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6日

窃听丑闻再袭英国媒体。一些英国名人23日宣布,向英国镜报集团报业公司提起诉讼,指认后者窃听电话和语音信箱。原告担心,窃听等行为始于10多年前。同样因为窃听丑闻,曾经风靡168年的《世界新闻报》去年停刊,“窃听门”主要嫌犯初步定于明年9月9日出庭受审。而200多名前员工现在去向如何,《世界新闻报》会不会改头换面重现报界?

转做自由撰稿人 生活不容易

姓名:海伦·莫斯

原职:《世界新闻报》编辑

现职:自由撰稿人

“窃听丑闻”之后,《世界新闻报》这份拥有168年历史的老报纸一夜之间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连老默多克都恨不得跟它撇清关系。“谢谢,以及再见!”当地时间2011年7月9日,《世界新闻报》最后一期的封面上写道。倒闭前后,他们的员工在做什么?现在那些人又去了什么工作岗位?北京晨报记者日前采访了该报的前编辑海伦·莫斯,她现在成了一名自由撰稿人。

为所做过的事感到骄傲

在海伦·莫斯的社交网站首页上,她放了一张自己耳朵上别着花朵的照片。这张照片很漂亮,和她那蓬松的卷发相得益彰。在从《世界新闻报》主编科林·梅勒那里得知报纸即将倒闭时,她的造型就和照片上的那一张很像。

“我们大概有200多名工作人员,比公众知道(报纸倒闭)消息的时间要稍稍早一点。”莫斯说,她和其他人在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接下来自己该做什么。她毕业于加迪夫大学,学的是英国文学和心理学,这让她得以进入新闻集团旗下。2004年,她开始在《太阳报》工作。4年之后,她转去了《世界新闻报》,担任新闻和专题编辑。

“我在《世界新闻报》工作了3年,然后就遇上了问题。”受到“窃听丑闻”的波及,莫斯和她的同事们在瞬间变成了“失业者”。“那种感觉当然很不好受,但是在最初的那一刻我们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展现出职业的一面。某些人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但我们一直为自己所做过的事情而感到骄傲。”

正是因为她的态度,所以主编选择了她和另外几位女同事,作为“服务生”来接待从全英国乃至世界各地赶来看“《世界新闻报》最后一天”的记者们。她和弗朗西恩·帕克尔、汉娜·艾德思等人从茶水间端出咖啡和点心,走出报纸所在的办公楼,请围在外头的媒体记者享用。她和她的那头波浪卷发被门外的摄影记者们记录下来,成为百年报纸倒闭时众多值得回忆的镜头之一。那一天是7月9日,一个月后她正式离职。

你愿意为采访付费吗?

200多名工作人员有些人像莫斯一样选择离开,他们想脱离新闻集团,去外头的广阔天地里寻找自己的价值。她选择成为一名自由撰稿人,这其实是非常冒险的一步。为了能够帮助自己寻找到更多撰稿的机会,莫斯找到她在《世界新闻报》工作时的同事约翰·维特,让后者帮她介绍工作并向更多的人推荐她。“海伦是一名非常有激情的编辑,她和所有人都能够很好地沟通。”他的确帮了不少忙,“她有很好的合作理念,拥有阳光般的性格。”

在媒体圈里的多年经验让她能够得到一些不错的工作机会,而她通常也完成得很好。这个职业的工作并不稳定,有时候她会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进账。“对一名自由撰稿人来说,生活其实是很不容易的。”当北京晨报记者最开始联系她希望进行采访时,她这样说道。“你知道吗?现在我的收入还不到我在《世界新闻报》工作时的一半。所以,对我来说每一便士都非常重要,你愿意为采访付费吗?或者,我可以作为撰稿人帮你写一篇和《世界新闻报》有关的报道吗?”

