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上的输出则是在高楼底下挖地基。

头条上看到这一句:“文化层面上的PUA,是长线大鱼的深耕与远虑,如果说技术上是让你起高楼,那么文化上的输出则是在高楼底下挖地基。”

技术是让你起高楼,文化输出是高楼底下挖地基。

这话有点意思。

难怪从小到大必修课是英语和政治。到大学和研究生,语文和数学不是必修课了,但英语和政治仍是。持续语言的学习意味着保持向外的沟通,与最先进的知识和生产力保持交互,而政治则是涉世之根本,安身立命的基石。

@为卿画眉说三农

我在日本的一段农业研学,跟蒋方舟的经历近似,被日本PUA了?

前一阵子美女作家蒋方舟的事情被网友给扒出来,这让我想起来四年前我去日本农业研学的一段经历,两者之间有很多相似性。
2017年9月份,我受当时的黑龙江省农委(现在的农业农村厅)公派去日本新潟做农业交流一个月,这个项目在黑龙江和新潟icon(互为友好省份)进行了多年,我们是最后一批,去了我们两个人。与蒋方舟不同的是,我们去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学习日本的农业技术(日本新潟就是著名的越光米的主产区),相同的是日本会提供资金支持,共16万日元(合人民币1万元),来回的机票由国内派出部门负责。
在日本的这一个月,时间被安排得非常紧凑,前前后后接触到了包括农协、农林水产普及课等各方面的农业专家合计有六七十位,不过在周末以及日本的“红日子”我们的时间还是比较自由的,还去了东京(日本的新干线票很贵,来回合人民币1000元,来回路上大约2个多小时)。
说实话,就是因历史原因对日本有成见的人,到了日本以后也会为干净卫生的街道和井然的社会秩序所吸引,吸引人的还有能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人文素质,以及彬彬有礼的相处风格(表面上是这样的)等等。
但是《菊与刀》这本书我是看过的,因此对日本为人处世的两面性,多少有些思想准备,后来的经历也证明了日本人的这种两面性,比如醉酒后在街头大声喧嚷,甚至随地小便;一群中年专家,在交流的空挡,毫无不掩饰地谈论刚才宣传片里的女孩多么多么可爱;课堂上一本正经的专家,在居酒屋喝酒的时候,目不转睛地盯着湖南籍翻译小姑娘,生硬地炫耀他的英语;再比如,刚才还在和颜悦色交流专业问题,但是转身就会问你:中国人现在还随地吐痰吗······
但是,在工作的时间里,每个环节,他们都在向我展示他们最好的一面。比如会几次三番地问,还有什么想了解的,还有什么想学没学到的?甚至我一个不经意的问题,他们会在隔天后再托人答复我。但是在涉及到一些关键问题,却捂得很严实,比如他们做的转基因“蓝色百合”,我们不仅见不到实物,甚至连照片都不会给展示。
在交流结束的时候,负责人一再地叮嘱:等回到中国,希望你把你在日本看到的和学到的介绍给你的学生和同事。
可以确信,不管是这种叮嘱背后的用意是什么,日方对整个交流过程中,所展示给我的东西,是充满自信的。
事情并没有完。
在那次行程结束后,隔了一年零2个月的时间,新潟那边安排专家团队来黑龙江交流,一个目的地就是我们单位,那次来的人,除了一个翻译,其他人我在日本都见过,在会谈的过程中,日方负责接待我们的小林先生,在我们领导面前特别正式地问了一句,我有没有在把日本学到的和看到的分享给大家。等我们领导说我给大家做了专门汇报后,小林先生说:那我就放心了。

总结了来说,在日本确实能在技术、理念、做事态度上见识不少东西,可以确定的是,在很多方面,由于文化背景、自然环境等原因,确实对中国人充满吸引力,但这种吸引力背后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我们看到的往往都是表象。而在日本的文化里,又恰恰是善于做表面功夫(我不否认所谓“匠人精神”,但是这是另一个更有待讨论的话题)。任何一种文化都有其两面性和独特性,如果只迷恋于感官获得的信息,那就很容易被蒙蔽住,甚至抛宗弃祖。
文化层面上的PUA,是长线大鱼的深耕与远虑,如果说技术上是让你起高楼,那么文化上的输出则是在高楼底下挖地基。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