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4日

传统媒体因为Web的介入正在挣扎着要不要“数字化优先”,但事实是,“数字化优先”不是“要还是不要“这样一个可选的选项,而是惟一的出路。

传统媒体正处于动荡和混乱中。具体的例子包括: 纽约时报正因为削减福利的事和工会挣扎中;卫报正准备强制性裁员;Journal Register Co最近在申请第二次破产保护;许多业内领袖还在质疑报纸以及其他媒体是否应该专注“数字化优先”,新闻学教授Paul Bradshaw则认为这些争论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

Journal Register Co破产之前已经开始了数字创新,包括把注意力移到Web,开设开放的“社区新闻室”,所以有人以为这些失败的尝试意味着“数字化优先”哲学的失败,而其数字化负责人表示其实失败的原因是过去的印刷合同和老员工养老金义务等遗留问题太重。而《读者文摘》“数字化优先”的转型的成功经验,则是为其他传统媒体开了个好头。

一. Bradshaw 在周一刊登了一篇社论,表示对数字化优先的置疑:

对于近期大肆宣传的数字化优先理念,虽然在大张旗鼓后依然没有阻止JRC破产,这让其他的出版人士开始怀疑:“数字化优先不能挽救的话,那什么可以?”

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JRC最大的问题是其打印业务占据了营收的大头,而近期打印营收贡献在迅速减少,即使数字化优先开始实行,新业务的营收也填补不了那边的打印剧减。纽约时报撰稿人David Carr用形象的比喻说:“有两个房子, 一个是打印房、一个数字房, 报纸知道它们得到另一个房子里去,但它们不忍心关掉一间房子的灯去另一个房间,更害怕撞到别人(要么是FB要么是Twitter)。 ”

Pew的调查也显示新闻消费日益向移动和多平台转移,印刷业已逐渐由一项资产变为行业的负担。

二. “数字化优先” 不是一个可选的选择,而是媒体的唯一出路

没人可以回答传统媒体——记者应该找谁要工资?但我们必须承认这个系统即将崩溃,读者们开始抛弃传统媒体,广告商也会尾随。

以广告为驱动的数字媒体会是一个低质量、重销量的游戏吗?是否应该学习纽约时报、金融时报采取订阅的盈利模式?争论仍会继续,也没有肯定的答案。不同形式的内容有不同的属性,但要记住不管何种形式的内容成为商品,盈利都不是容易的事。现在盈利的支撑——读者和广告商开始倾向于“数字化优先”,所以传统媒体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Via Gigaom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