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8日

看了四遍《一代宗师》,百感交集。心里翻腾的厉害,憋的够呛,却找不到人讨论,高山流水少知音。其实这部电影凝结了王家卫八年的心血,只有认真看进去了,才能看懂。

【一代宗师真的不是爱情剧,是心理剧】

刚看一代宗师的前三遍,我也以为王家卫想表现的是叶问肉身的一面:一代宗师也有侠骨柔情。后来发现我错了,理解浅了,这是叶问一个人做主角的电影。

虽然章子怡戏份多,但这部电影的主角只是绝对的叶问。因为章子怡饰演的宫二姑娘是虚构的人物,在电影中真正的作用是:王家卫用来影射出叶问的另一个自己。

哲学里的三大经典问题的第一个,就是问“我是谁?”所有一代宗师都不仅是武功高手,也都是哲学大师。见自己,是第一重境界。宫二就是王家卫给叶问映射出的自己:侠骨柔肠的叶问(妻子的爱),好斗争勇的叶问(对武功精进的追求),仇恨与恩怨积聚的叶问(灯叔等朋友被杀),刚烈的叶问(不食日本米的演讲),执着的叶问(对高招的痴迷)….

宫二姑娘本来就是一个虚构的角色,代表叶问心里的另一个自己。叶问打败宫羽田后,宫二在金楼摆下霸王夜宴,电影中宫二与叶问对视而坐,身后金楼众姑林立,画面华丽的像一副油画。配乐是西班牙女高音Stefano Lentini的《Stabat Mater》(圣母悼歌),神来之笔。这段咏叹调《2046》里也用过,但用在这里表现叶问和宫二的那种翻江倒海的心境再恰当不过——叶问第一次达到“见自己”的境界。那华丽的油画场景总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大约是把《最后的晚餐》与弗里达1939年的作品《两个弗里达》的糅合。

咏叹调+“两个自己”的油画,王家卫真是太有才了!

事实上,宫二与叶问的比武,应该是争强好胜的那个叶问与沉静内敛的叶问的比武,是自我缠斗,自我修炼,自我提升。与“宫羽田”的交手获胜,说明了叶问的武功又精进了一大步。

但金楼夜宴那唱戏说明,他没有因为获胜而沾沾自喜,他的内心在翻江倒海,在转身”见自己”——就像戏里与宫二的比武,四目相对,如此近的直视,如此深的看到心底……揭开这层“面纱”,也许王家卫真正想表现的是两个叶问,一阴一阳,一刚一柔,一正一反……每个人心中,都有另一个自己。

章子怡的第一次出场穿的是皮鞋,铿锵有力。就如影片开场时那场戏:叶问雨夜战群雄,刚劲,孔武有力。

细心的人会留意到叶问给祠堂里的祖宗上香,提起培德里叶、四十岁以前都是春天的时候,有一个镜头是叶问的重影,有两个叶问。那时候,叶问已经见自己了。影片后半段还有一个重影的镜头,那时叶问从“见自己”升级到“见天地”、“见众生”的境界了。

一代宗师里的宫二,其实就是叶问心里的另一个自己。金楼比武前几位前辈给叶问指路:过手如登山,一步一重天。叶问就是这样不断精进的。

【宫羽田=功遇天,宫若梅=功若没】

电影里经常讲说“宫家的东西至金至贵”,宫家,实际上是指“功”家,也就是一代武林,一代武术,老祖宗传下来的一代武功精华与大成。宫二的父亲叫“宫羽田”,换句话说,宫羽田是谐音的“功遇天”。

当时所属的大时代,决定了一代武林的走向消逝,“宫羽田”不甘心老祖宗传下来的这么金贵的东西就这么没了,因此王庆祥饰演的宫羽田说并非想“当英雄”,而想“造时势”。其实王家卫是想借台词说:时代造就了很多一代宗师,也造就了叶问这个典型。

有个细节:后面的章子怡饰演的宫二穿的都是传统布鞋,绣着兰花。宫二为了复仇退掉了特别好的亲事,与她定亲的人的背影是张智霖,就是影片开场叶问带妻子听曲的那个演唱者。注意到那一场戏张智霖的衣服上绣着梅花,而电影直到快结尾才提示宫二的全名叫宫若梅。宫若梅=“功若没”!王家卫啊!!!!你肿么能故意介样取名字呢?让知道了真相的叶粉和墨镜粉情何以堪啊?

电影里提到马三这个名字的来历:言必称三、做人要谦虚,但却没提宫二这个名字的含义。宫老爷子只有一个闺女,马三是养子,自己闺女比养子小就唤作宫二,这个解释虽然也能说得通,但有些勉强。我想起论语里说孔子评价颜回时有句话叫“不迁怒,不贰过”,犯过的错误不要重犯。宫二小姐满门心思是复仇,怒火中烧,一错再错。

宫若梅,功若没,王家卫让宫老爷子给闺女起了这么个名字,也许是想表现早就预见到老式的武功注定要消亡。

电影中宫羽田临死前留话:不问恩仇,可以解读为让宫二不要纠结于江湖恩怨。这个在电影中已经交代的很清楚。宫羽田在金楼退隐那次交手前,带宫二上金楼——

宫二俏皮地问父亲:“带亲闺女逛堂子是什么说法?”

