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格涅夫《白菜汤》与《1942》中徐帆的表演

看到头条上有人写到:

在屠格涅夫写的小说《白菜汤》中有这样一个情节:一位地主太太去探望刚死了儿子的农家寡妇,太太进门看到这位妇人正在平静地一勺一勺喝着白菜汤。

地主太太觉得很不可思议:“她的心肠真是硬啊,这种时候居然还能够吃东西!几年前,我9岁女儿死了,我悲痛欲绝,差点死掉。然而这个女人却在喝她的白菜汤。”

地主太太最后忍不住问这位妇人:“难道你不喜欢你儿子吗?你怎么还有这样好的胃口?你怎么还能够喝这白菜汤?”

妇人眼泪顿时夺眶而出:“儿子死了,我的心被挖走了,我的日子自然也是完了,然而汤是不应该糟蹋的,这里面放有盐呢!”

这篇《白菜汤》,将贫穷对人的影响展现得淋漓尽致,很多时候我们会像文中的地主太太一样,无法去理解那些与自己的生活差别很大的人和事,正如一直出现的网络暴力,甚至很多人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就随意攻击、谩骂他人,却不曾思考过自己的随意评判给他人带来了怎样的伤害。

郭敬明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你可以永远不喜欢你不喜欢的东西,但请允许他的存在,你也可以一直讨厌你讨厌的东西,但不要阻止别人的喜欢。”那些我们看不惯的人和事,并不一定是对方有多奇葩、怪异,很大程度上是我们的过往经历限定了我们的想象力。

然后想起电影《1942》中一段徐帆的表演。

这段戏是当年拍《一九四二》的时候,冯小刚对徐帆的一段戏的表演做出要求,徐帆有不同理解,两人为了一场戏,徐帆当场开骂,直呼恶心!冯小刚在一次访谈节目里提到了这段故事。

当时是拍摄徐帆为了保全孩子而将自己卖掉的戏份,拍完一条后冯小刚总觉得差点意思,就对徐帆说:“你这个情绪好像得克制克制,冷静住自己情绪,这样给人的感觉才会更煽情,才能彰显出这个大环境的“恶劣”。”

可徐帆却说:“我没有办法克制,我是一个母亲,我要把自己卖了,从此以后我们母子分离,换做任何一个母亲都不可能冷静,你一直在强调电影的真实性,可你告诉我任何一位母亲遇到这种事情,会不会无动于衷,会不会这么冷静麻木的告别?”

“这个角色不是属于农村妇女的,而是你导演的!”

也许在徐帆的心中,对于一些拍摄手法,刻意的煽情或者留白,是一种非常贬义的做法,所以才会非常反感冯导的做法,因此最后徐帆也对冯导说:

“别人我管不了,但现在你要搞这种东西,我就觉得你特恶心、做作,你被别人绑架了看法!”

其实在一这段,个人还是感觉不要“太用力”,因为在那个环境下,人已经被折磨的“筋疲力尽”了,反而太用力的话,则会更夸张,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其实在《唐山大地震》中面对女儿的那段声嘶力竭的反应,在当时也是引起了很多人的讨论。也许在很多人的心里,平实的表演,往往优于过大的张力。

徐帆还是把自己个人的意识和理解表现在了人物塑造上,带入了自己对身为母亲的情感和人生经历的经验。但演员的富贵生活,跟人物的底层生活具有巨大的鸿沟,犯了“何不食肉糜”的错误。

但《1942》讲述的是大饥荒逃难的悲剧故事,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个人如此渺小,即便张国立饰演的富人东家,在逃难之路也需要调整心态接受残酷的现实,认识到自己跟其他逃难的穷人没有任何区别,需要为了一口吃的拼尽全力,道德廉耻在基本生存需要的争夺面前,不堪一击。在那种极端条件下,为了生存下去,必须适应环境而改变自己,否则就会直接面临死亡。

所以《1942》里的徐帆那场戏,冯小刚说要更克制的理解是更接近社会现实的,就像屠格涅夫在《白菜汤》里对穷人丧子之后表现的十分冷漠的描写,克制一些才更高级,也是对人性和社会更真实和更有深度的理解。

还有一段作家对华沙当年苦难描写。也是极度苦难之下,表现人们对情感的麻木。甚至于母亲对为了食物可以使子女丧命的行为也十分冷漠。极端条件下,无比绝望之下,情感被封闭,剩下的只是为了生存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不近人情,没有情感或感性,只剩下谋求生存的超理性。

一位描写华沙犹太区生活的散文家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由于饥饿和绝望,一个六个孩子的母亲为了获得食物,把孩子一个个送出贫民窟,让其偷偷地把食物带回贫民窟。这位散文家写道:这位母亲把钱塞进第一个10-12岁的孩子手里,然后把孩子从铁丝网里推出去。这个小孩刚一出现,就立即被纳粹开枪打死。母亲没有浪费一分钟,也没有流一滴眼泪,从死去孩子的手里抢过钱,递给第二个孩子。第二个孩子被推出去时也被立即射杀。这位母亲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她从死去的第二个孩子手中夺过钱塞给第三个孩子(三个都是女孩),并说道:“在家里我还有三张嘴要喂。”第三个孩子成功地爬了过去,并把食物偷运回家,给了全家活下去的希望。这位母亲就在同一天也成了受害者,她在钻出铁丝网时被射杀。留下的14岁的最大女孩,承担起抚养剩下孩子们的责任。她继续重复着母亲的动作。这位母亲和她的孩子们的故事在随时都有可能死亡的华沙犹太人贫民窟司空见惯。

著名作家赛珍珠的《大地》曾被拍摄成电影,摄制组租了一大块土地搭建了一个非常真实的中国农村,盖了房种了地挖了井买了牛,甚至还建了一段长城。尤其是女主角的表演非常逼真,除了一张脸很外国,一举一动都很像那个时代的中国农村妇女。这部小说里一个非常深刻的侧面是,当一个人极度贫困到在生死线边缘挣扎,他们是没有任何尊严可言的。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