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8日

这是微信公众号“拆哪儿”的今天发的文章,点开进去的时候已经被删了,新浪财经上搜到了全文,转载一下,原来讲的是雪松信托接管了明天系的牌照,这个的确很敏感。
大佬想要一家信托公司
公众号:拆哪儿(ID:IChinar)
2019-09-18 13:53
就像变戏法一样,张劲几乎是突然出现在富豪榜上的。那是2015年,有人甚至质疑富豪榜的编排者,这样一位大佬,你们此前都没有检测到吗?
那一年,张劲和他的雪松控股突然变得高调,随后一路猛进,掌控齐翔腾达、希努尔等多家上市公司,甚至在三年后,凭借大宗商品供应链产生的高额营收,冲进世界500强。
有的世界500强选择奔向大湾区的中心,但雪松一直坚守着大本营广州,这让张劲获得了地方对于他的加倍信任。接盘“明天系”金融牌照,本来是一件极具风险、极其考验耐心的事,前有中天金融收购华夏人寿的漫长等待,后有中信国安入主恒泰证券的折戟沉沙,但雪松收购中江国际信托,似乎并没有遇到多少障碍。今年6月,中江国际信托正式更名为雪松信托,宣告这个牌照的正式易主。
和很多隐于幕后的大佬不同,张劲是一个喜欢抛头露面的人。雪松的新闻发布会他必定亲自参加,甚至还会为自己的迟到道歉,回答各种问题时,也表现得颇为真诚。这样的老板很讨喜,尤其受到媒体人的欢迎。但表象之外,拆姐更关心的,仍然是雪松拼命掌控这个信托牌照的意图、逻辑和实质行动,雪松到底有没有利用信托“自融”?

雪松信托新发行的一款产品“鑫坤5号”,疑似投向了大股东雪松控股旗下一个地产项目。前不久,网上关于雪松信托自融的质疑,在资本圈引起轩然大波。
这个集合信托计划,募资35亿,投向广东中山一个著名的烂尾项目“兰溪谷”地块,但实际上,这个地块上正在开发的楼盘案名为“雪松君华-天汇”。项目的各种展示与推广,均使用“雪松控股”“世界500强”等名义在宣传。
自融当然是不对的。金融平台不应该沦为大股东的融资部,这也是目前监管的重点。
在顺风顺水的时候,自融并不会产生额外的风险,相反,大股东甚至可以通过对投资项目的管控和利润分配,让投资人获得较高的回报。但一旦发生风险,在大股东的掣肘下,信托将很难坚守其本来立场,背后投资人的利益将极难获得保障。通俗点说就是,如果投资的项目出了问题,信托公司首先维护的是大股东的利益,还是投资人的利益?
刚刚接手信托牌照,就迫切利用平台自融,也让外界开始关注雪松自身的资金链问题。张劲此前曾公开承诺,对于中江国际信托高达80亿的逾期产品的本息,雪松会“负责到底”。如今,雪松信托会不会旧伤未愈,又添新疮?
面对质疑,张劲第一时间站出来做出了回应。
他给出的解释是,中山项目确实曾在雪松旗下,但在2018年转让了出去。新股东觉得雪松的品牌影响力更好,就沿用了雪松的案名和包装,自融变成了纯粹的“品牌输出”,在合规上似乎没有了问题,张劲只承认雪松信托探索的新商业模式还不是很清晰,在信息披露上有瑕疵。
事实真的如此吗?拆姐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扒了扒项目背后的结构。
兰溪谷项目,主体公司为中山市汇德丰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雪松的债券年报显示,雪松在汇德丰的股权占比,在2018年从90%变为10%,符合张劲“项目已转让”的说法。项目新的大股东为中山市盛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层层穿透之后,指向广州面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背后是一个叫符海燕的自然人。
在股权上,中山项目确实已不算雪松旗下项目。然而,张劲没有告诉你的是,这个诞生于2015年的广州面书文化传媒公司,从诞生之初,就是作为雪松的影子公司而成立。近四年来,该公司没有过股权变动,人员也无变化,有理由相信,无论是中山盛景还是背后的广州面书,仍在雪松影子的范畴。
中山项目名义上脱离了雪松控股,但仍由张劲牢牢掌控,只不过,关联关系被巧妙地隐藏了。这不是什么品牌输出,而是瞒天过海,暗度陈仓。信托计划投向一个经历波折、前途未明的地产项目,但实质是在向雪松张劲的影子输血,至于影子背后,钱的流向如何,就更不可知了。
这样的操作,已经超出了自融的定义,这比自融更可怕。它让自融站在合规的高地上,无可指责。它让风险转移到地下,暗自埋雷。

