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驿站与华尔街的“战争”及建行原董事长与当代房谋杜断

看到美股在游戏驿站的逼空大战,原来做空势力之一就是电影《大空头》的主角。都说商场如战争,有些人不爱听这句,但实际上如此野性和狼性的搏击,跟战争中的残酷也没什么区别,只不过看不见硝烟。商场斗争基本围绕成本和收益展开,巴菲特用长期大量成本低的资金做投资,索罗斯基于宏观经济与国际贸易的深入研究,力量强大到对其他国家财政的控制和影响。

《大空头》基于真实事件改编,在某种程度上就相当于次信贷危机版华尔街之狼。而游戏驿站事件,相当于2021版华尔街之狼。

游戏驿站这次风波,也是一场围剿与反围剿,有点像长征那个年代。有限的生命力带来巨大逆转。真是:野火吹不尽,春风吹又生。

治理中国这样幅员辽阔的国家,顶层领导者可并非早年民间大爷骂政府说的那么蠢货。几任副国级领导人都是资深的搞经济建设和金融市场的顶级专家。比如美国当年次信贷危机时,中国当时主政经济的是王山支山,美国财长鲍尔默走投无路打电话给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中国的支持是美国能迅速走出危机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时美国次信贷危机之严重到,鲍尔默写书记录此事的标题就是《峭壁边缘》,其中专门感谢了中方领导人。

当时中国也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牺牲,当年中美关系不错经历两任政府,跟这个也有重大关系,毕竟说难听点就是“救命恩人”,那段算是蜜月期的顶峰。

不过当时中国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也不的不付,因为持有天量美国国债,是当时美债最大的债权人国家,次信贷危机发生,美国相当于绑架了所有国家,“挟美元以令诸侯”。好在没有鱼死网破,靠的不是众志成城,而是利益捆绑。

大部分民间百姓记得山支山,是因为他前几年做过中央纪委书记和副总理,主抓吏治。现在是副主席了,民间对这个名字的印象淡了。但实际上,他一直是学历史出身,一直抓经济工作,做过央行副行长,以及建行行长。然后升任广东省长、海南书记、北京代市长和副书记,然后才是国级领导人。

难怪之前参加中国金融博物馆一次讲座,嘉宾是建行原董事长王洪章,王董非常内敛严谨,倒是作为另一位辅助嘉宾说出山支山是一直跟习大大在陕北下乡的历史,王洪章接了山支山在建行的班,不负嘱托,发扬光大,在任期内把建行建设成仅次于中国工商银行的超级大行,应该可以算是达到一个阶段的顶峰,建行各方面治理水平很高,甚至超过宇宙第一大行工行。包括建行率先意识到互联网化对金融银行业的重大影响,精简银行网点并业务转型,加强手机银行的建设。当年我还好奇提了个莽撞的问题,就是建行手机银行的app设计跟支付宝极其相似,水平很高,不像传统银行的产品部门的水平,因为非常果断和干净,效率很高,我问王董是不是找了支付宝的外援。王董非常巧妙的回答了问题,但是不正面。当时对此事印象深刻,估计可能他也有印象。当时讲座之后没多久,看到通稿是王董退下来了。功德圆满。

查了一下,这是2017年的讲座,当时写了一篇日志《建行转型与人工智能》。

当时日志里记录:建行转型的案例都写进哈佛的案例了。建行是最早实现MBS资产证券化的商业大行,非常厉害。王洪章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之前好像叫辽宁什么财专,金融博物馆的王巍馆长也是这里毕业的,基建专业,他们都是78年恢复高考的第一代大学生。

金融博物馆王巍是中国顶级并购专家,他们都是这个时代可以称为银行家的大手。当时来参加讲座的另外两个嘉宾也是牛人,一个好像是德银还是哪里的中国高层,说话特别欢脱,他们私交不错,应该非常熟悉。貌似德银or哪里外资银行驻中高管说出王洪章的建行嫡系的身份。山支山是习大大的嫡系,所以都是铁杆部队的王牌军,肯定不同凡响。

