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自己要横越的沙漠

有人的瞬间里提到朴研美和她的书:《為了活下去:脱北女孩朴研美》。

这书的封面过于完美,美的像那种韩国明星脸。就是韩国选美比赛那种千篇一律的那种美女脸,根本记不住她的样子。

中文版封面和英文版用的照片不同,英文版的照片面相,倒有些像东方脸的芭比娃娃,就是西方审美的东方面孔。

而且两种面相具有巨大的差异。

中文版封面就像女学生+明星脸,各种温良恭俭让。学生妹加女明星,强调了她个人与命运抗争的部分,就像奋斗史。但总觉得后面还有神秘的弦外之音和另一只靴子。

英文版选用的照片,就有点像《绯闻女孩》那种西方世界长大的东方女子的气质和味道,衣着像白领及低阶版的精英基层人员,那调子就像律所或投行的韩裔助理。

看到豆瓣上有篇评论写的极好《对美好高度怀疑,对不好深信不疑》,很喜欢作者mamba_for life的那种思辨精神。

因为我也有类似的感觉,总觉得这种美好哪里不对,反复看,品,琢磨,还是说不清为什么。

对美好高度怀疑,对不好深信不疑》,

作者:mamba_for life

全书按照朴研美的自述,把她前21年的人生分成了北韩,中国和南韩三部分,她的很多经历都是我闻所未闻的。虽然对有些内容还是有所疑惑,但是这本书确实大大增长了我对朝鲜的了解,脱北者站在阳光下讲出这一切,所受到的压力和承担的后果也非常人能想象,五星。

北韩:

真的不敢相信跟我们处于同一时空,只有一江之隔的朝鲜人民竟然是如此的生存状况。以前我对朝鲜的认识,也就在于这是一个人民与外界隔绝,对领袖高度崇拜,被金氏家族洗脑,是一个常常被人取笑的国家;金三胖大肆发展核武器,军队军备比例之高,是一个风声鹤唳,在夹缝中生存的斗鸡似的国家;人民穿着朴素的服饰,物资匮乏,各方面都比较落后,是类似中国六七十年代发展程度的国家。

但看完这一章,我不禁疑惑,难道中国建国初期的几十年,老百姓过的也是这样的生活吗?

按照对政权的效忠程度,朝鲜政府把人分为三大类:核心阶层,基本或动摇阶层,敌对阶层。要爬上高一阶层比登天还难,而因为莫须有罪名被打下最低阶层却轻而易举。在这个国家里,一个人能得到的机会都由他的出身成分决定。高出身的人能加入劳动党,获得政治权利,能上好大学,获得好工作。出身成分差,就只能等着到集体农场一辈子种田割稻,遇上饥荒还可能饿死。

人民把领袖看作和神一样的存在,以为他会长生不死,对领袖的去世发自内心的悲恸哭泣,甚至担心他去世后“地球该怎么继续转动”;真心相信领袖能看穿自己的心,并且每个人都是“人民班”的一员,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不敢有任何坏思想。“就算你以为身边没人,小鸟和老鼠也听得到你在窃窃私语。”习惯于没有自己的想法,不质疑任何事,只要照政府说的去做就可以。

市面上的书籍和歌曲基本都是在歌颂领袖,没有其他内容。生活中没有“爱”的宣传,就算有,也只有对领袖无条件的“爱”。学校里的课程无论是数学、科学都会加入政治宣传。从不直接称呼“美国人”,必须说“美国坏蛋”。学校里的题都是类似这种:如果你杀了一个美国坏蛋,你的同志杀了两个美国坏蛋,你们一共杀了几个美国坏蛋?国内发行的领导人传记甚至宣称领袖有超能力,妖言惑众,一切只为实现对朝鲜人民的情感独裁。

而人民脑子里有着“双重思想”,一边相信着国家宣传的社会主义最美好,朝鲜最幸福,金氏家族最伟大,一边从非法黑市里买东西,习惯于对垃圾堆里常常出现的尸体视而不见,甚至某天就在家附近的池塘里看见一具尸体被狗啃的内脏都袒露在外。周围有太多苦难的人,自己并没有能力帮助,甚至很多时候自己也挣扎在饥饿的死亡边缘,所以不得不关上心门,对别人的苦难越来越麻木,这就是地狱的模样。

在饥荒时期,只有几岁的朴研美亲眼见到外婆为了减轻家人的粮食负担,吞药自尽,见到家里的亲戚相继病死饿死。长时间的断水断电,人们晚上都是摸黑生活。百花齐放的春天对大部分人来说,都象征着希望和新生,而对朝鲜人民却是死亡的季节,粮食存量已经见底,新苗才种下还没长出可以吃的东西,这是每年最多人饿死的季节。

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充满着管制,贿赂,腐败。监狱的典狱长,边境线的士兵,火车的列车员,医院的医生护士,腐败无处不在,不塞钱不贿赂,寸步难行。

中国:

