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不公?太史公说:写下来

最近王振华猥亵幼女案一审被判5年引发社会关注。

@上海滩小律师
王振华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律师做无罪辩护:

《王振华案审判长解答本案焦点:为何是猥亵儿童罪?》
这篇稿子有很多看点,关于强奸还是猥亵,审判长是这么解读的:
根据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是否有性器官的接触是区分强奸罪(包括奸淫幼女)与猥亵儿童罪的关键。本案中,被害人的陈述、司法鉴定意见以及被告人的供述均证明了被告人王振华对被害人实施了猥亵行为,但与被害人不存在性器官的接触。相关司法鉴定意见佐证了该事实。故王振华的行为系猥亵行为而非强奸行为。

这个问题我之前也吐槽过,作为法官也只能这么判,该吐槽的是立法,将来出司法解释的时候可以考虑但凡用其他器官或物件插入幼女性器官一律按强奸罪论处,这样可更好的保护幼女,猥亵定格量刑判五年太轻了。

这个案子里让我最吃惊的是王振华坚持认为自己无罪,被告人王振华到案后及庭审中拒不供认其猥亵的犯罪事实,可酌情从重处罚。
王振华不认罪,且其中部分辩护人坚持作无罪辩护,故为审慎审理案件,适用普通程序进行审理。
我的天呀,这么清楚明确的案子,被告人不认罪,还有辩护人要做无罪辩护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恶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做恶而不自知,也许王振华觉得自己出了钱了,这是一笔交易,两厢情愿的事情,最多价格没谈拢,哪里构成犯罪了呢?
为啥会这么想呢,个人猜测这事可能不是第一次了,也就习以为常了,作为大老板平时最多向大领导低头,其他地方任何人对老板都是点头哈腰,老板说啥事对的,那就啥事对的,到最后可能真觉得这没啥。

等见到了律师,这天价请的律师,律师也只能顺着大老板的意思说,大老板觉得连知名大律师都觉得这是无罪,那真应该就是无罪的。

@上海滩小律师

如何面对不公:

太史公写史记列传的第一篇就是《伯夷列传》,年少时我也疑惑为何把这两位人物放列传的第一篇,这两位人物可没有任何改变历史的功业,也没留下什么传世的经典,等律师作久了,反倒有了太史公同样的体会。
因为只有把这篇列传放第一才能凸显史记的主旨,那就是为何好人没好报?
一个道德,品行,才华出众的君子,为何要承受命运的重大打击?所谓的天道公正是否存在?
一整本史记其实都是在回答这样的天问,想想太史公自己的经历也会想明白有这样的想法太正常了。

伯夷列传里说道,或曰:“天道无亲,常与善人。”若伯夷、叔齐,可谓善人者非邪?积仁洁行,如此而饿死。且七十子之徒,仲尼独荐颜渊为好学。然回也屡空,糟糠不厌,而卒蚤夭。天之报施善人,其何如哉?盗跖日杀不辜,肝人之肉,暴戾恣睢,聚党数千人,横行天下,竟以寿终,是遵何德哉?此其尤大彰明较著者也。若至近世,操行不轨,专犯忌讳,而终身逸乐,富厚累世不绝。或择地而蹈之,时然后出言,行不由径,非公正不发愤,而遇祸灾者,不可胜数也。余甚惑焉,倘所谓天道,是邪非邪?

太史公是用实例子反驳天道无亲,常与善人是狗屁,有了这铺垫才会在《游侠列传》里说出那句阵容发聩的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这句话后紧跟着的就是“:侯之门,仁义存。非虚言也。”
只要在侯门,那就会无数文人骚客为你涂脂抹粉,粉饰仁义。

游侠列传中还有一段话各位感受下:昔者虞舜窘于井廪,伊尹负于鼎俎,傅说匿于傅险,吕尚困于棘津,夷吾桎梏,百里饭牛,仲尼畏匡,菜色陈、蔡。此皆学士所谓有道仁人也,犹然遭此灾,况以中材而涉乱世之末流乎?其遇害何可胜道哉!

重点在这句:此皆学士所谓有道仁人也,犹然遭此灾,况以中材而涉乱世之末流乎?如此牛逼的好人都承受这等灾祸,更不要说普通屁民了?所以当你感慨各种不公平的遭遇时要坦然,你的愤怒和千年以前的人一样,历史从未进步,也不会简单重复,但反复押韵。

那作为屁民该怎么办?太史公的回答是“写下来”,把这些事写下来,写下来是唯一能做的。

时光穿越千年,日本有个女孩叫伊藤诗织被一个大佬强奸,她写下一本书《黑箱 日本之耻》。
她明白日本的司法体系不可能给大佬定罪,她过去对一切公正司法的想象全成泡影,她知道能做的就是写下来,我摘录下那本书的内容:

诗织说,她选择召开新闻发布会,仅仅是希望妹妹以及她珍爱的人们,今后不再经受同样的遭遇。而对此,诗织的妹妹虽然认可诗织的目的,却质疑:“为什么就非得姐姐来做不可呢?”

若始终保持缄默,它所姑息的恶果,就会如照镜子一样,反映在我们今后的人生中,反映在我们孩子的人生中。
诗织在书中提到一件事:被上司性侵而自杀的女兵凯莉·古德温的父亲,得知罪犯两年前就已犯过相同的罪,却并未被定罪时,愤恨不已,说:“若是当年此人能受到法律公正的裁决,我的女儿现在或许还活着。”

这就是社会为何必须拥有公正司法体系的原因,它可以避免更多人受害。

弱者想要获得公平的权利绝对不可能来自强者的恩赐,而是来自血泪的抗争,不作出任何努力想搭便车获得权利,那是痴人说梦。
哪怕在太史公的那个年代,面对不公,有游侠以武犯禁,有儒生以文乱法,想想伊藤的作法,是当代的以文乱法,伊藤的发布会是全英文的演讲,太史公那年代能写文章就是高级知识分子了。所以永远不要觉得学习是没价值的,学习永远有价值。

《黑箱》里还有两句话
“拥有权力与头衔的人发出的怒吼,即使置之不理,也会响彻人间。然而,那些羸弱细小的声音却不一样,它们无法抵达国民或世人的耳中。成为传递这种声音的桥梁,或许才是新闻报道的使命。”
对细小的声音,侧耳倾听;对巨大的声音,保持质疑。应该为了什么而报道什么?对待这个问题,我们要时刻思考,不断思考。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