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0日

看了一篇脑洞历史观的文章,发现原来苏联曾经国土面积极大,跨越亚欧北美三洲,势力覆盖至少四大洲,曾经是名副其实的世界霸主。而美国与苏联的多年冷战,也是为了争夺霸主地位的长期斗争。

另外发现文章中写到俄罗斯慢慢形成国家以后,伴随找到宗教信仰及民族气质,文章中写到:

农民、商人,这些俄罗斯的普通民众,第一次成为了俄罗斯的英雄。

一个民族的产生,往往伴随着英雄的故事。

一个没有英雄的群体,不能被称之为民族。

一个敬重英雄的民族,内心必然是骄傲的。

一个诋毁英雄的民族,内心一定是自卑的。

难怪当代中国也也总是塑造英雄,航天英雄杨利伟,感动中国人物,警界的英雄,军界英雄,其他职业就算没树立英雄也有偶像。原来是保持民族性,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有民族气节才有国家意识。

虽然英雄有时代特色,圣经时代的英雄故事很多不符合科学规律,佛祖时代的神仙也有鬼扯,雷锋赖宁的故事现在看起来不少夸张,但英雄故事之所以变成传说,肯定有艺术加工神化的部分,就像有些影视文学作品成为丰碑,大家乐此不疲考据真实原型的模样,而烂片之王大家会鄙视其不真实。艺术与生活的高低尺度,的确很微妙。

难怪恒隆集团主席陈启宗说香港没有国家意识,他是委婉的没敢说香港人没有民族性,因为涉及到得罪香港本土人。香港本土人既不能自认为英国人(英国人拒绝给香港平民发英国国籍),也不能投靠台湾(英国地盘不允许美国势力染指),也不能自认为中华民族(亲大陆),所以香港人的确只能被经济麻痹,但实际上没有宗族和祖国观念。如果亲英或亲美的香港人,会被民族性指认为认贼作父,但亲大陆也是不能被广泛接受的,因为多年的媒体舆论界和教育界一直被操控,香港有思想的文化人经常被排挤抵制,社会地位不高。

所以曾经最火的梁文道等文化人,现在主战场都是大陆了,而且影响力没有从前那么高了,而且凤凰卫视这种大陆与香港交流的媒体影响力也式微。的确是陈启宗说的,统战工作没做好啊!

我党的确自始以来就是统战高手,顶级政治家很多,但香港并没有良好的政治环境,公务员都是小吏,办事员心态的治理香港,香港的确不是民生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大陆这些年的发展的确忽略了统战工作,97年前香港娱乐圈巅峰的时刻,以李连杰、赵文卓、吴京、于荣光等武打演员进军香港成为电影明星,李连杰更是出自中南海,可以直接给邓小平写信的级别,很难说他们闯荡香港只是为了个人成名而没有政治使命。

当年李连杰的经纪人被杀,名义上因为李连杰是摇钱树,因为解约问题而矛盾激化成惨案,但是这位经纪人应该也有联络人的作用。

明星即便无心政治,也因为名气及影响力而受到裹挟,当年邓丽君红遍世界,也因出国演出护照被扣,而被迫承担起谍报工作,最后邓丽君之死可能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谍报问题被暗杀了。李小龙的死因之所以神秘,大约也是类似原因。

当年邓公在位,在深圳部署改革开放,现在看起来的确是远见,不仅一手创造了经济奇迹,政治远见也为后代铺平了道路。很难想象如果当年特区设在上海附近会怎样,即便上海附近的特区发展如今天的深圳一般,但政治作用跟今天也不可同日而语。当年中国出口被封锁,香港是外汇金融的最佳出口,因此其实是深圳地区的特区建设和发展带动了香港的繁荣,香港金融业之所以发达,也是因为服务大陆以及与大陆进行资本交换的外资而已,核心还是大陆,大陆广阔的土地和广袤的市场,大国要么崛起要么分裂,一旦崛起就注定统一和扩张,这个天下大势是无法阻挡的。

这几天重新看了郑伊健和郭富城主演的《风云雄霸天下》,前任霸主雄霸居然找了个日本演员来演,估计不只是这位演员的气质演技很符合角色,另外也别有深意吧。只是当年年纪小,没文化,没看懂。但是当年香港的文化人多半是大陆过去的,所以同宗同源,他们积淀深厚,才能在英国高压统治下写出这样隐晦但能广泛流通的文化作品。

金庸小说的格局也很大,跟其他武侠小说家的个人主义英雄情怀不同,金庸的家国情怀一直非常典型,加上作品中的意识形态与大陆亲和,所以他的作品在大陆改编次数最多。金庸作为当年的报业大王,因此家财万贯,很难讲他是不是也是大陆在很早时期及培养和发展的特种人士。当年大陆在香港文化界舆论界的统战工作,的确渗透的极其细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如今,TVB没落,其他香港媒体式微,香港与大陆的交流变成单向的香港文化人来大陆淘金,而大陆对香港的了解及影响越来越少,缺少交流。当年大量合拍片开始就有强制性,虽然是实力强弱决定的,但也导致了交流不够导致年轻人的意识形态与认同感严重下滑。

回到上面的话题,俄罗斯需要民族英雄,因为英雄才是民族的,流传的故事是精神力量,异常有凝聚力,人的潜能是巨大的,可以战胜本能对死亡和危险的恐惧,而为了长远利益做更多的筹划与努力。俄罗斯民族的英雄有不少普通人,所以接地气,感染力强大,可以团结一致众志成城,这不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吗?不就是统战工作吗?

难怪意识形态和精神文明建设永远是重中之重,文化媒体的地位历来社会地位极高,商人自古被贬低,从政为民谋福利的官员才是民众的青天偶像。这才明白商人谋利贪婪的本能会让他们丧失道德与伦理的底线,而英雄往往舍己为人的崇高精神才是国家与社会更需要的精神领袖。如果没有国家意识和民族气节,谁愿意去打仗送死呢?无人打仗,所有平民永远生灵涂炭,被强权鱼肉宰割,这也是经济学与博弈论的选择题。

短期利益(趋利避害)与长期利益(未雨绸缪)的平衡,用掉书袋的语言描述就是唯物主义辩证关系,重新回头翻翻马克思的著作,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出发,讲的社会问题,总结的是政治思想。一个国家和社会不可以完全是经济至上的重商主义,商业的贸易本质是利益,趋利避害是本能,但政治是人与社会动态的平衡,政治的稳定性不仅是社会的根基,也是经济的基础,文化是纽带。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这四个东西构成了历史,难怪历史书无论写到哪个国家或朝代,都会从这四个角度分别介绍,原来这么复杂,今天才开始理解。

果然,见多才能识广。只有掌握大量信息,才有机会把散落的珍珠穿成项链耳环,并组成一整套首饰,这种知识体系需要积累和时间,果然是求知漫漫长路,一生都在学习啊。

与时俱进虽然因为口号被讲的空洞了,但仔细琢磨果然体会深意。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