签了保密协议 不能说太多

姓名:艾丽·奥马哈尼

原职:《世界新闻报》编辑

现职:《名人杂志》编辑

海伦·莫斯完全离开了《世界新闻报》,并且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成了一名自由撰稿人。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有她这样的勇气。当初报纸倒闭之前,新闻集团的高管们曾经许诺,会给《世界新闻报》的原工作人员一个交代,而不是将所有的过错都推给那些让报纸陷入绝境的人。所以,很多人选择了留下。如今,他们有的去了新闻集团旗下的其他媒体,有的则去了代替《世界新闻报》的新报纸“《太阳报》周日版”。

艾丽·奥马哈尼在2002年毕业于伦敦大学,她的专业是法语。不要以为英国人瞧不起法国人,他们像世界其他人那样认为真正的时尚就在巴黎。于是,在毕业之初奥马哈尼就开始为时尚杂志撰稿,2007年她进入了《嘉人》杂志的英国版。她在该杂志的工作吸引了《世界新闻报》的目光,2010年11月她成为该报的生活方式版编辑。在她的版面上有饮食、旅行、健康、美容、健身、居家等等,她把生活和工作结合得天衣无缝,以为自己会在这家报纸里工作上一段时间。但是,2011年7月的“窃听丑闻”破坏了她的计划。

有一部分人离开了,但她和很多人都选择了留在新闻集团静观其变。最终,她去了集团旗下的另外一本出版物——新闻集团旗下的《名人杂志》。在新杂志她的工作和以前类似,只是多了现场执行、广告经营以及品牌拓展的部分。她是从2011年7月去的新杂志,到现在她已经在那里工作了1年又3个月。今年7月,她和同事写了一篇有关伊比萨岛的文章,吸引了很多人。而今年5月,她在夏天到来之前告诉爱美的女士们该如何在大太阳下用好防晒霜和BB霜。

在新旧工作之间完美转换,似乎“窃听丑闻”对奥马哈尼的影响并不是太大,至少没有莫斯的大。所以,当北京晨报记者希望她更多地谈谈有关《世界新闻报》时,她拒绝了。据说,所有留在新闻集团的《世界新闻报》工作人员都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他们不能说太多。”

仍在做一个政治版编辑

姓名:大卫·伍丁

原职:《世界新闻报》编辑

现职:《太阳报》编辑

原来在《世界新闻报》担任政治版编辑的大卫·伍丁也选择了留下,他在2011年10月去了《太阳报》担任“竞选板块”编辑。他会为政坛人物摇旗呐喊,在每天的第八版写“《太阳报》说”专栏。2012年2月,他成为政治事务编辑。

而去年7月份因“窃听丑闻”确定《世界新闻报》关张之后,新闻集团高管在向员工们公布消息时明确表示,他们一定不会让大家失业,一份新的代替《世界新闻报》的报纸“《太阳报》周日版”正在筹划。这份报纸在今年2月份的最后一个周日出版,一些暂时前往集团其他出版物工作的人回到了这份“替代品”上班。

《太阳报》周日版面世 读者认为:

“新闻集团在玩换汤不换药的把戏”

曾经的《世界新闻报》实际上是《太阳报》的周日版,但由于其名气太大,所以它被当作一份独立的报纸。不过,随着这份百年老报的倒闭,新闻集团决定用真正的“《太阳报》周日版(the Sun Sunday edition)”来作为它的替身。“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周日版的出现让《太阳报》保持了其一周七期的完整性。”在2月26日的上市仪式上,《太阳报》的编辑多米尼克·莫汉说。到现在,新报纸已经面世8个月了。

媒体:新报纸被驯服了

去年7月10日,《世界新闻报》出版了最后一期。虽然不满“窃听丑闻”,但不少英国人还是会购买最后一份报纸留作纪念。此外,为了替老默多克挽回名声,这一期报纸在之前就宣称没有任何商业广告,所有销售收入都会捐给4家慈善机构,于是,每周销量超过280万份的《世界新闻报》在最后一期印了500万份,人们蜂拥而至。

