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极大的原子弹应用于水利工程

看到一个脑洞极大的材料。六十年代苏联用原子弹炸出一个大坑做水库,解决几十万人的饮用水问题。不过这个材料是真的吗?用什么样的工程计算,能把原子弹炸出大坑的放射性消减到不污染水的水平?
不过当年牟其中成为首富以后也想搞科技农业,把喜马拉雅山炸个隧道,把印度的季风引入青藏高原,把荒漠变耕田。不过牟其中脑洞太大,能力太强,资金太足,谁都拦不住他,结果最后找到理由抓起来坐牢了。不然顺着隧道过来的不止是印度洋的季风,还有乱糟糟还捣乱的印度和东南亚人,西南边境就别想和平,中国就成下一个现在的印度了。喜马拉雅山和青藏高原恶劣的地理条件反而是优势和屏障,保护一方国土安全,如果国界之间如履平地,分分钟就得掐起来,没有和平就无法稳定建设,光忙活平乱、不用干别的了。

1965年,苏联为缓解30万人的用水困难,决定修水库,但挖坑得需要数十年,就在水利部门焦头烂额时,一个苏联人竟想出个疯狂的办法:就是用核弹炸个巨坑!
1949年,苏联成功引爆了第一颗一枚代号为“南瓜”的原子弹后,美苏从此开始了核军备的竞赛。
1950年的时候,苏联仅仅只有5颗原子弹,而美国却拥有369颗,但是到了80年代末,苏联就拥有40000多枚,而当时的美国核武器一直保持在25000枚左右。
对于众多的原子弹,苏联人自然是不想让它们一直躺在仓库里睡大觉的,所以他们经常搞各种的核试验,想让核弹发挥它的用武之处,以此来造福人类。
机会终于来了!
1965年的时候,苏联水利部门为了解决干旱地区30万人的用水问题,他们计划在塞米巴拉金斯克州地区修建一个大水库。
想法很不错,但是实施起来却困难重重,因为如果采用人工挖掘的方法,工程量太大,得需要十几年的时间。
为此苏联水利部门是想尽各种方法,但都没有找到方法来加快施工速度。
正当水利部门打算放弃的时候,一个人突来到水利部门,他说有一个安全可靠的办法,而且一个星期就可以造出来。
这个人不是别人,他是苏联核能部部长斯拉夫斯基。
当时他给出的办法就是利用核弹,在河滩上炸出一个大坑来。
当水利部门的人听到这个疯狂地想法时,差点吓晕了过去。
要知道,美国当年在日本广岛投下了一颗命名为“小男孩”的铀弹,当时整个广岛的建筑瞬间化为乌有。
20多年过去了,当地日本人仍然活在核辐射的阴影下,现在还想用核弹炸个水库,那个水库的水谁敢喝啊?
苏联核能部部长斯拉夫斯基看水利部门的人都很惊讶也不敢相信。
于是,他又拉着对方做起了可行性分析,最后还撂下话说:“这个事非常安全靠谱,如果出了问题就找我,我来负责!”
水利部长在听到斯拉夫斯基这个话后,立即表态:这个项目就这么定了,立马实施!
说干就干,他们在经过详细的勘察和精细的计算好各种数据后,在河滩上挖了一个将近200米大洞。
然后把一颗14万吨TNT当量的核弹塞进了洞里。
14万吨TNT当量有多大?要知道美国在日本广岛投下的原子弹当量才不过2万吨。
就这样,在全部人员撤离后,核能部的工作人员按下了引爆按钮。
随着一声巨响,核弹上方的土壤瞬间被抛到了近5000米的高度,形成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
等烟尘消散后,一个直径430米,深约100米的漏斗型水库形成。
对于爆炸产生的核辐射,苏联专家也通过技术手段,将核辐射浓度降到最低。
过了一夜后,爆炸地点的辐射剂量强度为每小时20到30伦琴,不久后又低至每小时20微伦以下,低于天然本底水平。
在确定安全后,苏联人对这个水库又进行了简单的修建。
然后他们开始往水库里引水,一个容纳800万吨的淡水资源的水库诞生了,没过几天,便形成了一个清澈见底的人工湖。
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不管专家们怎么向当地居民解释,他们就是不相信这个水库里的水没有核污染!
后来为了打消人们的顾虑,这个水库在投入使用前,苏联核能部部长斯拉夫斯基直接当着众人的面跳进水库游泳。
后来据资料记载,斯拉夫斯基得确没有受到辐射的影响,他非常地高寿,最后活到了93岁才去世。
这次水库项目的成功实施,给苏联打开了潘多拉宝盒,之后他们又开始疯狂搞各种工程。
像是利用原子弹开凿运河、河流改道、采矿、采油等等。
其实用核弹来搞工程,苏联并不是第一个首创,早在1950年,美国核专家认为核武器爆炸后释放的能量可以在人工无法完成的工程中派上用场。
但是对于这一观点,在当时有很多人专家反对,认为核弹爆炸后释放出的辐射无法解决,所以想利用核武器爆炸进行工程建设的思路,美国也就没有再进行深入研究。

