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5日

《南方周末》刊出《系统》一文之后,我看见很多人说“南方周末复苏了”。与此同时,我也看到很多人说“以前不知道《征途》为何物,现在看了文章倒想尝试一下。”甚至有人认定,这篇文章是《南方周末》为《征途》做的软广告,而且的确有我的朋友表示,他们因为看了这篇报道,决定下载一玩。

我不认为这些朋友是和我在唱反调,无论反毒品反艾滋的宣传画多么可怖,看完以后总有人想来上一针,或者去掉安全套。这是因为人性中总有好奇,因为这种好奇心创造了无数奇观,也因为这种好奇心导致无数飞蛾扑火。有人会问我,和菜头你那么做意义何在?如果你苦口婆心地转载文章,最后收获的竟然是这种果实,你是否会感觉到悲哀?

怎么会觉得悲哀呢?世尊所说的末法时代就在今天,人极聪明而无智慧。人类的心机已经诡诈到了极限,可以预设种种可能性,在任何事物中看出潜在的危机。在《系统》一文中看到软广告,本身就是这种聪明的体现,而我为什么要为人类的进化而感觉到悲哀呢?当我辞谢Feedsky的奖项时,最多的疑问是“和菜头是否是在作秀”?世人和世事已经如此,我为什么要感觉到悲哀?

人性有好奇的一面,越是禁止,越是有逾越。如果上帝不是禁止苹果,亚当和夏娃恐怕到今天都不会尝试禁果。我从来不对第一下抱有任何希望,规则无法对撼强大的人性。如果上帝说不要吃苹果,亚当和夏娃竟然真的不吃,人世将是何等美好?如果医生说吸烟喝酒有害健康,世人就立即戒烟戒酒,烟厂酒厂何以维系到今日?世人在第一下警告之后,未必会停下愚蠢的脚步,这是世事的常理。知道人性的脆弱而做坚持,那是因为我对第二次依然具备信心。

老辈人经常教育我们,给与我们许多的人生经验。然而,我们切实实施的又有多少条?该落得陷阱还是得落,该中的奸计还是得中。别人说的永远是别人说的,事情没有经过自己的历练,结论和经验永远是别人的,自己永远无法全心全意地接受。那么,老辈人何说那些话呢?答案还是第二下:

没有人期待你上了第一课,就能够按照前人的经验,规避种种风险和陷阱。之所以和你说这些话,是希望你在第二下不必受到相同的折磨。该走的弯路还得走,该跌的陷阱还得跌。只是凭借之前喝破的一句话,有这句话在,你不至于一次就万劫不复。警告你必死无疑的可能,并非是要你即刻避免这种必死无疑。而是希望先行喝破,那么你在跌落的过程中想起这句话,最后不至于跌下身死,而仅只是重伤而已。

老话说“出头的椽子先烂”,一个年轻人未必认同这句话。该出的风头他还是要出,该站的位置他还是要站。提出这句话,并非是要阻拦一个年轻人去出风头,去站前排位置。因为谁都知道,这种阻拦是毫无意义的。而当他出了风头,站了上去,被横风击落的时候,有这么一句话垫底,他不至于跌得很深,能够翻身而起,在下一次接受这种建议,避免相同的灾难。

《南方周末》的《系统》一文刊出,肯定有很多人因为文章内容激发起了对游戏的好奇和热忱。这是人性使然,即便没有这么一篇报道,该入迷的还是会入迷,该糟蹋钱的还是会去糟蹋钱。没有人能够拦住法子内心的第一次,第一次的力量如同洪水猛兽,相形之下劝说显得那么无力苍白。可是,这篇报道的力量会在第二下显露无遗。当冲动和激情过去,这句话会显露出它的魅力,为退出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今天我们说“要小心那些吃饭点一桌子菜,每样只来一筷子的女孩”,一个人可能因为她的美色和可爱而忘记这条诫命。但是,迟早他会迎来第二次选择的机会,而到了这时候这句话会发生它的作用。

我从来不相信自己的一句话能够对人造成任何直接的影响,但是我相信如果这句话出自真心,那么它会有第二次机会。我从来对第一次这句话就起到效用不抱任何希望,但是我确信它会在第二次变得更大强大,无法迂回。所以,今天有人因为看了《系统》而沉溺于网络游戏之中我并不奇怪,如果你注定要沉溺,那么我说多少你始终是要沉溺。但是,无论你沉溺得多深,总有抬起头的一刻。当这一刻到来时,往昔的话语会如同雷霆一般击中你,让你停下来想一想。因此,关键不是在于第一下,而是在于第二下。

我们无法劝说朋友放弃他的习惯,无法劝说朋友放弃他心爱的女人,因为我们无法确定他一定会听从我们的意见。而等到有那么一天,我们的意见正在变为事实,那么他至少应该有一个坐标可以参照,知道我们之前反对为何。没有人能辩才无碍,可以一劝说就能必全功于一役。尽管希望微茫,进展缓慢,但是我对第二下充满了信心。任何果实种下去,都有发芽生根的一刻。生命漫长,所有人都需要耐心。

来源:槽边往事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