的思路就是以当地精英来治理当地,香港也一样,香港的政治决策一直以来都受本地经济大佬们的左右。

而且香港的自由不是大家理解的那样,我们还是举一个房地产方面的例子。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随便卖一块地都是10亿美元以上的成交价,所以能做成买卖的,全是跟英国大银行有关系的大佬们,小房地产商完全没法参与这个游戏。

香港战后有两个超级大亨,一个是包玉刚,另一个是李嘉诚,他俩都是“汇丰银行下的蛋”,也就是说,跟汇丰银行的深厚关系,这种亲密的关系让他俩有充沛的资金,去拿下那些基本稳赚的行业,具体情况大家可以去看看,或者我们将来开新帖子讲。忘了谁说的,资本主义的本质是关系。

所以有外国经济观察家说,香港到处都是卡特尔,香港的教父们都会优先控制房地产,港口,能源,水泥等等的准入门槛极高,但是会产生巨大现金流的行业,通过控制这些行业,就可以变成超级大亨,继而让别人没法参加游戏。此外香港的立法委和行政局也跟超级富豪们勾勾搭搭,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跟香港差不多的新加坡却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香港如果说是原教旨资本主义标本,那新加坡有点像个大国企,政府渗透到老百姓生活的日常,大家见过国企分宿舍吧,新加坡知道如果土地供应不足必然会导致房地产企业做大,最后整个新加坡给房地产打工,很早推出了组屋,缓解需求,大家有地方住,自然就没有那么离谱的买房需求,新加坡房地产一直是业界标杆。

不过新加坡的那些正常的商品房也贵的离谱,我去看过,我当时住酒店的那地方一百平米的房子基本没有700万人民币以下的,不过新加坡人不像香港人那样只有一个选择,买不起房也没必要硬去买。

说到这里,大家也就明白了,恶性高房价,导致绝大部分行业都没法生存,只剩下一些超高利润行业,而这些行业吸收劳动力又有限,尤其是金融,大家一说起金融就会说香港金融业比较繁华,问题是金融业本身对劳动人数需求并没有那么高,总不能整个香港都去做金融吧?

而且正是因为大家不能都去做金融,所以香港的行业收入差距不断被拉大,甚至金融行业内部,做高端金融服务的专业人士要比卖保险的收入高一个数量级,这也是为啥香港呈现出明显两种态势,一是中环的商业人士直接对标纽约华尔街,但是很多地方很多老百姓住在棺材房里。

而且香港又和大陆不一样,大陆你在北京混不下去可以去天津,天津混不下去可以驻马店,香港的话,你去哪?

说到这里也该收尾了,大家肯定有个疑问,说香港被博主说的好像要倒大霉了,到底还有救没?

其实这个我自然是没有发言权,不过吧,弗里德曼对这个问题有过描述,他说香港作为原教旨市场经济的标本,完美再现了自由竞争过度到“利益集团垄断”这个发展路径,现在终于进了死胡同,豪门把持了香港,走进了寡头制的坑,绝对的自由却发展到了不自由。现在唯一的套路,想办法打破这个死循环,调整收入结构和产业结构,走上良性道路等等。

不过说实话,他这段话正确的可以上中学政治书,只是相当于啥都没说,香港接下来怎么走,应该谁也不知道了。不过吧,眼前的闹剧才是开始,很多乱象,本质都是衰退,如果发生明显衰退,毫不夸张地说,能乱出新境界来。

这篇文章刚发布的刚发看过,但看的不仔细。今天libin转发给的时候发现居然被删了,然后发现上面第一篇春秋战国时期的韩国绞索论与香港衰落的意义有异曲同工之处。

最近在读《史记》和《资治通鉴》,果然是两部浓缩千古智慧的帝王巨著啊。

自成一体《双城记:深圳的崛起与香港的衰落(上)——深圳因何而起
双城记:深圳的崛起与香港的衰落(下)——香港因何而落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