查到资料,塞米巴拉金斯克州现在是哈萨克斯坦的东北部城市。哈萨克斯坦独立后,该市改名为塞米伊。该市附近曾是前苏联的核试验基地。
又查到一段资料:

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2007年6月21日签署了一项总统令,将世界闻名的塞米巴拉金斯克市改名为“谢梅”,总统令自签署之日起即刻生效。纳扎尔巴耶夫在解释改名的原因时指出,现有的名称“塞米巴拉金斯克”很容易引起人们对核试验场的负面联想,这会吓跑外国投资者。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场是前苏联最主要的核试验场,苏联解体后归哈萨克斯坦所有。该试验场距塞米巴拉金斯克市约150公里。1989年,苏联在该试验场进行最后一次试验时,由于核泄漏对环境造成了严重的放射性污染,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对。

所以说这里曾作为核试验场的后果是生态中会遗留大量不可逆的损害。别说用来做水库,就算土地用来养牲畜,比如牛吃草然后产的奶都会有辐射,水库真的可以么?水资源来自地下水吗?还是河流?
为了打消当地居民对新水库用水安全性的疑虑,苏联核能部部长斯拉夫斯基直接当着众人的面跳进水库游泳。后来据资料记载,斯拉夫斯基得确没有受到辐射的影响,他非常地高寿,最后活到了93岁才去世。
这次水库项目的成功实施,给苏联打开了潘多拉宝盒,之后他们又开始疯狂搞各种工程。像是利用原子弹开凿运河、河流改道、采矿、采油等等。
如果用于工程,原子弹就相当于一个超大号炸弹。如果在荒无人烟的油田河道可能还好,原子弹炸开的水库,在坑底不会留下大量的放射性物质吗?难道这个大型水库兼人工湖地区能有极强的稀释性,把放射性物质稀释到安全水平吗?怎么听起来像日本福岛把核废料投入大海更疯狂呢?
这个新闻如果是真的,这个水库现在仍在使用么?听着不怎么靠谱。

查到资料说:

我们都知道核爆炸会产生大量放射性污染,时间可能长达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那么通过核爆炸“挖”出来的水库能不能用呢?说法有两种,一种是前苏联的说法,爆炸后辐射很快降低,到50天后就降低到了安全标准,恰贡湖完成蓄水后,当时苏联的原子能部长(另一说法是中型机器制造部部长)第一个跳进湖里游泳,以证明湖水是安全的。纪录片里还说,恰贡湖的水“非常适合农田灌溉和牲畜饮用”。

另一种说法是,到现在为止,恰贡湖湖水的辐射水平仍然是饮用水的100倍以上,而且也不允许游泳。目前这个湖属于哈萨克斯坦,被称为原子湖,旅客可以去参观,但必须穿上防护服和口罩。所以这个水库究竟能不能用,现在还是一个谜。

另外,爆炸产生的放射性物质,大概有20%进入大气层,后来在日本被检测到,引发美日的强烈抗议,但后来还是不了了之。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