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日

片段一:破碎重生

几年前,我到耶路撒冷旅行。在那里,数世纪的光阴被层层堆积在石块中,街道则被切成一层一层的,随性地盘绕、转弯,分开又连接邻近地区、市场、清真寺、神殿与教堂。某天早上,在那个破碎的城市里,我独自坐在橄榄山脚下一道破旧的墙边。日子带着某种决心往前移动,那种决心来自有地方要去、有事情要做的人。宗教朝圣者互相推挤着进入圣城的大门;男男女女都要去工作、去菜市场;孩子们跑过他们身旁,赶着上学。我却无处可去。

我在耶路撒冷跟的那个旅行团很早就起床,照着规划好的路线走了,我留了下来。我已经无法再伪装成他们冒险行程的一部分——我不是来这里造访圣地,不是来走苦路、在西墙哭泣,也不是来唱诵阿拉的99个名字的。不,我来这里是为了拖延我要作的一个关于家庭生活的决定。我来耶路撒冷,只是因为带团的朋友很担心我在家里出事,担心到愿意帮我出旅费——我则很担心自己要飞越半个地球,来到一个跟我同样混乱的城市。现在我人在这里,但其实我的心还在纽约的家中,对我正在破碎的婚姻感到害怕与困惑。

漫游到被墙围住的老城深处,我来到一条古老的巷子,两旁排列着贩卖宗教工艺品给西方朝圣者的商店。通常我会避开这种店,我觉得做成刺绣的激励格言或绘上圣母玛利亚的大咖啡杯,跟跳蚤市场里看到的绒布猫王画像没什么差别。但我需要帮助,需要启发——就算是来自一个咖啡杯、一个刺绣枕头,或是猫王本人。

一家狭窄昏暗的小店吸引了我,于是我走了进去。地板上有一条波斯地毯凑成的拼布;墙上挂着小幅的画作,有些是圣人与先知,有些是高山与花朵。这是一家画廊吗?或是地毯店?礼品店?我无法分辨。在这个狭长房间的后面,有两个阿拉伯男人穿着白色长袍,坐在矮桌旁喝茶。其中一位是驼背的老人,另一位——也许是他儿子——看起来很神秘,双眼闪亮,黑色长发则如一匹被梳理整齐的马身上的鬃毛。过了一会儿,儿子放下茶,过来招呼我。他凝视着我,仿佛试图读取我心中的秘密(或我皮包的内容),然后以娴熟的英语说:“来,你会喜欢这幅画。”他牵着我的手,带我绕过一堆地毯,来到店的后方,靠近他父亲坐的位置。

老人站了起来,拖着脚步过来迎接我。他将右手放在心上,以传统伊斯兰教的方式低头致意。“你看。”老人指着墙上一幅小画说道。他碰触我的手臂,有如一位慈祥的祖父。“看到玫瑰了吗?”他让我面对那幅画,这样问道。画框是深色的木头制成的,画面上则是一个精致的玫瑰花苞,闪闪发光的浅色花瓣托住彼此,紧密地拥抱在一起。花的下方有一行题词:

当紧缩在花苞里终究比绽放更痛苦, 时机就成熟了。

很喜欢最后一句话。

片段二:爱与分离

为人父母是一场笨拙却崇高的火焰之舞。当你养儿育女时,你爱上了一个不断变成另一个人的人,一个你知道终将离开你的人。然而大多数父母会说,他们对任何人的付出都不如对孩子的那么彻底。

记得曾有人这样告诉过我:世界上所有的爱都是为了在一起,只有父母的爱是为了分离。在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我潸然泪下。

片段三:如果你不想,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

历史上,人类曾经相信世界是平的,而那些胆敢靠近边缘的人,会坠入可怕的海怪世界,在岩石上粉身碎骨。他们是对的。艾瑞克的死猛然把我们丢离日常世界,进入黑暗,即将撞毁在岩石上。有好几个星期、好几个月,我们都在伤痛中焦虑、挣扎,淹没在极度的痛苦之中,感受不到光,也不知道何去何从。我们挣扎着紧紧抓住彼此,上面有人抛下救生索,我们没有认出来,或者故意忽略。我们每个人都偶尔会祈祷干脆溺毙了事,若不是朋友与家人挺身进入我们的破碎之中,扶着头让我们不致淹没,我们也许早已溺死在悲痛里。 这个无望且充满恐惧的地方是真实的,不是什么可爱的比喻。有些人始终未能离开,在岩石上粉身碎骨;有些人停止抗拒、挣扎,坠入深处。我们终于了解到,虽然我们无法控制,但可以选择。命运或不管什么要我们向下进入黑暗的深海,但也要我们往上回到光明。没有人会逼我们这么做,我们是自由的;我们生来如此,而这是我们收到的伟大礼物。我们可以选择黑暗、恐惧、上瘾与绝望,也可以选择光明、希望、意义与喜悦。

能否走出悲伤,是自己的选择。让我想起一句话:如果你的心中没有阳光,就算周围一片光明,你往往也会感到灰暗;如果你的心中盛满阳光,就是在黑暗中也能看到希望。

片段四:broken and open

如果还没有经过这件事:赴死以成长,
你就只是这个黑暗尘世里,
一个不安的访客。
选自歌德的诗篇《神圣的渴望》。

感激生命赐予我的不公,它让我学会了公平地对待他人;感激命运赐予我的软弱,它让我有时间好好地面对自我;感激生活带来的一切痛苦,因为它告诉我幸福是多么值得珍惜。

苦难是人类共有的经验,非你独享,只要存在,一切就都有意义,哪怕是痛苦。“当你运用人类最终的自由―――当你选择从世界的重担中学习与成长―――你就是在让心灵掌控生活”,态度决定一切,你的态度如何,你就是如何。当你走到这一步时,会看到一个豁然开朗的世界,你与自己安然相处,你不再憎恨命运里的一切,而是以积极的态度寻找意义,此时的你如此坚强与喜悦。

而对于痛苦的接受,却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面对痛苦,我们理所当然地首先会选择逃避,我们以为不去想不去面对,就是最好的办法,但事实上,这并不能给我们丝毫的解脱,前几日一个朋友向我谈起如今生活中的坎坷,她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我知道她就是想以逃避来躲开痛苦。但是痛苦自有其意义,不会再有更坏了,当你感觉如此之糟糕时,其实正是你成长之时。就像是破茧的蝶,总要经历一番挣扎才能展翅。学会面对自己,因为在你最沮丧时刻的碎片,也可以找到智慧,黑夜的尽头就是新生命的开始。“在破碎的时刻,心灵会唱出它最有智慧、最永恒的歌曲”。而这个过程需要学习,需要等待。

只有痛苦过的人才能够理解痛苦着的人,它让人悲悯让人有了不同的智慧,那些曾信任过我的朋友,也愿你们挣扎过后就是新生。我仍不能保证自己已然重生,我只是知道,曾赋予我的痛苦,如今都变成了我的能量,让我的人生变得不那么轻飘飘。

片段五:成长的四个原则

第一原则:一个人是做不成什么大事的,需要更多的优秀的人一起做。

第二原则:所谓人事,你做什么样的事情就会团结什么样的人。

第三原则:要因事而人而不是因人而事。

第四原则:成长是一个坐标系,纵坐标是个体才华和发奋,横坐标是一个团队,一个事业平台。人的潜能是无限的不仅要发愤还要发奋。

注:本文为《破碎重生》书摘和部分笔记摘录,笔记出处忘了。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