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an自卫队和电影《生化危机》

生活在现实中,每天都是历史。

二月底,突然新闻发布会主席台的口罩摘了,下面记者没让摘。但这种信号说明已经有足够的东西有底气了。

三月初的某一天,突然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来一批迷彩服的国防部发言人,提及国家生物安全。这个回想起来,肯定是警示和实锤。

最近接受央视新闻采访的医生,都是解放军总医院的专家了,虽然很明显他们平时不应对媒体,接受采访的经验不足。有一个叫刘又宁的专家更逗,明显是东北人,哈哈,太容易跑题,把白岩松急得就差翻白眼了。

重新看了一下视频,的确很牛,他在呼吸医学里地位很高,那个呼吸协会前任会长钟南山,现任王辰院士,中间一任是他,刘教授今年已经75岁啦,比李兰娟院士还大两岁,虽然戴口罩,但看起来像五六十岁,听说话的口气就特别乐观积极,而且专业性很强。就是媒体经验可能没那么多,有点话痨,哈哈。

前面有日本官方质疑美国是病源国家,因为去夏威夷旅游回日本的确诊患者毫无中国人或武汉接触史,但回来感染了,而且夏威夷的病人有美国接触史。他们发言人肯定拿到不少证据支持这个质疑,是不能空口白牙的。

这边厢,昨天环球网报道:《伊朗革命卫队司令:新冠病毒可能是敌人生物武器进攻,伊朗会战胜它!

伊朗方面说:“我们将会战胜这个病毒,它有可能是一场生物(武器)进攻的结果,首先影响到中国和伊朗,然后是其他地区。”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3月5日报道,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侯赛因·萨拉米当日在讲话中这样表达对伊朗战胜新冠病毒的信心。

据报道,萨拉米5日在伊朗南部克尔曼省的一场活动仪式上说,“今天,我们被卷入了一场生物战争(Today, we are involved in a biological battle)中,而国家将以坚定、团结和稳定铺就这条艰难的道路……”

法尔斯通讯社称,萨拉米强调,如果新冠病毒被证明是针对中国和伊朗的生物武器,那么这个阴谋将让策划者自食其果。伊朗迈赫尔通讯社则说,萨拉米说,“今天,即使是面对新冠病毒的战斗,这病毒有可能是美国生物战的产物,我们也将取得胜利。”

法尔斯通讯社称,萨拉米讲话前一天,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周三(3月4日)的内阁会议上表示,伊朗将战胜新冠病毒,他还谴责西方媒体利用当前局势向伊朗人民灌输失望情绪。“要向我们亲爱的人民承诺,基于我们医护人员的专业和决心,以及所有人民的牺牲,我们最终会以最小的伤亡代价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一问题”,鲁哈尼说。

据法尔斯通讯社报道,伊朗卫生部5日宣布,伊朗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已达3513例,死亡人数增至107人。

此前,世卫组织专家曾公开表示,目前尚无法确定新冠病毒的源头。

http://t.cn/A67n7gGq

忽然想起一句古诗:春江水暖鸭先知。

前一阵有影视圈的人讨论为什么好莱坞拍科幻题材,比如丧尸、生化危机、末日、吸血鬼等题材,都拍的水平非常高。言外之意,他们有基础,而且文化人水平也高。

要知道索德伯格的电影《传染病》,被各类医学院高赞,很多专门从事顶级病毒学研究的科研工作者,都没见过P4实验室长什么样,可能因为当年国内没有P4,这个级别的实验室普通科研交流是进不去的。

另外电影中裘德洛自制的那个出去行走的带供养设备的防护服,也是让病毒科研工作者惊呆了,自制装备居然可以做到这个水平,可见导演编剧们下了多少功夫,做了多少功课。

前一阵看了《生化危机》第一部,剧情的结果,结果是一场演习! 查了一下时间。擦!这部电影的上映时间就是2002年! 而且这电影一直拍了6部,直到最后一部《生化危机:终章》是2016年!

这几年,文化娱乐行业的作品越来越犀利,从好莱坞到大东亚区,到欧洲,都非常犀利。

文化圈掌握顶级信息,他们也分为不同派系,或忧国忧民,或别有用心。不得了。

奥斯卡的大赢家是韩国的《寄生虫》和美国的《小丑》,文娱届隐晦的呐喊,大众传播里不知有多少人会听明白。

前几年有一部神奇的美剧叫《暴君》,故事是中东题材,少见的将中东人物设为主角,且不片面化脸谱化的塑造他们的人物和故事。

当初《暴君》从第一季拍到第三季,也是2014年至2016年。

虽然这仍是美国人的角度看中东,但表现了很多面,不是把中东人简单的脸谱化妖魔化,而是给了很多不同的角度来看待他们。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