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季陶与《日本论》

南阁水哥写了一个微头条:

日本为什么要侵略中国?这个问题在每个中国人心中都会有不同的答案。
而戴季陶写了一本《日本论》,用当时人的视角解释了日本的过去和未来。在他看来,日本必然对中国下手,这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首先从日本的历史入手。从丰臣秀吉到明治初期的征韩论,从甲午海战到日俄战争,最后到一战之后的出兵青岛和西伯利亚,无一例外的日本通过战争手段将过去的民族主义变成国家主义,最终变成帝国主义。而中国永远是日本需要翻越的大山。只要中国虚弱,日本就会侵门踏户。

第二,日本民族的目的,不仅在统一民族,而在征服四围的民族建设大帝国。他们心目中的“神”,就是世界全体的意识,而“神皇”的思想,就是统治世界的意识,这种具有扩张意识的神权思想也促使狭隘的岛国必要扩张来保证民族的存续。

第三,就是文化的此消彼长。相对于灿烂文明的中国来说,日本的文明开化时间相对较短,所以在大多数时间里都是臣服于中央上国,可是中国民族如不衰败,日本何敢起侵略中国的野心?蒙古灭宋,这是刺激丰臣秀吉的最大事实。满洲灭明,英法侵略中国,两次订盟城下,是引起西乡隆盛等的野心最大的事实。
第四、日本开国进取的方针,不只是北进的、南进的策略,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趋势。在幕末时代,压迫日本的外国势力有两个,一个是从北方来的俄国,一个是从南方来的英美诸国。既然俄国的军事实力和日本等量齐观,无法实现吞并,而中国的军事实力太弱就成为了最终的选择。
另外在日本的海洋政策上也遇到了美国的阻拦,无法在太平洋称雄,只有击溃中国,获得资源才有继续南下的可能。
所以戴季陶在《日本论》中就明言,
他看到,日本直到现代还没有完全脱离君主神权的迷信,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后来发生的一切,完全证实了戴季陶的判断;

另一方面,正是这种神权迷信,构成日本人“自信心”与“信仰力”的核心,在鼓励全民团结一致、奋发进取上,起着任何东西都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为日本在国际生存竞技场上争得一个优先的位置。
而中国正岌岌可危。
事实也是如此,但是戴季陶并没有想到,坚韧的中国人还是最终打败了日本。

@南阁水哥 说,戴季陶幻想的“三民主义”并没有挽救中国,反而是马列主义成为了中国自救的方程式。作为最早研究共产主义的理论家,没能等到新中国的建立,也是一大遗憾。

当年那个年代可以写入历史的名人,往往都有很高的学识、人文素养、专业精神及国际视野。

当年看《大商人》这本书,非常感慨那个乱世,有无数英雄豪杰,读书得间,就像他们从字里行间中活出纸面,非常真实。

当年看中日合拍的《最后的皇弟,流转的王妃》,常盘贵子主演,听叶加濑太郎的原声音乐,就像穿越回历史长河中,如洪流之中第一片飘在波涛中的树叶,连舟都不是,就这个感觉。

看了一些高质量的中日合拍文艺作品,书或影像,深深地感慨,一直有很多明白人。他们忧国忧民,他们目光远大,他们心胸宽广,他们是了不起的人。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