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5日

看了下面这篇文章,忽然想起鸦片战争,大约一部分出自经济利益的剥削,一部分对国民素质的削弱,另一部分来自于对清王朝的政府控制力、治安、社会稳定性的破坏。鸦片自英国人在印度的东印度公司的主导,大英帝国果然是够鸡贼的。当年袁世凯之所以称帝,也是受了英国的诱骗。袁世凯的政治声望、能力水平和军事实力都是一流,如果当年他一直做大总统,不知是否会成为中国版华盛顿。

看过资料说北洋军阀时期中国貌似没丢一寸国土,军阀虽然混战,但国土问题一直在努力维系(各军阀谁也没有这个公信力做决定,而且不愿意背这个锅,因为会被其他军阀以此借口剿伐)。英国借怂恿袁世凯称帝而扳倒他美,让中国进入四分五裂,的确最有利于英国等外国列强掠夺利益。

美国记者Gary Webb八十年代因调查毒品报道,无意间发现尼加拉瓜的毒品是美国政府情报部门用飞机运回美国,销售给美国自己的民众,也就是美国变成头号毒贩。当时尼加拉瓜等国家红色革命,对美国有渗透及国家安全的威胁。美国情报部门利用用尼加拉瓜国内的混乱,用将巨量的厄瓜多尔毒品运回美国,用这笔毒品销售收入来支持尼加拉瓜的反政府武装。

1995年Webb作为圣何塞水星报的记者调查一宗普通贩毒案发现的这个惊天内幕,因此受到了官方授意的各种打击和报复。

在新闻发表以后,中情局当然是很快否认了自己是美国头号毒贩。美国各大报纸在随后对Webb的报道进行了调查,质疑他的调查真实性。

而这些质疑很快也蔓延到了Webb本人身上。媒体们开始用显微镜观察Webb一辈子的所有经历——是否出轨过,是否是同性恋,甚至是否拿过超速罚单。

在这样近乎“网络暴力”的环境下,Webb从自己的报社辞职,重新开始独立调查中情局贩毒事件,直到2004年离奇死亡…

1998年,迫于社会组织的压力,中央情报局终于承认他们与尼加拉瓜毒贩有染,他们帮助运输、运营了80年代美国的毒品交易。

然而,当年的最大新闻是克林顿总统和莱温斯基的绯闻。中情局承认贩毒很快就被铺天盖地的花边新闻覆盖掉,被公众所忘却。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在表面上严打了十年毒品,但毒品依然屡禁不绝的原因。

尼加拉瓜位于南美,离美国很近,巨量的毒品投入尼加拉瓜市场导致尼加拉瓜的毒品价格极为廉价,因此会反向流入毒品价格较高的美国。也就是说美国提供巨量毒品在尼加拉瓜倾销,而尼加拉瓜的反政府武装借机将其中大量返回到美国进行倾销以获得更大利润,造成美国毒品泛滥,而且持续这么多年。实在是映衬了那句老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美国对尼加拉瓜的毒品策略,导致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毒品市场,且毒患很深,也是反共的重大代价。

但事实上,那些拿到钱的反革命分子,反倒因为有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变得慵懒、不再有政治野心了:毕竟只要占着现在的一亩三分地,就可以和美国进行合法毒品买卖,赚的盆满钵满,谁还想打仗呢?

这里有三种博弈:

1.美国与尼加拉瓜的政治博弈:美国针对尼加拉瓜革命进行反共,资助反政府武装的国防策略,演变成毒品经济变成是国家安全的策略,这是政治博弈。

2.毒贩战略与对本国影响的博弈:美国官方情报部门主导,从美国巨量贩毒到尼加拉瓜倾销,部分再周转回美国倾销,也是博弈论。

3.记者与美国政府结仇的博弈:记者Webb调查毒贩案,并写出报道,本来是职务行为,施压之下很容易做到不再继续报道。因为美国政府的否认和舆论迫害,导致Webb失去工作,结了大仇,逼到死角,导致他私下又继续深入调查美国政府对贩毒的参与,揭开更多内幕,最终导致2004年被暗杀。

