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凝与华生

看到有人在微博上说经济学家华生与国家卫健委主任高福惺惺相惜。

才发现前几天的确看过华生为高福平反的文章《如果群殴高福是搞错了对象》,而且居然写了一个系列六七篇文章。非常详细,非常严谨。大量事实,基于官方报道,以及隐秘深喉。

才想起这位华生原来就是铁凝的丈夫搜到一篇2012年华生在某大学演讲时对夫人示爱的文章。

华生东大向妻子铁凝示爱 最最对的决策就是选对了人

“我在田埂里读马列全集”

在讲座开始前,东大校长易红与华生、铁凝上台,举行了简短的捐赠仪式。这笔1100万的大额捐赠,将被设立为东南大学贫困生援助基金。随后,华生上台,开始了自称为“拉拉杂杂”的演讲。“比较调皮,学习成绩中上”,这是华生对童年的自己的评价。不过,无邪的童年时光很快结束。随着“文革”的开始,13岁、正在读初二的华生,中断了学业。成分被定为“黑五类”的华生,15岁就下放到了淮阴农村。华生回忆:“那时候我插秧、打场都是一把好手,还当了生产队长。但是我很想读书。‘文革’后期没有书读啊,我们就去学校图书馆偷。”但是,就算偷出来,能光明正大在人前看的,唯有马列。“40卷本的列宁全集,都是那时候读的。晚间,渠口打开后,在等待一片水漫过稻田的时光里,我的手上正拿着列宁全集第39卷。”

而正是这句充满了诗意的话,却成为夫人铁凝对华生的调侃。

铁凝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自然在“文革”时期,也属于成分很差的那一类。她说:“我记得自己天天写‘忏悔’式日记。大家不要笑,我那时真的觉得自己有许多错误,如果哪天没有‘犯错误’,我也要捏造一个出来。因为我要学习做‘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曾经在某次接受采访时,铁凝被问到一个问题,让她举出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两部作品,中外各举一部。铁凝昨天在现场再次谈及这个话题:“我当时说了两部不那么深刻,但的确是对我影响很大的书。一本是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 我至今记得里面有那么两句话——‘真正的光明决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 ’尤其是后面一句,瞬间撞击在我的心里。原来,英雄也会有卑下的情操,我不用再天天那么自责。”另外一本,铁凝给了《聊斋志异》,“在那个压抑沉闷的年代。那些狐狸精的聪明、勇敢、坚强与率真,给了我许多秘密的快乐。”说到这里,铁凝脸上浮出笑容,“谁知道,与此同时,正有一个少年,躺在苏北农村的草垛上读列宁全集呢!”

《约翰克里斯多夫》是一本巨长的名著,里面有一段名言:
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上就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还有冰心对铁凝说的那句话:不要找,要等。

就像三毛那首诗《一棵树》,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倚靠,从不寻找。

在看周迅、惠英红、赵雅芝主演的《不完美的她》,根据高分日剧《mother》。总共只有22集,每集只有30分钟。

这是一部女性电视剧,很犀利。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