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3日
我用一生去寻找 - Lorna - 懒虫Lorna 长春漫步

《我用一生去寻找》作者:潘石屹

去年11月意外发现某书的一节《生活始于磋商》,很好。此书名曰《我用一生去寻找》。一看,原来作者潘石屹。更意外地是发现原来老鬼也在读这本书,但比我早。

是啊,我们都在用一生的时间去寻找,但是,可能,你一直不知道在寻找什么,以及最想寻找的是什么。

这本书名字很动人,封面很质朴,老潘戴着一只古怪的帽子傻傻地呈跑步状,姿势里倒歪斜。的确,老潘很能拉(上声),这本书最值得看的,大概也就这么两三节,最吸引我的是“磋商”。《生活始于磋商》一章,让我十分感慨。“磋商是一门艺术,不仅仅是一种技巧,更多的是需要跟大家在一起进行心灵层面的沟通,精神层面的理解。”前阵子关注的罗伯特议事规则,如王建硕所说:不仅适用于公司的决策性会议,也可用于家庭会议,效果不错。

老潘在文中写道:
“磋商过程中最大的障碍是磋商的成员非常自我,不能够忘掉自己,死抱着自己的观点。在自己的观点没有得到别人认可时就产生消极的、负面的、抵触的情绪。这种心情会使自己忘了我们的目标,忘了我们追求的真理,自我的阴影大过了一切,把捍卫自己的观念误认为是行动的目标和我们要追求的真理。我们应该理解每一个成员都是这个集体中的一个细胞,有各自不同的功能,但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就是让整个机体健康运行。如果让极端个人主义无限膨胀,某一个细胞无限制地生长,拼命地吸收别的细胞必需的营养,整个机体的健康就会受到威胁,这样的细胞就是癌细胞,是对身体不利的。 ”

这和从前关于耳顺的思考差不多。关于孔子曾经说过的“五十耳顺”,思考了很久,得出三个层次:放下自己的态度、学会倾听是耳顺的第一层次;真正了解别人的看法、读人读心是第二个层次;保持虚心兼听、从谏如流是第三个层次。

关于耳顺做了很多思考,以后再慢慢总结体会吧。

不过企业家成长的一个必然阶段是对人生的思考更多了、更深了,上升的层次也更高。这是从前和梁大、韩磊闲聊的时候,从言语之间体会得到的。所以关于磋商的观点老潘的经验和体会,没准也曾经付出过很多代价才得来。

我在译言网找到部分原文和英文译稿,新浪读书也有连载。节选部分深有同感的文字如下。

《生活始于磋商》8.人人参与的磋商才具有普世价值

有一本书转载了《圣经》里的一个故事,说基督升天之后,弟子们坐在一起,商量师傅死后怎么办?他们每一个人说了一句话,很简单,可是被后来的智者认为是最优美的磋商的例子

第一个人说:师傅死了,我们传教去。第二个人说:我们传教去,我们家人怎么办?第三个人说:我们将我们的家庭搬来住在一起,他们可以互相照顾。第四个人说:我们走后孩子怎么办?孩子的教育很重要。最后一个人说:可以留下一个担当我们孩子的老师。其他人赞同说:这个办法好,我们既要去向外人传道,也不要忘记了给自己的孩子传道。

他们所说的,看上去都是家常话,当时我怎么看也看不出来这是最优美的磋商。后来仔细看这语言就可以发现,这里面没有一个人是反对的语言。第一个人说师傅升天了,我们传教去吧。如果第二个人说不去了,我们睡觉去,这就没有办法磋商了。他们每一个人提出问题之后,派生出一个新的问题,然后再派生一个新的解决办法。没有一个吵架的。这几个弟子说了几句话,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这就是最优美的磋商例子

P123
中国是世界上最有希望的国家,来源于很多例证。就拿世界五百强企业来说,目前已经位列其中的中国石油是全世界第一大公司、工商银行是全世界第一大银行、万科房产是世界第一大房地产公司,但这些还仅仅是大,是按照200年前工业革命开创出来的模式发展到极致的大规模公司,再大也是老式的。现在全世界的人们都希望中国有所创新,开拓新的价值。真正的企业创新不仅仅能够极大提升物质财富的生产,还能输出新的价值观。现在全世界都注视着中国,希望这个几千年间不间断地创造过辉煌的国家,再次给全人类带来新的启示。

我们会让世界人民失望吗?我觉得不会。首先我想到一种新的企业形态可能会产生在中国,而且只能在中国产生。像欧洲国家,法国、英国、德国,牌子太老,社会财富太多了,所以他们一去度假就是一个月,常常脱得光光的在沙滩上晒太阳,他们太追求享受了,太奢靡了……

P124
过于自我,是我对美国的观察结果。这一点在普通的美国人身上都极为明显。如果一个人走路时是抬头挺胸,旁若无人,一看就是美国人,亢龙有悔,所以他们一定会走下坡路。而在中国,人与人之间的谦卑……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