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漫长的岁月里学会输

看到头条一篇文章

今天是2021年第218天。

有留言让我聊聊全红婵。嘿,我对她的了解,估计还没你们的多,只知道她家境贫寒,学跳水部分是为了赚钱给妈妈治病,天才型选手,老天爷又赏饭吃、自己又拼搏肯干能抓住机会那种。

我能想到的天才型选手的代表人物,是叶诗文——1996年出生,7岁学游泳,14岁拿全国冠军+亚洲冠军,15岁拿世界冠军,16岁参加伦敦奥运会,400米混合泳只用了4分28秒,破了世界纪录,还成为中国游泳史上首个金牌大满贯得主。

但之后几年,叠加身材发育、病痛的困扰,她陷入漫长的低谷期,里约奥运会她甚至没能进决赛。

《人物》有篇对她的专访,这么描述她的心路历程:

叶诗文对赢有强烈的渴望,小时候吃饭吃到一半,她扔掉筷子,跑到阳台大喊,“某某某我一定要超过你。”
“每天训练强度都特别大,都非常艰苦,但是特别适合我——也许我的能力还没能达到这个成绩,但因为过于渴望那块金牌,我会透支自己的能力。”

“伦敦的两块金牌,是高光时刻,同样是巨石投湖,扰乱了天才少女平静的心。
伦敦后,她的心有了负担,觉得自己已经是奥运冠军,是世界纪录保持者,因此必须要赢,只有拿第一名,才算是正常发挥。”

”巴塞罗那世锦赛的失败,摧毁了她的信心。那种恐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天黑会让她恐惧,因为需要面对睡眠,那不再是一件自然且令人享受的事,而是一件任务,必须去完成,这让她绝望,两三点睡着,五六点就会醒来;天亮也会让她恐惧,因为天一亮,一天的训练就开始了。”

……

经过漫长的低谷期,一直到2017年,她才稍微恢复状态,拿了全运会冠军,决定退役去清华上学。

至此,游泳不再是她生活的全部,得失也不再困扰她,她不再为了赢而游,而仅仅是因为她想游。

以前她靠天赋靠本能靠欲望,之后的她,靠热爱靠理性,如同一个老谋深算的猎手,逐步靠近猎物,不疾不徐。那种感觉,就像32岁的苏炳添,还能再破纪录。

2018年,叶诗文回到游泳队,2019年,她游出了自己在伦敦奥运会之后的最好成绩,战胜了支配她很久对失败的恐惧。

可惜,叶诗文终究差了点运气。

疫情来袭,训练终止,奥运会延迟一年,体育总局要求体能测试的改革更是雪上加霜。不单她,2019年国家游泳队的主力们,原本都有希望在2020年拿到奖牌,变动一来,无数梦想破灭,年龄和伤痛就是最大的对手。2021年的赛场,我们见到了一个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将。

叶诗文坚持到了最后一刻,在奥运会前的国内选拔赛中,以0.01秒之差无缘参赛。

……

这几天我反复看全红婵的跳水视频,除了感叹绝了,都不知道怎么夸才能表达震撼。

比赛前的采访里,她说,“不想别人,就做好每一个动作,把自己超了就好”。也是这份大心脏,才能让14岁的她,站在10米跳台上心无旁骛、纵身一跳破了世界纪录。

《人物》访谈里说,叶诗文这个故事,还关于一个在开局就赢得了一切的运动员,如何在之后漫长的时间里学会了输。

作为观众,我唯有深深地祝愿,祝愿这位新的天才少女,在之后的人生里不用经历漫长又痛苦的低谷,既能赢,也能输。

全红婵,加油! #全红婵被旅游圈狠狠宠了#

很喜欢这段话:《人物》访谈里说,叶诗文这个故事,还关于一个在开局就赢得了一切的运动员,如何在之后漫长的时间里学会了输。

昨天下班跟lai及juan吃饭,其实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得到一些信息:小公主,脑回路不一样,讲合同的如何。

juan的处理方式就很不一样,回怼,也一样让人觉得不舒服,但比我好多了。

lai这个小嘴啊,哎,大家的感受都有,人不坏。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也有槽点。做好自己就行了。每天开开心心,最好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事。

反思昨天的情况,还有很多改善的空间。

另外,有些事在成之前,不适宜让太多人知道。人性经不住考验。

发布者

Lorna

简单专注,虚心傲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