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4日

在和菜头的博客看到前几天网友猪头留言的故事:《<如果还有明天>和它的故事》,很有感触,于是静静地分享给了梁和AK。

有时候聊天的时候,会比较喜欢听别人对自己的评价,通过反思成长。一次聊天说到有些理想主义,思考了很久。是的,这些年尝试很多,也花费了不少精力。也知道以现在的年龄和经历,应该专注,应该有所规划,应该有所权 衡。但是,可能是愚钝,有时候看不太清楚明确的方向。于是只好像师兄那样,即便迷茫也先努力着,有积累才可能抓住机会。

相信梭罗所说:如果一个人自信地朝着梦想的方向前进,以破釜沉舟的勇气追求他想要的生活,那么成功就会在他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降临。

那一年,险些遭遇非典。虽然一个电话让我与这场劫难擦身而过,但这段经历给后来的这些年的处世方式带来了很多影响。影响之一,就是一直做长春漫步的坚持。

世事无常,谁知道明天的你不会遭遇非典或飙车案?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明天。

“我们都有看不开的时候,总有冷落自己的举动,但是我一定会提醒自己,如果还有明天。我们总有伤心的时候,总不在乎这种感受,但是我要把握每次感动,如果还有明天。”

争分夺秒的博命和闲庭信步的游吟,哪一种更值得我们去付出呢?只有扪心自问,亲身考量。哪些事情值得你拼了老命去夺到?它们值得你拿出一生的生命去争取么?

确实,活着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对我来讲,活着最大的意义就是记忆——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美好,是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

悲观伤感无益,淡定从容即好。只想保持这份勤奋和努力,做想做的事情,去想去的地方,成为想成为的人。

所以喜欢人和事,会倾向比较简约纯粹的表达。至少,记忆,就是一段美好。
时间短暂,生命漫长,Seize the days。没有人有责任记住你。记得别人的好,爱惜我们自己。

《如果还有明天》和它的故事

转自和菜头博客

网友猪头留言说:和菜头似乎对老外更加感冒,所以总是推荐BGT;上次推荐的似乎是张国荣,已经过去将近月余了。

我也推荐一个,如果不感动的话,不是故事不好,而是我没有讲好。

上个世纪的台湾,曾经有一位非常有名的歌手,和抗战时期的一位国民党高级将领同名,叫做薛岳。薛岳作为一名歌手,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声名鹊起,站到 了台湾 流行音乐的顶峰,但是却因为疾病在36岁的时候不幸去世。当薛岳和疾病抗争的时候,他的心愿就是开最后一场演唱会,他有一个好朋友叫刘伟仁,有感而发,给 薛岳写了一首歌,就是这首《如果还有明天》,薛岳在演唱会上唱了,据说场面动人,无数人落泪。到如今,《如果还有明天》这首歌仍然广为传唱,张学友就曾经 唱过这首歌向薛岳致敬,台湾超级星光大道的赖铭伟也演绎过这首歌,大获好评。

《如果还有明天》的歌词:

如果还有明天
你想怎样装扮你的脸
如果没有明天
要怎么说再见

我们都有看不开的时候
总有冷落自己的举动
但是我一定会提醒自己
如果还有明天

我们总有伤心的时候
总不在乎这种感受
但是我要把握每次感动
如果还有明天

如果还有明天
你想怎样装扮你的脸
如果没有明天
要怎么说再见

余生也晚,所以非常遗憾的是,在互联网上没有找到薛岳在演唱会上 唱这首歌的视频;但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运,我却知道也有这样一个歌手,唱着类似的一 首歌, 在舞台上演绎了最后的人生,这个人就是梅艳芳。当年梅艳芳已经病入膏肓,却坚持在红勘开演唱会,最后一首歌就是周润发、梁家辉、梅艳芳曾经主演过的电影 《英雄本色3》的主题歌《夕阳之歌》,当看到梅艳芳在台上头戴纱巾唱着这首歌的时候,当时我就对自己说,她像个快死的人,果然不久之后,梅艳芳就撒手西归 了。斯人已去,但影像与歌声却在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薛岳和他的《如果还有明天》、梅艳芳和她的《夕阳之歌》,都是在诉说着命运的无常和人生的无奈;或者 简单的说,一个即将终结生命的人对活着的眷恋。如果你有幸看到这两段视频,听到这两首歌的话,应该庆幸自己还好好的活着,有着大把(或者小把)的生命可以挥霍。

刚才说到,给薛岳写《如果还有明天》这首歌的词曲作者的名字叫做 刘伟仁。很巧的是,刘伟仁也曾经是一个歌手,但却显然没有薛岳那么成功。后来,当他 不做歌 手之后,就一直在台北的一个PUB里驻唱,最拿手的歌就是这首《如果还有明天》。我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从去年开始,一直在看台湾的一个综艺节目,名为 《王牌大贱谍》,这个节目的主持人之一,就是曾经为王菲写过《我愿意》和《天使》的黄国伦。《王牌大贱谍》基本上是一个以爆料和恶搞为主的节目,但是正因 为有了黄国伦这个音乐人的加入,有时候你会发现,这个节目会突然一下子让你觉得它没有那么简单,在他恶俗的表面下,隐隐约约似乎有着另外的一些东西。让黄 国伦和梁赫群组成这样一个稀奇古怪却又有时候妙趣横生的组合,就是幕后老板王伟忠的本事了——关于王伟忠,也是一个传奇的人物,今天就不在我们聊的范围之内了。

在这一集的《王牌大贱谍》里面,请到了众多在酒吧驻唱的位歌手,其中之一就有这位刘伟仁,这位仁兄长相非常一般或者说有点丑,而且还貌似有点白内障,整场 都在插混打科还一路讲着类似“黄国伦黄国伦韩国人”的笑话。但是当他弹起吉他的时候,就给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而当『如果还有明天』那几句歌词从他嘴里唱 出来的时候,让人肃然起敬。

说了这么多,最终的结论不是要叫大家努力工作的意思,争分夺秒的博命和闲庭信步的游吟,谁又说哪一种比另外一种更值得我们去付出呢?而且,你怎么又知道你 拼了老命去夺到的东西,真的是值得你拿出一生的生命去争取的东西呢?活着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我已经看遍了稚嫩的童年、青涩的少年、激昂的青年、木讷的中 年和垂死的老年,没有意外的话(《The Man From Earth》中John Oldman的故事不会发生在你我身上),我们都会走完这几个阶段然后无声无息的化作尘土,仿佛从来都没有来过。就如同迪克牛仔在《一样的月光》中声嘶力竭的问道: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我告诉你这些,只是让你知道,有人这样活过,有人这样活着。我说的这样,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阿信和薛岳“对唱”《如果还有明天》)

梅艳芳的夕阳之歌

刘伟仁版本的《如果还有明天》

刘伟仁在《王牌大贱谍》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