关于对影子公司的定义和拆解,拆姐有一套成熟的方法论,这也是我探究各种商业隐秘的路径。在此就不展开论述了,如果雪松不服,我可以一一出示证据。
企业利用影子公司从事一些秘而不宣的操作,本来也无可厚非。但是在强监管的金融领域,则必须加以规范。比如在信托、保险,以及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中。
拆姐很喜欢研究保险公司,过去几年,大佬们流露出的对保险牌照的浓厚兴趣,看重的则是保险平台强大的现金流和投融资属性。其实,较险资而言,信托牌照同样稀缺,而且可以安排的投融资结构更灵活,可以投资的范围更广,信托才是金融界真正的“万能投行”。
不难理解张劲花费巨资入主中江信托的意图。雪松的主力业务是大宗商品供应链,化工材料、文化旅游和地产开发占小部分。供应链金融是目前的风口热点,掌控一个信托公司,可以在这个领域开展更灵活的布局。
但中江信托并不是一个干净无暇的好牌照。它的身上,有着“明天系”多年掌控留下的遗毒。
首先是庞大的逾期产品,数十亿的规模,要逐一清理。新老板已经夸下海口,向投资人兑现承诺的重担,落在雪松肩上。另外,还有与上市公司国盛金融关于国盛证券的归属纠纷,旷日持久,有待裁决。
在清理过程中,还难免冒出某些隐藏的雷,待偿还本息的规模只会有增无减。雪松不可能有更好的办法,除了加大对信托公司的投入,只有继续开展新业务、发行新产品,让车轮继续滚起来。上文提到的“鑫坤5号”,就是这样背景下的一支产品。
金融牌照虽好,入坑还需谨慎。尤其,它还是明天系的一个牌照。
拆姐说过,明天系是玩弄影子公司的鼻祖,其模式本质就是将“关联交易非关联化”,依靠影子公司,秘密掌控多种金融牌照,并依靠各平台的联动,在资本市场攫利。除了中江信托,明天系还掌控着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等,其他领域的牌照也多不胜数。
雪松信托与国盛金融的纠纷,根源就是明天系曾经的不规范操作。当初,国盛金融借壳华声电器成功上市,就是明天系主导操作的结果,国盛金融背后的杜力、张巍等人,与明天系有着深厚的渊源。此后,明天系又主导将中江信托参股的国盛证券装入上市公司,并设置对赌协议,如果国盛证券三年的业绩不达标的话,由中江信托来赔偿。
然而事实是,国盛证券才一转手,整个的经营管理团队就换完了。中江信托失去了对国盛证券的掌控,又怎么能保证其今后三年的业绩呢?结果真的业绩惨淡,中江信托需要付出代价不菲的赔偿,这期间,恰逢中江信托被雪松入主,对赌失败的压力传递到雪松身上。
这种不符合正常逻辑的业绩对赌,发生在一家信托公司和一个上市公司之间,只能说,这是当年明天系操控之下,一场极不正当的利益输送。这在明天系的版图内,并不少见。这种隐患,只有在某些平台被剥离出明天系,才会显露出来。
中江信托从明天系,到雪松控股,需要的不仅仅是从股权上脱离明天系,更需要从模式上彻底告别明天系,回到信托公司的本质,回到健康规范的业务轨道上来。这是外界对于雪松、对于张劲的期待,但很明显,从雪松最初选择的几步操作来看,让人略显失望。

其实,上文提到的涉嫌自融的“鑫坤5号”,并不是雪松信托第一款准备发行的产品。在此之前的7月,还有一款产品,预热了好久,最终胎死腹中。它的名字叫“鑫链惠富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这款产品也非常有意思,它的融资方为上海惠翱有色金属有限公司,在产品设计上,也加入了很多供应链金融的特征,让人感觉确实是雪松信托努力创新出的一款产品。
但探究这个上海惠翱公司,却非常有趣,在去年底,该公司完成了一次股权变更,新股东在层层穿透之后,出现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名字:蓝田。
对,就是十几年前,刘姝威曾经炮轰过的那个在资本市场疯狂造假的公司:中国蓝田,一个看似挂靠在农业部旗下,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的假央企。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这个公司并没有销声匿迹,至今仍在资本市场有着如此这般的影响力。
雪松信托是如何跟蓝田扯上联系的,这是一个有待挖掘的谜。不知这是否就是雪松信托首款产品突然下架的原因。但你以为事情只是如此简单吗?拆姐又简单挖掘了一下这个上海惠翱公司,还发现,其与雪松掌控的齐翔腾达、希努尔等上市公司,都有着庞大的往来款项。
顺着这个公司摸瓜,还有诸如上海闵悦有色金属有限公司、上海佳芙有色金属有限公司、上海旗瀚贸易有限公司、上海高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他们与雪松旗下上市公司之间均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些公司的背景成谜,股权简单,看似独立,但互相丝连,均有着“影子”的嫌疑。
雪松旗下,还有一家叫深圳利凯的私募基金,其发行的不少产品,在资金流向上,也有这些公司的身影。总而言之,雪松所谓的创新供应链金融,潜藏着不小的私心,在掌控一个信托牌照之后,这种私心更有着恣意泛滥的苗头。
雪松信托更名以来,准备发行的寥寥无几的几款新产品,均有着类似的特征,让人不得不担心,一家信托牌照的易主,或许只是老瓶装下新酒,或许并不会带来多大的改变。
因为信任,所以托付。“信托”一词,其实精准地诠释了金融行业的本质。
正因如此,是否真正为背后的投资人的利益考量,是评价一家信托公司的核心标准。光有承诺肯定是不够的,雪松还需要更多实质的行动。
潮水退去,可见有人裸泳。雪化之时,也可知松之高洁。正路歧途,只在一念之间。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