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商业评论》的外国创新开始学习中国

看到北京周报发布的微头条:

【《哈佛商业评论》推翻了自己十年前的论断:从”中国不会在创新上超过美国”到”西方正在抄袭中国”】十年前:哈佛商学院的著名管理学刊物《哈佛商业评论》发表文章:中国不会在创新上超越美国;2016年文章:三大优势确保中国创新力突飞猛进;2018年文章:中国创新力量的崛起。今年四月份最新评论:西方正在抄袭中国(The West is copying the copycat. )西方曾经给中国科技贴上“山寨”“抄袭”“盗版”等标签,但2020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表公报称,2019年中国已经成为国际专利申请量最多的国家。中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知识产权战略取得明显成效。2017年8月《华尔街日报》刊登一篇题目为《现在,轮到硅谷“山寨”中国企业了》(U.S Tech Companies Now Copycats of Chinese Peers)的报道。今年4月,《哈佛商业评论》发布视频称,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正在对标阿里淘宝,借鉴双十一的营销策略;脸书也在学习微信大力开发支付功能。”西方国家科技界最优秀最聪明的人,已经在向中国学习。”(The best and brightest in U.S. and Western tech are already learning from China. )

实际上从2012年微信、美团、头条、滴滴开始爆发式发展以后,中国互联网公司已经开始走向自主发展的道路,很多公司的优秀产品是在自我摸索中不断创新,而不是完全照抄欧美新产品。

中国市场巨大,欧美很多优秀的产品没有足够的市场所以只能小而美。就像滴滴早期是照抄Uber的产品逻辑和商业模式,但很快走起了自己的路,加上强大的市场需求推动着它依据本土化市场需求和特点进行创新和快速发展,有些事情Uber这种“先驱”注定只能成为开先河者,而不能成为时代巨头。

就像马拉松的第一名,往往不是全程一直领先的那个人。第一名往往一直跟随在第一梯队,赛事中一直领跑的那个人,经常连前三名都拿不到,这也是根据赛事战术有关。

不过各大学校最优秀的人才,往往只有他们才能考上最优秀的顶级学府,这件事也是真的。有时一家中学只考出一个清北或哈佛剑桥,一直拔尖,才能最终走到最顶尖的位置,都是在不同的升学阶段慢慢拉开差距的,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拔尖也非常重要。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