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最后一课》的八卦:阿尔萨斯-洛林地区究竟归属谁?

之前看了一本书叫《历史的温度》,中间一节讲到一篇我们熟悉的课文《最后一课》的八卦。

文章中提到:阿尔萨斯-洛林究竟归属谁?那里的人究竟更认同谁?这固然是一个值得客观研究的问题,但从文学的角度出发,《最后一课》为什么能打动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

阿尔萨斯-洛林地区,在17世纪以前是神圣罗马帝国的领土。1618年开始,衰落了的神圣罗马帝国陷入内战,长达三十年,史称“三十年战争”。这期间法国崛起。

1688年法国在路易十四的统治下,作为当时欧洲最强国,又和神圣罗马帝国、英国、荷兰打了一架,一打就是九年,史称“九年战争”。1697年,法国与“反法同盟”签订了《里斯维克和约》,宣告战争结束——作为结果,法国吞并了整个阿尔萨斯。

又经过了69年,1766年,法国经过了一系列战争和交换,终于在路易十五时期,完全吞并了洛林。至此,阿尔萨斯-洛林开始被法国收入囊中。把这个地区官方语言改成法语,但执行不严格,还是很多地区说德语。

从神圣罗马帝国分裂出的德意志各个联邦里,普鲁士崛起了。普鲁士虽然也惦记阿尔萨斯-洛林地区,但是当时法国皇帝是牛人拿破仑,普鲁士打不过法国,吃了败仗。

直到64年后,普鲁士出现一个牛人俾斯麦,同时,法国波旁王朝衰落了,陷入法国大革命的动荡中。普鲁士有机可乘,开始进攻阿尔萨斯-洛林地区,爆发普法战争,就是法国作家都德的《最后一课》的写作背景。

普法战争中,先打阿尔萨斯-洛林地区的是邻居普鲁士和奥地利组成的普奥联军,虽然普奥联军都说德语,但阿尔萨斯-洛林地区本地人觉得这是侵略,所以激烈抵抗,很多战斗极为激烈或惨烈。最后普法战争结束时,普鲁士也没得到完整的阿尔萨斯地区,但占了大半。

一战时,英法联军险胜,法国马上把这一地区要回来了。但二战时期德国绕过马其顿防线,法国大败,阿尔萨斯-洛林地区又归了德国。等到二战德国投降,法国又把这块地方要回来了。

总体来说,虽然这一地区说德语的人很多,但也说法语,因为法国大革命的思想启蒙,平民有了晋升的机会,法国军中重用了很多阿尔萨斯将领,所以当地人对法国更认可一些。

更厉害的是,法国国歌马赛曲居然也来源于阿尔萨斯的军歌。

在战争期间,一首叫《莱茵军团军歌》的歌曲诞生在了阿尔萨斯首府斯特拉斯堡。在这首战歌的歌词里,参加保卫战的人民都是“祖国的孩子”,他们要共同抵抗“欧洲的暴君和佣兵”。这首诞生于阿尔萨斯的军歌,后来就成为法国国歌《马赛曲》。
1792年9月,法国革命军取得“瓦尔密大捷”,击溃了普奥联军,而这场战役的法军将领,就是阿尔萨斯人凯勒曼。
为什么阿尔萨斯——洛林的人民对法国大革命如此认同?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法国大革命打破了旧的封建社会的阶层,让高级军职不再由贵族垄断,让无数阿尔萨斯——洛林的平民有了晋升的机会,他们从心底里开始认同法国。

书中还讲到:

如今的质疑者对这篇课文提出疑问:首先,阿尔萨斯-洛林本来就不是法国的,也是抢来的;其次,阿尔萨斯-洛林地区的人,明明是说德语的居多。
作家阎京生在《最后一课骗了你》一文中指出:“按照1900年的调查,在阿尔萨斯-洛林地区,以德语为母语者占总人口的86.8%。其中阿尔萨斯地区绝大部分人口使用阿尔萨斯语(高地德语的分支),洛林地区则使用摩泽尔语(中部德语的分支)。以法语为母语者仅占该地区人口的11.5%。”
按照阎京生文中的说法,当时的情况正好相反:不是德国禁止教法语而强制推行德语,而是法国在统治期间,禁止教阿尔萨斯语,强行把法语作为唯一语言。

当时看了这本书的这段历史十分感慨,写了一段书批:

领土争议的太久,文化的影响实在太大。难怪香港澳门要如约赶紧收回来,台湾年年争时时提,维护领土完整这个正当的理由原来有很多道道。自己门口的肥地不能成为飞地,一旦家门口被安插了一颗硬钉子不仅成为摄像头时时窥视自家,当地人口都会被时间和经济文化诱惑(最后一课的洛林人就是被政治经济加文化诱惑)转化成“叛徒”(时间更久就是外国人了)。

