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他们的存在,你才无法完全自主的处置自己的处女膜

烧伤超人写了一篇文章《因为他们的存在,你才无法完全自主的处置自己的处女膜》,提起最近一条特别热门的新闻。

这两天,一个女博主讲述自己看病经历的微博火了,截止到10.8早上,这个微博已经超过十万转发,阅读量估计早已经破千万了。

这位年轻的女博主被确诊子宫内膜息肉,需要做一个简单的小手术切除。但是,为了做这个简单的小手术,她先后经出入3家医院,换了5个医生,经历了诸多周折。

这一切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处女膜。

当地医生建议她去上级医院,采用特种细宫腔镜进行手术,以免破坏处女膜。患者到上级医院后得知,普通手术会破坏处女膜,但只要150元;特种细宫腔镜手术需要1万元,而且自费。这位女患者属于很开明那种,觉得处女膜不值这么多钱,决定还是回原来医院做普通手术。

结果,手术前,医生多次劝阻,让她重新考虑。在患者明确表明态度坚持要求手术的情况下,要求她父母亲自来签字。最后签字同意书上还特意加了一句:“我已知晓风险,已征得我父母/老公/男朋友同意,决定手术。”

最后上了手术台,这个手术只用了几分钟就完成了。

这位患者非常郁闷:为什么这么一个简单的手术要折腾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作为一个有完全行为能力的成年人,自己的身体自己不能做主?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法律关系的“男朋友”,有什么权利参与决定自己对处女膜的处置?为什么身为女性,自己竟然没有对自己处女膜的决定权?

阿宝的身份是医生,所以站在医学伦理,医患纠纷和社会规则的角度考虑这个问题,他的结论大约是无良媒体、医闹等裹挟医院和医生,导致女性没有对自己身体的医疗处置权。

新闻中隐约提到,事主女患者大约是个不婚主义者或拉拉,她有可能以后也不会有男朋友,但当她生病时,父母、丈夫、男朋友都会行使对她的医疗处置权,但她自己并没有决定权。

这种问题的出现是一个典型的社会学样本,涉及伦理、道德、文化和法律,处女膜的问题对于女性有道德约束或影响,旧文化伦理尚未完全消失,女性有很多时候会受其束缚和攻击。

但阿宝的观点虽然冷静克制,但还是有自身立场的局限。

让父母、配偶甚至情侣签字,这种制度的起源最初是为了最大程度保证患者利益,家人的利益共同体更紧密,不能轻易放弃。假如患者进了一家莆田医院,不需要亲属签字就做了手术,因此致伤致残,家人以没有彻底告知风险并授权为由维权时,如果医院和医生有豁免权,这事对患者的健康伤害会是巨大的。法律和制度的约定和形成,有很多复杂的影响因素,如果考虑片面,将引发更多社会矛盾和悲剧,但正因为复杂,所以很难有真正完美和全面的制度,往往需要时间和案例的打磨,整个社会的讨论和监督,才能慢慢改变或形成。

法律和制度任何一点微小的进步可能都有无数血泪的代价。看了金斯伯格大法官的电影,这一点感受特别深。历史不是一直进步的,在很多情况下经常倒退,这种例子极其常见。有个英剧《法律与秩序》,之所以多年高分,实在是剧中力透纸背的很多故事不仅来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还有很多深刻的思考和启发。

美国没有处女膜的伦理问题,但是生育自由比国内更差,受文化传统的约束及宗教影响,甚至影响法律形成倒退。这两年美国有些州废除了堕胎合法化的法律,因此《使女的故事》这类美剧应运而生。《美丽新世界》里的人类社会等级分明,不允许恋爱,只允许交配,繁殖也要接受宗教机构统一安排,不允许自由婚恋,更不允许跨阶级和种族的婚育。

我们古代社会的人生哲学常常感慨人生苦,找出当年他们的思考和智慧,细细品味一下,的确真的如此。

上次陪小高和小胡去医院查近视,有个男患者跟医生大发雷霆,因为做了很多检查,医生沟通的话不多,也没达到他的预期,他很生气和焦虑跟医生吵起来了,最后撕掉了检测报告扔了一桌子。医生很委屈。当时大家看着不知道要怎么办。

后来回来想起一个事情,有个男子腹痛去医院看病挂不上号,只能挂了一个接近但不太对症的内科科室,接诊医生一看不对症,正想建议他挂胃肠有关科室,患者跟医生求助说实在病情严重请帮帮忙,医生看患者不像撒谎而且的确很痛苦,就开了检查单让患者去做两个不太相关的检查,因为病情紧急没有时间解释,好在患者家属很配合去做了。检测结果证明的确不是那两种疾病,根据排除法,因此医生果断判断应该是中毒,赶紧送去急诊科室对症抢救,果然患者病程迅速十分凶险,由于治疗及时,患者很快转危为安,如果这个医生转诊没接,患者可能很快就病危甚至死亡。

事后回溯病历发现,患者职业是程序员,工作较忙,不在外面就餐,但是前一日叫了外卖是烧烤,大约烧烤的肉里有鼠猫狗等动物肉,其中动物因鼠药中毒而死,因此患者使用后二次中毒。幸亏接诊医生使用排除法,不然去胃肠科的常规检测也难以确诊,也会耽误治疗时间。

所以医学科学很难,医生们作为专业人士饱读医书,现代医学尚有极高的误诊率,普通患者缺少医学常识,错误的理解和认识,加上当局者迷,容易引发很多问题和冲突。

如果换作其他行业,可能比医学更难,但人们往往不这么钻牛角尖,因为那些往往不关生死,解决不了也可以慢慢来。医学有关生死,大家要求极高,所以必须有极高的专业水平和道德水平才能从事,往往还需要更高的视野和格局。

处女膜和医疗处置权是两个问题,但涉及女性婚育伦理,社会习俗对女性的制约不是医生医院能解决的问题,所以现在引发社会大讨论挺好的,发现问题并充分讨论,就会离正确的解决办法更近一些。社会进步,都是这样艰难的推进的。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