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软

在看一本很甜的书《被你爱过才叫爱》,作者艾鹿薇。

里面有一句:

原来并非我坚强,而是从前没有遇到那个让我能够尽情软弱的人。

泪目。

这辈子什么时候不用再逞强了?

补:

豆瓣有篇文章说《被爱假的,艾鹿薇假的,苏先生不是医生》。作者名字干脆是:苏先生不是医生。

ta说苏先生不是医生,艾鹿薇不是二十来岁,而是三十来岁老阿姨,老公是电厂工人(电力行业从业者)。艾鹿薇不像书中写的住在北京,而是呼和浩特。

可是,人人都看出这本书写的像一本童话,一定要说自己是道破皇帝新装的小孩吗?

那么多极度撒糖的偶像剧,大家一边觉得假,一边还在追。

一边疯狂喜欢吃辣条,一边举报人家是纯种垃圾食品。

那么多无比YY的书和小说,没人揪着说假和造作。

可能因为大家一早知道这些是假的。

但这本书如此甜,写的更像一个幻觉,让人以为是真实的,结果走出梦境后就分裂了。就像被欺骗了感情的小姑娘。

作者说基于真实的情感经历,但没有讲哪部分是真实的,有部分保留,结果伤害了读者们的感情。要糖精的也是你,举报糖精的也是你。到底是谁玻璃心呢?

如果作家的确为了流量故意假装真实的故事,那是打擦边球,不善良。玩弄感情,好像是有点可耻。但是骗感情好像比骗财骗色还要更像炸药包和马蜂窝。

但不管怎么说,说“三十多岁老阿姨”过分了。评论者注定二十岁以上,这样讲话就是巨婴,幼稚无比。

把这本书当成童话或小说来读,就万事大吉了嘛。

为什么余生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
我想这就是答案:
因为他是无趣生活中的那一点点甜啊

PS.

发现一个新词silklabo。搜了一下,哎呦喂,那这本书不就是一本类似silklabo的书吗。

那些小鲜肉小奶狗VS小萌女小姐姐的电视剧和小说们,不也是软色情吗?

莫要太认真。认真就输了。

看了一圈,发现,一会轻信童话,一会又愤怒于被欺骗,就好像没有长大。

文学原本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你说是艺术加工也好,说是造假瞎编也好,作者们不就是投其所好吗?

你想要糖,给你撒糖。不满足于真实的糖不够甜,非要糖精。然后反过来骂糖精害人。

这就是求仁得仁的呀。

一看第一节就知道太甜了,不真实。但还是愿意轻信这个梦,只能说所有的愤怒都来自于梦醒之后的起床气。

骂一个作者或作家是骗子,这是多么荒谬呀。他们是职业瞎编的写作者呀!

你读的是文艺作品,又不是纪实报道。

哈哈哈。

好啦,不能吃瓜了。好好一块超浓奶糖,变成榴莲味的。

也不错。

又及:


“一切有价值的东西,它最可怕的敌人,并非是不好的东西,而是它本身成了习惯性。心灵致命的仇敌,乃是时间的磨蚀。

“儿童期所要征服的是物质世界,青年期所要征服的是精神世界。

“要散布阳光到别人心里,先得自己心里有阳光。

“一个人想求精神上的伟大,必须多感受,多控制,说话要简洁,思想要含蓄,绝对不铺张,只用一瞥一视,一言半语来表现,不像儿童那样夸大,也不像女人那样流露感情;应当为听了半个字就能领悟的人说话,为男人说话。

“ 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上就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 人是不能要怎么就怎么的。梦想和生活根本是两件事,别难过了。最要紧是不要灰心,继续抱住梦想,继续活下去。

“一个人在人生中更换躯壳的时候,同时也换了一颗心。这种蜕变并非老是一天一天的,慢慢儿来的:往往在几小时的剧变中,一切都一下子更新了,老的躯壳脱下来了。在那些苦闷的时间里,一个人自以为一切都完了,殊不知一切还都要开始呢。一个生命死了,另外一个已经诞生了。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