有点像李世民时期的房谋杜断,都是左右手。

才想起四年前那个晚上赶去参加这个讲座,在公交车上跟一个同参加讲座的背财新包的大哥聊这事,然后下车居然还像老干部体验握了手。哈哈,惺惺相惜,英雄所见略同。

附早上看到的这篇文章:

六爷才旦:华尔街赚钱的两个秘密

今天早上看新闻,看看美股那边在游戏驿站上逼空情况咋样了,然后就看到了三条新闻,第一个是昨天游戏驿站的股票下跌了31%,第二个是交易平台把游戏驿站的买入限制放开了,以前是最多只能买一股,现在放开到20股。第三个是游戏驿站上的卖空仓位与流通盘的比例,从最高的140%,已经降到了39%。

把三个新闻连起来一看,就感觉逻辑很连贯了,空头已经在平台限制交易的掩护下,大幅减仓,算是成功的逃出升天了。这一次针对GME上的空头逼仓,到这里基本上要告一段落,做过期货的都知道,穷寇莫追,打到这里再往上逼就是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了。

当然这个事还没完,接下来最可能发生的事,会反过来,变成空逼多,毕竟现在GME的股价还有200多,这对于一个垃圾股来说,简直是天价,由于空头现在把仓位降下来了,实际变得很主动了,现在危险的是那些还在激情中死也不卖的散户。

这个事情闹得轰轰烈烈的,没想到空头居然还是躲过一劫,这里面可以看到美国华尔街的机构到底是靠什么在赚钱?我觉得主要就是靠两点,对外是利用资金优势,对内就是规则解释权。

比如股神巴菲特,别看巴菲特自己把价值投资说得天花乱坠,但是他很少说说他最主要的优势到底是什么,他背靠保险公司有长期,大量,低成本的资金,这是他投资的基础。

过去华尔街的对冲基金在国际上也是四处出击,以索罗斯为首,经常攻击那些金融系统比较脆弱的国家,比较出名的有东南亚金融危机,有狙击英镑,这些主动进攻能成功,里面有个核心因素,就是资金优势,他们发起进攻都是以美元为基础,小国家的外汇储备比较有限,而他们可以从美国国内调动成千上万亿的美元。

真正的交易,资金优势可以大力出奇迹,这是交易规则里限制持仓的主要原因,但是规避的方式也很多,不管如何,利用资金优势大鱼吃小鱼,这是控制价格,操纵市场的最核心的因素。

除了资金优势,另一个赚钱的核心原因,是利用内幕出老千,这是一种对规则的利用。过去美国的对冲基金在俄罗斯吃过亏,因为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拥有规则解释权,管你怎么搞,最后直接说你违规把你没收,那你再有资金优势也是枉然。

但在美国国内自己的地盘上,那就不一样了,规则的制定和解释都在自己人手里,比如这次事件的核心,很可能涉及到交易平台罗宾汉,散户们在这个平台上的交易数据,他是一清二楚,有很大的嫌疑他把这些数据共享给了华尔街的机构大客户。

过去有个说法,美国没有散户,这是有点夸张,但美国确实散户不多,为什么不多,据说是被专业的机构投资者取代了,我想与其说是被取代了,可能是被机构利用两大优势消灭了更确切。

那华尔街的机构吃啥呢?美国不是有全球最大的资本市场吗,那就专门吃外国的投资者呗,比如原油宝这样的冤大头,论资金你优势不如人家,论规则他可以联合交易所临时改规则,就这你还咋跟他玩,所以原油量身定制给你搞了个匪夷所思的负价格,简直是吃人不吐骨头。

专业机构设计产品的时候,一般会务求复杂,把投资者绕到云里雾里,其实真正赚钱的核心绕来绕去无外乎就这两点,利用资金优势大鱼吃小鱼,以及利用规则和内幕出老千。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