朴研美在中国的经历同样让人震惊,从没想过在现在的中国原来人口买卖还这样普遍的存在着。

朴研美在中国数度被掮客转手,每一个掮客都试图把魔掌伸向这位13岁的女孩。屡次遇到企图强奸她的掮客,她都侥幸逃脱,最后落到一个“黑帮老大”弘伟手中。弘伟没有再转手卖掉她,尊重她的人格,想要发生关系但也并未强迫,后来花钱赎回她已经被卖掉的妈妈,从朝鲜接来她爸爸,养着他们全家人,这才让朴勉强成为了他的情妇,帮他打理贩卖脱北者的生意。而最终因为黑帮老大本人觉得自己玷污的竟是13岁少女,又对她有时打骂,实在心里愧对朴研美爸爸的在天之灵,竟然放走了朴研美和她妈妈,给了她们自由。而后几年还自发的去给朴的父亲扫墓,完成对她的承诺。而离开弘伟后,因为脱北者没有身份不能正常打工,为了挣钱朴研美和妈妈在网上陪男人聊天。但朴拒绝脱衣服,她一般只是会在电脑上敲出对方想听的那些话。后来她和妈妈经由基督教牧师的帮助穿越沙漠逃到蒙古,通过韩国驻蒙古大使馆的帮助来到了韩国。

看到这里我总觉得哪里都怪怪的。

第一,不知是我心里太悲观还是怎么的,我始终不相信朴研美从头到尾只被弘伟一个人玷污过。她所描写的想要侵犯她的几个掮客,都被她发疯似的反抗吓退,或者由妈妈挺身而出牺牲自己保全她,这让我实在无法相信。我总觉得即便有妈妈主动献身,即便她再多激烈的反抗,都难逃这些人贩子的魔掌。

第二,虽然朴和弘伟这位黑帮老大的故事也算不上美好的爱情,但总是觉得里面透着浓浓的玛丽苏味。弘伟花重金买回朴的妈妈,从朝鲜接出爸爸,养着他们一家人,以及后来因为愧疚放走朴和妈妈给她们自由。一个黑帮人贩子,爱上了一个13岁的营养不良脱北者?感觉逻辑实在不能让人信服。究竟是作者对自己在中国的遭遇有所隐瞒,还是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太负面?

第三,聊天室的工作成为了朴研美日后心里一个沉重的污点,更被基督教牧师认为是“罪人”。我总觉得人在那种环境下,选择聊天室的工作挣钱,没有出卖肉体,甚至都没有脱衣服,并不算是太不堪的选择,不知道朴自己的心魔和负罪感为何如此之重,而牧师为何给予她如此的鄙视和定罪。心理阴暗的我又觉得,也许在网聊这一段,朴也没有完全说实话。

另外,关于书中明里暗里对我国遣返脱北者政策的谴责,而相对应的韩国接纳脱北者,让其成为大韩国民,持有韩国护照。首先,韩国接纳脱北者的很大原因,也在于他们本就是同根生,是被战争和不同政权强行分割开来的同一民族。其次,即使不考虑两个国家不同政策背后的政治意图,也许是我内心不够善良,也许是没有亲见过难民所以无法体会其深重的苦难,我总觉得接收难民确实具有极大的风险。朝鲜人民受教育程度低,大批涌入我国东北难保不会造成社会不稳,德国法国的情况就是前车之鉴。也许我的想法不够有人道主义精神,但我确实认为国家应该先考虑本国国民的利益和生存状况,偷渡者就应该被遣返。

韩国:

看到韩国的这一章也觉得很具理想主义色彩,十五岁逃到韩国时,教育程度只有小学二年级水平,而且长期受控于金氏家族的思想管制,完全没有思考能力,没有自主意识,甚至都无法选择“自己最喜欢的颜色”。而通过自己的努力五年后就进入首尔顶尖的大学,频繁参加各种论坛,变成一位人权斗士,现在哥伦比亚大学就读。

我总是觉得这不是脱北者的普遍现象,书中也说韩国人普遍认为脱北者在学校里跟不上,很多都放弃读书,融不入社会,生活的相当艰辛。实在难以想象朴研美是付出了多少,或者是得到了谁的帮助,才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有现在的平台,实在让人有点疑惑。另外,朴明知自己频繁发声和出席论坛曝光朝鲜不为人知的黑暗面,朝鲜当局已经对她留在朝鲜的亲人朋友采取行动,但她并未顾及他们的安危,在人权斗士的路上丝毫没有犹豫,也让我觉得怪怪的。

综述一下,

对“北韩”那一章里的残酷现实,我从未怀疑过它的真实性,即便也有脱北者被曝光,为了博眼球,伪造或者夸大自己在朝鲜遭受的苦难,虽然这一切我都闻所未闻,十分震惊,但我心里似乎是信的。而对到中国后遇到的“类似爱情”,到韩国后通过“自身努力”最终取得的成就和高度,我总是觉得不太现实,总觉得是不是真相被有所隐瞒,是不是人权斗士的背后其实也是别人的“政治傀儡”。

对美好高度怀疑,对不好深信不疑,

感觉我好像是有什么毛病。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