已经进入新世纪2000年了,居然还被这样杀害,估计不仅是美国过去政府行为的追责问题,应该还牵涉了目前毒品市场的更深利益。

八十年代美国毒品泛滥,1995年才揭开美国政府是头号毒贩,98年中情局承认贩毒,2004年记者被暗杀。又过了十年,2014年,记者Webb的传记电影《杀死信使》上映。

此案前后经历了三十多年,还没有结束。有多事情,政治和历史的影响真的很大。比如马航飞机失联事件,也许需要二三十年以后才有机会解密。

八十年代不仅南美毒品泛滥,美国毒品也泛滥,对美国的社会治安及国民素质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就像是核弹,这个级别的杀伤性武器一旦使用,杀敌三千,自损八百,比单纯的武器战争的危害遗毒更大,影响更深远。难怪美国毒品泛滥和枪支泛滥是积习难改,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

翻出电影《杀死信使》和《美国制造》来看,重温一下这段历史。

记者冒死揭露:美国政府竟向自己的公民卖毒品

出处:英国报姐

2004年,美国萨克拉门托郊外的一座房子里,一位知名记者Gary Webb被发现在家中死亡。

他头部中了两枪,倒在血泊之中。

萨克拉门托警方的最终调查结果,以自杀结案。

在被问到一个自杀的人是如何用半自动的手枪向自己开两枪的时候,警方的回复是:虽然这的确很不常见,但也存在先例。

这场死亡事件就这样草草收场。所有档案都分门别类,被放在了公众触及不到的地方。

就好像,有人在藏什么东西一样。

事情要从80年代的美国说起。对于时任美国总统里根来说,当时的美国面临着国内国外的两大难题。

国外问题是尼加拉瓜红色革命,美国特别担心这股革命的火焰会蔓延到拉美其他国家。

而国内难题则是毒品泛滥。美国进入80年代之后,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可卡因毒品。

为了调查毒品泛滥的来源,1995年,一位圣何塞水星报的记者Gary Webb在旧金山湾区附近展开了自己的调查。

他在调查一宗普通贩毒案件的时候,认识了一位毒品交易网络的上线。

据其他下层毒贩交代,这名上线似乎有着无限数量的毒品供应,每天把价值数十万美元的毒品分发给自己的下线,并且要求他们尽快卖完。由于供给量太高,导致那段时间美国可卡因价格暴跌,成为了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的毒品。尤其在一些黑人社区里面极为流行。

随后,这名上线被地区检察官告上法庭。为了逃脱罪责,上线在法庭上供述称:自己是奉美国政府之命贩卖毒品。

最初,大家还以为他只是一个警察局安排在毒贩窝点的卧底探员。但事实并不简单,一个卧底探员显然不会变成整个地区的毒品提供者。

上线告诉法官,他不是在为美国警察工作,而是在为中央情报局工作:他们把尼加拉瓜的毒品卖给美国人,把赚来的钱输送给尼加拉瓜亲美的反革命叛军。

“一切都是为了尼加拉瓜的民主与自由”。

Webb这下才意识到:原来美国毒品泛滥和尼加拉瓜革命,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

在进入八十年代以后,美国市场上的可卡因产品突然暴增,并且出现了一种新型的叫做“霹雳可卡因”的毒品(Crack)。这些毒品大多来自南美洲,流入美国后,贩毒团伙以洛杉矶为中心,辐射全国。

随着毒品买卖的不断猖獗,城市内的黑帮不断壮大,几乎占领了很多美国城市的市中心。他们除了贩毒以外,还进行着各种卖淫、勒索、谋杀、黑帮火拼等犯罪行为。这导致整个八十年代,富人和中产阶级都在逃离城市,前往郊区。

为了解决国内的毒品问题,里根总统继续推行美国的“向毒品宣战”的政策,对所有贩毒吸毒的人严刑峻法。由于美国吸食毒品的人数实在太过庞大,那段时间里面美国监狱几乎人满为患。有数据显示:美国占了世界4%的人口,却提供了22%的监狱人口。