和这种夸张的“告别”相比,《太阳报》周日版却并没有得到新闻集团想要的那种效果。为了显示对“新生儿”的重视,老默多克在伦敦亲自督战。该报的首期印刷数量为300万份,他们希望至少能够卖出200万份。封面故事是“英国达人秀”评委兼演员阿曼达·霍顿在生女儿时差点死去的经历,标题延续着耸人听闻的风格——“我的心脏停止跳动了40秒钟。”

虽然依然走的是“下层路线”,试图用名人的轶事来吸引读者,但这份新报纸显然收敛了很多。在《世界新闻报》出事之后,《太阳报》原来著名的“三版女郎”被女歌手的照片代替,而《太阳报》周日版虽然恢复了这一板块,但女郎们却穿上了衣服。体育成了该报的最大看点,创刊号上有45个关于英超、板球和F1的报道。对于这种变化,《每日电讯报》评价称:“这份报纸已经被驯服了。”而路透社则表示:“少了对政客谎言的揭露、对皇室的讽刺以及对国际比赛操控内幕的追问,它的意义降低了。”

读者:兴趣没有原来那么大

对于这种变化,晨报记者联系了英国诺丁汉大学政治和国际关系学院政治史教授史蒂芬·费丁。后者曾经接受过《卫报》、《国际先驱论坛报》、《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媒体采访,并且多次做客过老默多克旗下的天空电视台。

“在最初听到‘窃听丑闻’的消息时,我也感到非常震惊。”他说,“几乎全英国都是这样的反应。”在他看来,去年的事件让英国媒体变得更加收敛。要知道,此前在英国媒体一直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公共事务方面。不过,《世界新闻报》的替身以及其他媒体在经过“过滤”之后,显然已经没那么犀利了。

从读者的角度来看,似乎反馈也不是太好。劳拉·波特是“伦敦旅游导览”网站的编辑,她对晨报记者谈及了自己的看法。“我自己是不怎么看这份报纸,从它出版的第一天就伴随着很多争议和纠纷。不过,这种纠纷更多是来自《世界新闻报》,新闻集团陷入‘窃听丑闻’之后,普通读者就一直对他们非常反感。这种情况即使到了今年也没有任何变化,因为它无论叫什么名字,都是新闻集团旗下的一份报纸,而且还是一份小报。”在波特看来,新闻集团是在玩换汤不换药的把戏。“看看他们的版面,上面还是充斥着各种名人的报道,用的都是耸人听闻的语调。”

波特的态度代表了不少读者,要知道现在和其他著名报纸的周末版相比,《太阳报》周日版并没有多少优势。而且英国流行小报整体销量已经急速缩减。

相关

窃听案嫌犯明年9月受审

英国法院9月26日宣布,包括英国新闻国际公司前首席执行官布鲁克斯及英国首相府前新闻主管库尔森在内的七名《世界新闻报》前工作人员将在一年后出庭受审,开审日期初步定为明年9月9日。

宣布开庭日期的是英国中央刑事法院,布鲁克斯、库尔森和其他几名涉“窃听门”的《世界新闻报》前工作人员以及一名私人侦探出席了当天在这里举行的听证。

布鲁克斯在2000年到2003年期间担任传媒大亨默多克旗下《世界新闻报》的主编。去年夏天,正是对她担任该报主编期间发生的一起电话窃听案的调查引发了公众舆论哗然,最终导致有168年历史的《世界新闻报》关张。曾经担任首相府新闻主管的库尔森在2003年到2007年担任《世界新闻报》主编,迫于电话窃听案压力,他于今年年初辞去首相府新闻主管一职,但他否认自己任主编期间知晓窃听事件。库尔森和布鲁克斯被控合谋非法窃听罪。

此外,布鲁克斯及其丈夫查理以及另外五名前《世界新闻报》工作人员被控合谋隐瞒真相和妨碍司法公正罪,他们被控在警方调查期间试图隐瞒窃听及非法行贿公务人员等行为的证据。

案件关键证人之一、曾受雇于《世界新闻报》并被控参与窃听案的私人侦探穆凯尔届时也将出庭受审。

检方表示,“窃听门”案件涉及的受害者约600人,其中包括好莱坞和英国影星及各界名流。

Via 北京晨报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