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5日

前几天,香港暴徒推翻了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的母亲的墓碑,地铁里打人闹事,挤压地铁门不让关闭阻碍地铁同行。每天都有制造混乱的新闻。微博上看到两个评论,增加了两点认识。

1.三十年前的大学生和学生会地位很高,即便被极右翼利用集会闹事,也会同情他们,且攻击政府。周总理去世的纪念活动是一次触发点或导火索,借机扩大民意,应该是有周密的组织和策划的。

如果不能尽快处理,放任混乱扩大,对社会稳定的破坏是非常严重的。所以当年强硬的镇压,虽然不可避免伤及一些无辜,但如果当年的北京如同现在的香港,混水摸鱼的右翼分子取得权利操作政治,那会更加可怕。

2.香港普通警察也是基层公务员,养家糊口拿工资。类似就像大陆派出所的片警,负责的是治安而非消除暴力。一旦定义为暴力冲突产生人身伤害或其他恶劣影响,对应的是防暴警察等其他警种,或者极大面积暴力需要驻区军队干预。

目前国内流传的香港暴乱的新闻,虽然也是过滤过的,触犯人伦底线的,其实也是舆论战,一旦冲破临界点,粤港区部队介入,国内舆论也不会同情暴乱者。前一阵广东驻军进行反恐实战演习,也是一种信号,时刻准备着。如果香港的骚乱出现新的升级,一旦进港,这可能也是划时代意义的。但军队干预维持稳定是一时的,根本上接替政治管理,是更大的难题。当年香港回归,香港十几万公务员被安插了密密麻麻的钉子和暗桩,全面撤换非常困难,现在替换,也很挑战。

一国两制是过渡时期权宜之计,有不得已,也有隐患。当年西藏貌似也是自治权极大且政治体制较多保留导致被怂恿闹独立,后来驻军平叛,干脆改制,这段历史也比较敏感,但如果站在领导者的角度,这事非常考验能力与智慧:如果不动武,这块领土很快就要失去,如果动武,可能有人借机武力对抗扩大化,由混乱升级为战乱。

前些年的新疆也是如此。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何夕

很多人不理解HK警察为啥佛系,其实大陆在30年前,警察面对同样情况也是佛系的。

不仅如此,当时社会舆论也是普遍同情学生的,即使他们活活烧死PLA、杀害他们甚至把尸体挂起来 —— 港怂咬掉警察指头与之相比,小巫见大巫。

但当时没有人谴责学生,所有矛头都指向政府,从国内到海外……最后政府忍无可忍硬刚,被骂了20年……直到昨天的讣告,其中有一段文字才从正面肯定了这种行为。

我之前在微博上讲过,当年在燕京经济学人社这个极右翼组织啃经济学大部头的时候,我无意中发现当年的北航学生代表也是社友,而且还是张五常的主讲人 —— 他完全不给异见任何表达空间,以及在党同伐异的作风,是我离开学社的原因之一。

如果他们这些人当年成功上台,中国一定比现在要糟糕得多。

安逸主

#当代史#这个事发生时,我在读小学。

很多事,包括烧车和烧死士兵的事、几常委表态的事、坦克的事,都模模糊糊地知道一点。有的是电视上看到的,有的是听哥哥和其他人说的。

我哥哥比那一批学生晚两届。我高中学校里有好几个老师都是那一届的,其中有个语文老师一直非常瘦,据说是绝食饿坏了身体。这些老师的水平都不错,如果不是这个事,应该会在武汉的中心城区教书而不是到郊区学校。不过他们后来基本都成了校长、学科教研员乃至省级学科带头人之类。

他们平时基本不提这些事,尤其是语文老师。我成绩比较好,曾经和其中两个老师聊过这个事,基本都是认为当时是被鼓动、骗了。于国家是有害的。

历史也证明了,那是错误的,于国家有害的。

当时的大学生和学生会,地位很高。之后,就被严管了。不成熟进而发展到狂热的代价,是非常巨大的。美国人丢进来的苹果,没想到起了这种作用。

我也曾经和当时成年、关注过这事的普通武汉市民聊过,他们的评价一个字“苕.”,被人利用了。其实在普通老百姓层面,支持他们的真的很少,顶多是敬畏知识分子身份(当时确实有.),进而同情,对作恶还是谴责的。这大约是和香港现在不同的。

当然,还有两个不同:①香港没有政治家;②香港经济注定只能越来越差。今天大陆人民对那个事件的评价,又何尝不是与后来的发展有关呢?所以,香港的这次事件,港府可能控制不住,而且就算控制了也确实扭转不了其经济局面,真不好搞。也只能让他们自己发泄后清醒吧。同时,希望认可大陆的朋友多到大湾区、内地这里来发展。

只有对国家的信仰得到正反馈,吐口水则落到自己脸上,与祖国的感情才会重新建立和评价起来。小孩闹情绪时,切忌对着吵、吼,冷处理就好了。

让现实教育人,内地发展好,就是个好妈妈。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