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版《千年等待》

这是微博看到的一个故事,不知真的还是编的,有点像现代版《千年等待》。

《我会一直等着你》
文/妄言鱼

我意识到一个十分可怕的事情,我正进入一个异常浮躁的阶段,对什么事情都缺乏耐心。

一集四十分钟的电视剧,总是倍速到二十分钟看完。
三分钟才可以泡好的泡面,总是放进微波炉一分钟搞定。

但是总有一些事情,我愿意花很长的时间去等待,像普鲁斯在《追忆似水年华》中说的那样,尽管我们知道再无任何期望,我们仍然期待,等待稍稍一点动静,稍稍一点声响。

所以今天,我才想讲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

2018年的一段时间,我辞掉在北京的工作,回到东北老家开了一家门朝西的小店,每天都可以看到那座小城的日落,相比大都市的匆忙,这样的生活惬意的让人忘乎所以。

后来的一段时间,我的小店里总是会有一对老年人来吃饭,每次都是老奶奶先走进来,选一处角落坐下,几分钟后,又会跟进来一个老爷爷。

每次都是老爷爷先开口:“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老奶奶总是说:“不可以,我在等我老公。”

老爷爷每次都不在意的笑笑,说:“没关系,我给你讲故事吧,你一边听一边等。”

老奶奶听到老爷爷这么说,犹犹豫豫,欲言又止。

老爷爷便开始独自讲了起来,日子久了,老爷爷讲的故事我也能记下来了。

有一个男孩,名字叫高远,是厂子里优秀的技术工人,他们的领导看着憨厚老实的高远每天埋头苦干的样子,担心他耽误自己的个人问题,就通过自己的关系,给高远介绍了一个姑娘。

姑娘叫白露,是纺织厂一名普通女工,但是长得很好看,是厂子里有名的四朵金花之一。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对对方产生了好感,那个年代没有直来直去的爱情,两个人羞涩又朦胧,虽然厂子离的不远,但是更多的时候,两个人还是用书信交流。

高远写给白露的第一封信是这样的:初次给你写信,你大我两个月,可否叫你姐姐?其实叫妹子更亲切,可是你比我大,还是叫姐合适,你若是介意,我下次改过来……

白露给高远回信:不要叫姐妹,我们互称同志!

高远十分心细,每次回信的时候,信封里总是夹着一张八分钱的邮票,让白露回信时方便,不用再花时间去买。

白露心中,对这个小自己两个月的、羞涩的大男孩十分满意。经过这样的几次交流,两个人便确立了恋人关系,他们一直以同志相称,在那个年代,没有“宝贝”这样的称呼,同志是最浪漫的叫法。

两个人感情很好,每周都会见面,一起逛公园、看电影、一起在图书馆看书。大概过了半年的时间,高远终于鼓足勇气向白露求婚,他在信中写道:白露同志,经过深思熟虑,我想和你结婚,因此征求你的意见,若是你同意,结婚时间由你来定。

白露看着高远的求婚信,足足考虑两天,高远也这样焦虑的等了两天,两天后,高远收到了白露的回信:高远同志,我觉得我们还是需要更多精力来工作,你前途很好,等你成为车间主任,我们就考虑结婚的事情。

白露的这封信并没有让高远就此放弃,他更加努力的工作,很快就成为了厂子里最优秀的技术工人。就在他快要成为车间主任的时候,组织的命令也到了。

两人再次见面的时候,高远告诉白露,组织派他去西北支援建设,要两年以后才能回来。

白露目光十分坚定,她对高远说:我等你两年,你一回来,我们就结婚。

就这样,高远带着白露的牵挂和思念上路了。可是,到了西北大漠,高远才知道,此次的真正任务,是国家在西北大漠的一个秘密国防建设工程。他和一群优秀的科学家、技术工人一起参与这项保密工作,他们不知道彼此的姓名、家乡。与外界,更是完全断了联系。整整四年的时间,白露都不曾收到过高远的消息,连一个口信都没有。

四年后,工程建设结束,高远回到自己的家乡,在他职工宿舍的床头,摆满了白露的来信。

“高远同志,还没收到你报平安的信,可一切都好?”

“高远同志,红旗街新开了一家小店,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吃。”

“高远同志,我很想你……”

“高远同志,还没有收到你的回信,你是否和新的女同志发展了革命友谊,如果是请告诉我。”

“高远同志,已经两年了,你现在到底情况如何?再等不到你,我就不等了。”

“高远同志,这已经是第三个没有你的国庆节了,家里给我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我还不想见。”

“高远同志,如果这个国庆节等不到你,我就要和家里介绍的人结婚了。”

高远回来这天,已经是十月中旬,看到白露的信,他火急火燎,冲出厂子就往白露家跑。到了白露家,他疯狂的敲门,可是一直没有人回应。是啊,他离开了四年,白露也等了她四年,她一定是在今年的国庆节结婚了,怎么会在家里呢?

回来的路上,高远失魂落魄,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怎的,就来到了红旗街。这里果然有一家他从未见过的小店。

他点了一碗面,吃着吃着就哭出来,斗大的泪珠噼里啪啦的往碗里掉。

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一个身影站在他桌前,他抬起头,白露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后来高远才知道,白露每天都会在这里等着他,虽然心里总是说今天等不到就不等了,可是白露还是来了。

白露独自一人等了高远四年,最后,她还是等到了。

后来的故事十分温馨,组织批准了两人的结婚申请,他们组建家庭,生儿育女,闲暇的时候就一起在摇椅上看他们年轻时候写的情书。两个人约定要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不过生活还是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插曲。

大概一年前,白露换上了老年痴呆,再也不认识任何人,只是沿着红旗街一直走,一直走,老爷爷高远也每天在后面默默的跟着,一直到我回到家里,开了这间小店,老奶奶白露每天都会来我的小店坐着,等着她思念的高远完成任务回来。

而老爷爷高远,也会每天都来给老奶奶讲他们年轻时候的故事。

老爷爷高远说,他这样一直讲一直讲,总有一天,白露会记起他。我很小心的问,要是一直记不起来怎么办?

老爷爷想了想说,一直让她等我,这一次换我等她,一定等得到。

虽然不知道要等多久,高远一直等待着白露。

后来有一天,老奶奶又像往常一样走进我的小店,可是过了很久,都不见老爷爷进来,我这才发现老奶奶胸前的一朵白花。

老爷爷高远去世了……

又过了一会,我在老奶奶身边坐下,她有些迷茫的望着我,我微笑着对她说:老奶奶,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完》
尽管我们知道再无任何期望,我们仍然期待,等待稍稍一点动静,稍稍一点声响,希望你们快乐。[心]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