外东北和外蒙古的历史也是复杂的争夺与纠结史。

之前看过风吹江南公众号写的一篇俄罗斯文章,讲中国北部跟俄罗斯接壤的俄罗斯远东地区东南部,那里的俄罗斯农民极为贫穷,生产力和生产资料都不足,生产工具也极为落后,气候极为寒冷又人口稀少,农民缺衣少穿,大冬天买不起棉鞋有的居然还穿凉鞋(这穷到什么份上了)。

由于俄罗斯东南部气候实在寒冷,夜里外面冻死人,所以这么穷也无法做乞丐,俄罗斯吏治腐败,铁路落后,政府中央对基层的控制能力有限,管理真空,俄罗斯平民还要受当地地头蛇官员鱼肉。因此土地很多是由中国东北甚至山东人(善于种地)过去租地耕种。很多俄罗斯城村镇的人口里,中国侨民的人口比俄罗斯自己的人口也多。

俄罗斯租地虽然有年限,但到期可以续期,这跟永久租也没什么区别,而且神奇的一点是,中国人租地种后挣钱都寄回老家,并不为在俄罗斯永久居留,这一茬农民不种回家了,会把地转租给下一波中国人继续种,种地也是技术活,中国人种地技术高、机器化程度也强,产量也高,导致本土俄罗斯农民更难存活(买不起好种子、租不起农具、种的粮食产量质量都没有竞争力),但凡有点能力的俄罗斯人渐渐都移民到俄罗斯靠近欧洲的那部分发达的地区,留下来的俄罗斯人更穷人更少,有的村镇住的几乎都是中国人。时间久了,这片广袤的土地,地图上属于俄罗斯,实际情形来看,早已全是中国人了。

这么回想,当初的那届政府确定了中俄的争议国境线被骂的狗血淋头,但这样的土地就算确定了国境线是他们的,也是实际被我国控制,确定国境线利于减少两国摩擦,减少树敌,能把精力集中在国内更重要的经济建设上,如果当年坚持争领土,打个没完,就算争下来一部分,该地区实际人口和地情的结果和现在的也不一定有很大区别(俄罗斯人少地多又穷难以统治经营)。

综合考虑之下,敢做种决策,背着历史和人民的骂名,那届政府也是很厉害了。现在看来,他们是在艰难的选择里做了相对正确的事,尽管道德和历史文化方面倍受攻击。

更重要的是,这些年普京执政,振兴俄罗斯的基本国策是石油换美元,优先发展西部靠莫斯科和欧洲那部分的领土的经济建设,导致俄罗斯中部广大地情条件极差的艰苦地方无人居住,成了无人区,中部和东部的俄罗斯铁路系统日益衰败无钱养护,速度降的越来越快,设备越来越老,还远不如东北的绿皮火车。东部的省份跟西部中央越来越脱节,这种国情已经很难扭转。假如一旦发生战争,别说军队物资短期过不来,就算过来黄花菜也凉了。

对比我国前些年轰轰烈烈的高铁建设,虽然花了巨资,助长了贪腐,但这张贯穿全国的快速铁路网已经建成,运输成本大为降低,效率大为提高,和平时代利于经济发展(有路就富,商品和人口交换效率大大提高,利于地区间分工合作)战时利于物资和兵力的调度和补给,民族也融合(少数民族生活汉化,大为减少从文化传统到居民摩擦的民族矛盾),这种国策在改革开放六十年以来,一直坚持贯彻,才有现在的富强。想想看,美国从当年定义假想敌到今天贸易战,可能也是坐不住了。

看了前面一篇讲我党当年遍布国民党内部的卧底,这种渗透力之强,几乎融入他们的血液让他们透明,这种看家本事,也融入了美国和欧洲,经过几十年的潜伏,美国内部也布满了安插和策反的“中美友好人士”,就连次信贷危机,也是你中有我,当时的财长是原高盛CEO保尔森,高盛在中国期间被渗透(类似尼克松解冻中美关系),后来中国持有巨额美国国债,当年帮助美国渡过次信贷危机,中国坚持没有抛售也承受了巨大的损失,这个美国估计也是同意了其他不敢上桌面的条件,这么大的忙是不可能白帮的(至少换来08-18十年不敢太动粗的时间)。想想看,特朗普上台后重启贸易战,之所以是这个时间点,没准也是因为前面的什么到期了,实在不能再坐等对手继续壮大了。

跑题跑了好远,胡适之所以翻译并传播这篇作品,在当初的中国选择性宣传《最后一课》,一方面是当年中国领土遭遇外敌侵略割占,民族情绪和文化武器可以鼓舞全国人民的士气,哀兵必胜(学生及党员为代表唤醒反抗精神和凝聚反抗力量),也是民族英雄。假设没有这些手无寸铁但心中有剑的人们,可能历史就要改写,现在的中国可能会变成新的五代十国南北朝,没有凝聚力,多重外语并存(巴别通天塔),长期分裂内斗的状况可能类似于现在的中亚西亚和中东(贫富分化、民族对立、武装内耗、经济落后、文化断层)。
——————
天地争鸿:从1688年到1871年,长达183年的时间,也是当地人对法国认同的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所以,台湾必须及早收回。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