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江南与索罗斯的名言

在找风吹江南的一篇文章讲远东地区的情况文章里写过远东有非常多的中国人,标题好像叫什么失落的熊掌。

然后看到另一篇文章《江南愤青:在高金年会上的演讲摘要》,也讲投资,这是2016年的演讲,里面说一些话挺好:

经济学理论成立的有一个很重要前提是,投资者的行为都是理性的,可现实中的投资者并非如此,他们的行为往往是非理性的,现实中的经济行为也不会完全按照书本上的规律发展。

我去年走了二十几个国家,当时是通过看携程打分选择的酒店,实际发现打分高的酒店都很一般。后来才想明白,用携程的那些群体可能预期普遍较低,所以他们标准就会相应降低。这让我觉得如果我被固化在某一个阶层或圈子里,很容易丧失比较客观和现实的判断力。

以前,媒体可以主导舆论,让社会各个阶层只能看到他们想给看到的东西。而互联网的发展令昔日的无冕之王失去了权威性,任何草根都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社会的价值观变得多元化。

十年前奥巴马竞选时,媒体说什么就是什么,想怎么包装他就怎么包装他,只要他们喜欢奥巴马,舆论是非常容易被操控的。而现在不是了,这次川普获胜,就是因为媒体已经不能再一边倒地控制舆论了,大众可以通过各种渠道获得信息。

以前只有精英才拥有话语权,现在草根在数量上拥有巨大的优势,所以英国脱欧了,川普上台了。

看上去是黑天鹅,其实只是精英们的黑天鹅而已,因为他们发现事物没有按照他们设想的步伐前进,出现了很多并不按照规则出牌的人。这些并不是真正意义的黑天鹅。

我有时候也在想希拉里提出了移民政策为什么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后来得出结论就是,精英们固守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并没有去走入别的阶层去考虑别人的想法。从而忽略了不同阶层的人性因素。事实上,移民们好不容易来到美国,他们可不希望别人比自己来得更容易。任何时代其实讲爱与和平是很奢侈的,大部分人性还是处于贪婪的层面上,尤其底层。

……

索罗斯曾说过一句名言:“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故事。要想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

……

我上次在日本呆了一段时间写了一段话,我感觉我在日本身上看到了全球目前面临问题的症结: 任何一个社会发展到最后必然面临一个压根无法解决的难题,就是中产阶级庞大以后对物质需求的不断提升和对自由的无边际追求。

事实上全球都承载不了一个庞大的中产群体,因为社会资源是有限的,怎么可能支撑的了呢?同样,社会管理也是有成本的,自由也必然是有限度的,不可能没有边际的延伸,最终就会碰到瓶颈无法突破,社会就停滞,矛盾就会激发。

这个时候,不管政府还是民众是否愿意,都会出现一个情况就是中产返贫,无非就是主动和被动的问题,过程是渐进式的还是断崖式的问题,这个问题很复杂。很多国家其实采取政府主导的渐进式方式,利伯曼的书说工业革命之后的英国就是一个不断消灭和培养中产的过程,当把中产阶级都搞得没钱了,他们就又开始积极发展。

我感觉现在也真有点像,消灭中产第一个手段是加税,第二是通货膨胀,第三是给你机会,让你觉得哪里都有钱赚,结果发现到处都是坑,其实,我可以看见未来几年一定是违约的开始,大量违约的背后,都是一批又一批中产的倒下。

所以,我个人感觉未来放在中产面前最大的问题不是如何赚钱,而是如何保护好你手里的钱的问题,如何让你在未来收割中产的过程中能活下来的问题,这个时候,我的建议是一定要保护好你的流动性,等别人都倒下了再去找机会,绝对比现在就到处去找机会活得更好。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