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瓦戈医生》的春天

犬火

以前读《日瓦戈医生》,俄国教授说Tauwetter,解冻,是俄罗斯文学里非常重要的意象。冰封地冻半年之后,春日熙光里传来淅淅沥沥,你不一定能见到“春天”,但你能听到。冰碎雪融,地下河率先松口,全在耳朵里。今夜和院子里的阿姨抱着小狗散步,每走百米,都有卡口在撤掉。于是我们的路越走越远,世界越来越阔,行人也越来越多,甚至有人飙车,引擎嚯嚯。头顶的笑声和说话声也渐浓,于是整个城都淅淅沥沥起来。走到家的时候,从前看守小区的人正合力拆掉棚子,银白色的火盆端着火焰在路边,燃在夜里,火炭噼啪作响。我就站在那里,好像听到冰封五十天的大地正在松动。Tauwetter,解冻,原来是从响动开始的。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