而几乎在同一事件,尼加拉瓜的左翼势力FSLN通过革命推翻了统治尼加拉瓜的亲美独裁者,建立了社会主义政权,并且得到了古巴和苏联政府的支持。一时间,革命之火似乎成燎原之势,就要吞没其他拉丁美洲的亲美独裁政权。

里根政府最初想直接资助尼加拉瓜的反革命分子,但国会没有同意。为了继续支持那些反政府军,中情局想到了一个赚钱的“妙招”:贩毒。

于是战乱中的尼加拉瓜成为了整个南美的毒品集散中心,而这些毒品会从这里出发前往全世界最大的毒品市场——美国。

确定资金来源后,里根总统指使中央情报局CIA帮助建立、训练尼加拉瓜的反革命武装,用于推翻尼加拉瓜的社会主义政权。一场声势浩大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动就此展开,中情局派出大量飞机,源源不断地给边缘地带的反政府武装提供武器,让他们继续战斗。

(图:阿汤哥的电影《美国制造》讲的就是CIA飞行员走私毒品的故事)

而负责运输毒品的,就是这些中情局的飞机。这些飞机原本是用来给反革命分子运送武器弹药的,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回航的时候机舱里空空如也,可以被用来装载毒品。

于是,成吨成吨的精制可卡因,就通过这些美国政府的飞机飞回到了美国。然后通过了中情局合作的黑帮成员,比如上文提到的上线,把这些毒品派发给下线。

这些廉价的毒品随后就从洛杉矶蔓延到了全国,摧毁了数不清的家庭,让无数人流离失所、吸食过量而死。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在表面上严打了十年毒品,但毒品依然屡禁不绝的原因。

这些,就是美国人民为“反共事业”所付出的代价。

但事实上,那些拿到钱的反革命分子,反倒因为有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变得慵懒、不再有政治野心了:毕竟只要占着现在的一亩三分地,就可以和美国进行合法毒品买卖,赚的盆满钵满,谁还想打仗呢?

发现真相的Gary Webb很快在他的报纸——圣何塞水星报,报道了这篇新闻。

美国公众最开始的反应是愤怒。尤其是美国的黑人团体:在他们眼里,自己成为了大国政治下的牺牲品。美国为了去打国外的战争,不惜牺牲自己的一部分国民。

而更让人感到讽刺的,就是美国政府一边高调地宣布对毒品进行制裁,里根总统曾经无数次和人们讲过:政府对毒品是零容忍,为了我们的孩子,大家都要打击毒品。

但在另一边,他们却把成吨的毒品输往美国,造成了美国八十年代的毒品危机。很多黑人青年因此染上了毒品,又因为美国的“对毒品宣战”政策锒铛入狱。

然而,Gary Webb却并没有得到英雄的待遇。

在新闻发表以后,中情局当然是很快否认了自己是美国头号毒贩。美国各大报纸在随后对Webb的报道进行了调查,质疑他的调查真实性。

而这些质疑很快也蔓延到了Webb本人身上。媒体们开始用显微镜观察Webb一辈子的所有经历——是否出轨过,是否是同性恋,甚至是否拿过超速罚单。

在这样近乎“网络暴力”的环境下,Webb从自己的报社辞职,重新开始独立调查中情局贩毒事件,直到2004年离奇死亡…

1998年,迫于社会组织的压力,中央情报局终于承认他们与尼加拉瓜毒贩有染,他们帮助运输、运营了80年代美国的毒品交易。

然而,当年的最大新闻是克林顿总统和莱温斯基的绯闻。中情局承认贩毒很快就被铺天盖地的花边新闻覆盖掉,被公众所忘却。

2014年,复仇者联盟之一的鹰眼演员,杰瑞米雷纳出演了Webb的传记电影《杀死信使》,但无人问津。同时期美国最火的电影是《美国狙击手》,一部讲美国入侵其他国家的爱国主义电影。

只有当你开车前往底特律、克利夫兰、旧金山的市中心,看到破败的房屋,以及随处可见的无家可归的瘾君子的时候,

或许会想起,毒品给这个国家,带去了多少痛苦。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