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6日

看到饭统戴老板的公众号发了一篇文章,《美国裂变:贸易保护为何是抱薪救火?》,作者是奥特快。里面遇到一个知之甚少的美国贸易战的已故实权人物,保护派政客霍林斯,还有自由派的超级大权威米尔斯。文中提到说:

米尔斯不得不把这个他并没有真的想通过的“米尔斯法案”送交表决,好在参议院送上了神助攻,把一揽子富有争议性的福利改革计划附到了该法案后面,与之捆绑表决。这样一来,该法案就面临了两个敌人:自由贸易支持者与福利改革反对者。这一招果然奏效,法案再次无疾而终。

霍林斯本想借米尔斯与国会的配合失误,将自由贸易派一军,结果最后还是吃了瘪。这也是“自由派”阻挠“保护派”的又一种手段:把水搅浑,浑到不辨敌我。

——搅屎棍的作用,脑子转了好几个弯才明白什么政治手腕。脑子不好真的搞不了政治。

当年的纺织就像石油一样是国家战略的重要物资。棉花不像粮食、烟草和蔗糖,棉花随着消费环境的变化,理论上需求可以是上不封顶无极限的。中国的五卅革命,印度非暴力不合作,美国南北战争,地理大发现对非洲的贩奴和美洲亚洲殖民地种植园,都跟棉花及纺织业密切相关。所以经济市场大宗商品交易所里几个重要物资就是大豆、玉米和棉花,这些商品的价格走向,决定了国家与世界的经济与政治。

有一本书就叫《棉花帝国》,这本书巨好。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