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8日

志平是高中同学,和三哥同名,他哥哥叫志强,和二哥同名,算是一种巧合,也是一种缘分。从小到大,认识的志平和志强还真不少,但这个志平,友情最深,印象最深。高中毕业后,他家搬家去了辽宁,即便放假我们也再没有见过面。一转眼阔别多年,决定写写这位老友。

1.志平是我高中时候认识的第一个同学,其实也是一个初中的,但班级相隔很远一直不认识,只是隐约有些印象。入学报道的时候发现恰好同一班,回家的时候,才发现住的不远。正式开学的前一天,母亲说:“高一上晚自习回来太晚,你那同学不是也住附近么?去看看认识一下,放学一起回来和你爸也放心。”于是我们去了他家,还记得那是个9月夏秋的傍晚,看到了这个真诚爽朗的男孩子。志平爽快的答应说:“没问题,一定安全护送回家。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你啊,不就是那个学习很好、走路很快,马尾小辫儿一撅嘚一撅嘚的那个嘛~~哈哈~”这算啥子描述啊!当时这个心里啊,无比恨恨的。

2.在高中的三年里,有很多故事,但下晚自习一起回家的时光是最难忘的。后来,我们陆续发现了同路回家的三个同学:关、琳、琪,都是女孩子。每天九点半或十点二十,我们五个人组成的回家小分队,总是一路欢声笑语。志平充当护花使者,往往要陪我们绕点道,把各位送回家。先是琳,然后是琪,再然后是关,最后是我。高三的冬天晚自习上到很晚,父亲有时候睡过了头忘了出来接我,志平就会送到家门口,然后再折回自己家,从没有一点抱怨,很有绅士风度。

3.因为高中时候我们四个女孩子叽叽喳喳,嘴茬子都很厉害。女生在一起,讨论的自然都是女生喜欢的话题,说的都是女生的观点。所以志平总是很“落寞”,插不上嘴。要么很无辜地充当被打击被开玩笑的对象,要么笑咪咪地当安静的听众。当然,有时候也会讲讲笑话,挑个话端逗逗闷子。每次的结果都一样:四个女生群起而“攻”之,轮番“批判”。志平口才不行,当然抵抗不住这番阵势,于是每次的情形都是大家哈哈大笑,“事件”告终。

4.也许是青春年少,男女同学都喜欢互相打嘴架,相互辩驳。你说正,我偏说反,我说红,你偏说白。有一年很流行张震讲故事,不甘无聊的他,动不动就在下晚自习的回家路上讲鬼故事,很邪恶。回头想想看,也有可能是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吧,蛮有趣的一段记忆。

尽管志平不善言谈,但那时候半夜三更、月黑风高,也挺吓人的,女孩子们不断尖叫制止他。我没有那极具穿透力的嗓音,就选择另一招:打岔拆台。志平的笑点应该算挺低的,容易被逗乐,于是,他一开始讲鬼故事,我就开始打岔。每次的开始,他都故作严肃,绷着面孔营造恐怖的声效。不一会,鬼故事被穿插各种岔子,演变成了喜剧,于是志平忍不住乐得不行,讲不下去了。然后下一番常规活动开始啦——大家开始“批斗”他。

还记得当时志平最爱讲“饺子的故事”,当时的打岔计策好像是穿插了各种饺子的做法,还有口味之类,然后一群女生开始讨论最喜欢或不喜欢吃哪种饺子,声音盖过了志平,最后失败的鬼故事在欢笑中结束。

5.很快,高中时光过去了,大家各奔东西,奔赴不同的城市,修习学业。那时,手机、BB机、网络都不普及,同学之间都是书信联络。尤其是从前晚上一起回家的这几个人,感情更深。一转眼这么多年来,还保存着这些信件,重新翻看,多半是学习啊、生活啊,无关痛痒的罗圈话,但看着看着,当年的情景,那份真挚的友情跃然纸上,仿佛可以穿越时光,回到从前。

6.志平很勤奋很有正事,大学是自动化专业。在同学们忙着打游戏时,他计算机方面自学了不少(当然,当年的水平不能和现在比)。学了几种语言练习编程、做数据库,好像还在系里的网络中心做兼职的日常维护。大学毕业那年我买了电脑,女生本来就是电脑盲,傻乎乎地装了两个杀毒软件,结果系统死在哪里了。长途电话咨询志平后,他用QQ语音耐心地教,一步一步,了解了听音乐的千千静听,看视频的暴风影音,下电影的BT,删垃圾文件的优化大师…….在志平的指导下,电脑知识突飞猛进。同寝和实验室的电脑出了小毛病都能解决,当时也会有些小小的得意的呢。一晃又一些年过去了,如今,和IT结缘至深,但论初始,志平还真算得上是半个师傅。

7.我本话唠,经常说起来就没个完。和志平聊天的时候,往往会追忆过去,他会记得很多往事,当年上学时候的一些糗事他也记得一清二楚。比如我高中时嗓门很大,会被男生们取笑。比如做什么事都很认真,一次当值日班长时因为太认真被同学画漫画。有时候我忘得一干二净,他还会找出很多证据联想,直到想起。

8.后来,来哈考G的时候找不到这边的考场,还给已去沈阳工作的他打电话。相隔千里,他来了好几次电话认真指点,十分感动。难得啊,好人。

9.前阵子招呼若干高中同学到我家小聚,一下想起远在沈阳的他。志平人很好,在大家心中的口碑不错,于是七嘴八舌说了不少回忆。忘了谁提议打个电话过去,诸位姑娘轮番考验他的记忆力:在电话这一端,让他猜大家谁是谁。当时除了一个不熟的女同学没认出来,其他都猜到了。那天我们聊了一下午一晚上,九点多才散,大家都很高兴。晚上看到志平的短信,看到熟悉的口吻,哗啦一下,记忆的闸门顿时打开,历历往事放佛回到昨天,不禁感慨万千。

友情珍贵,装在大家的心里。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