宫羽田回答:“有些事情,你不看它就没了?人活这一世,能耐还在其次。有的成了面子,有的成了里子,都是时势使然。这次让你下来,是想求个始终,让你看看,爹是怎么退下来的。你从小是看着我跟人交手长大的,这是最后一次。你是订了亲的人了,江湖的事,和你没关系。当个好大夫,平平安安的,就是尽孝心了。”

宫羽田其实不希望“功若没”,所以带宫二上金楼,就是想让宫二明白,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江湖的事情和你没关系。武林当中有这样一句话: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一口气,点一盏灯,有灯就有人。宫二辞路的时候其实也明白了宫羽田的意思,但她认为武功再高,高不过天,资质再厚,厚不过地。既然“功若没”是天意,武学千年,这样的事见的还少吗?

宫二在戏中的职业是开医馆,医者的最高境界是医心,宫二说自己未能“见众生”,意思就是她从未达到这个境界。宫羽田曾经评价过宫二:“你的脾气啊,就是爹年轻的时候。眼睛里只有胜负,没有人情世故。人要往远看,过了山,眼界就开阔了。”医者不自医,宫二其实自己都知道她的问题所在:我不图一世,只图一时。但是她自己也说:“我选择留在我自己的岁月里了”。

不过王家卫这个鬼才真的让宫若梅变成了“功若没”——当电影里金士杰和顾宝明剧场界国宝饰演两位关东武林长辈,劝宫若二放弃复仇,说起很多事情不在人事在天意——结果宫二无比霸气地说:也许我就是天意。然后,宫若梅就真的成了“功若没”!也就呼应了之前“功遇天”让“功若没”看一代武林是怎么退下历史舞台来的,王家卫,你是这个意思吧?

顺便插一段八卦:张震饰演的一线天的职业是理发师,这位八极拳宗师原来曾经做过暗杀组织蓝衣社的杀手,而后在香港开了一家白玫瑰理发厅,理发师和暗杀杀手,有些神似的地方——修剪异端枝杈。

再插一段八卦——宫羽田还说过:“但凡一个人见不得人好,见不得人高明,是没有容人之心。咱们宫家的门槛高,但是不出小人。”是啊,见不得人好、见不得人高明、没有容忍之心,这不就是小人么?

【叶问的自我精进】

就像上文所分析的,与宫羽田的交手,与宫二的交手,其实都是这两个人物都虚幻的。说到底,这两个角色其实是戏中戏,都是王家卫用来表现叶问对自己武功与心法不断修炼的内心戏。也许叶问与宫羽田的交手戏,实际上是对应电影最开始雨夜车站以一敌众那场戏,那次对战奠定了叶问当时打遍佛山无敌手的江湖地位,叶问的武功更精进了,也表现出叶问内心的反思。有对武功的反思——对应与宫羽田的交手,有对自己内心的反思——对应与宫若梅的交手。

影片里反复提到叶问不仅天赋高,而且善于总结和学习。宫二和叶问的几次交手和交集实际上叶问在“见自己”,不仅有眼前路,还有身后身。正如那句老话: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一个处于困惑中的人,自我审视能让你发现自己真正的潜能。这种自我反思带来的进步,是真正的一步一重天。

宫二与叶问的过招,实际上是叶问自己精进的过程。在金楼夜宴之前,多位师傅给叶问之路,其中第一位是打八卦掌的三姐,三姐拆祠堂、偏门强攻等几招,在叶问与宫二过招的时候,可以发现宫二用过,叶问也用过。叶问很明显是在之前三姐的指路中学习了八卦掌的招数,并且学以致用。在大概第二回合的时候,二人收掌的姿势居然是一样的,就是两只胳膊一横一竖的那个姿势。

叶问很有悟性,几次用八卦掌的招数配合咏春的灵活,甚至在对打中要略占宫二上峰。金楼夜宴对打那场戏的后半场,叶问屡次抢到楼梯上方的位置,制高点的优势十分明显。但宫二在一次对打中,站落在楼梯扶手上,引叶问出击后,顺势将他拉落到下楼的楼梯上继续对打,在叶问几乎要赢的请款下,宫二跌下楼梯,叶问出手想拉一把,被宫二顺势拉下,并给了他一掌,借着这一掌的力量漂亮的重新坐回到高处的楼梯扶手上。

这一幕可以联系到接下来的戏——因为战争叶问的生活一下子跌落到一无所有,好似也被命运拉下了马。叶问心中“出手相救”想拉一把的、那接下来的多年中念念不忘的,应该就是武功吧。八年抗战,叶问一无所有,失去财产,失去朋友,失去家人。有时候甚至失去了斗志,把练功的木桩劈成了柴火,但他心里始终有一口气,凭这口气,仍然可以点燃那盏灯。

【从“见自己”到“见天地”】

宫二找汉奸师兄马三报仇,这个深仇大恨其实隐喻国恨家仇。电影里用章子怡拜佛灯的那个破庙门口,光影变化暗示斗转星移,来表现章子怡来破庙求愿,实际上是求过很多次才发现那一盏燃着的佛灯。破庙门口光影变化这个场景出现过两次,这个细节表现出这次复仇其实经历了很多年。

与此对比,现实中的叶问也曾跟日本人比武,国恨家仇常常是会将个体裹挟进入时代之中,无法跳开。这世间的事情总是戏谑的,赢了面子的时候通常会输了里子,事难两全。现实中的叶问在比武后为避免日本人报复而举家迁入香港,艰难生活。

宫二最后大仇得报,但因为发愿不婚嫁不留后不传艺,一代武功也就终于此。叶问在片尾说“咏春因我而起,也因我而收。”不知道是否有同样的意思。

历史的车轮谁也无法阻挡,宫家是武术巅峰的象征,最后宫二的死去隐喻逝去的武林,时代使得武林永远消失了,带着一些绝世武功。但叶问走出去了,发扬咏春,也把武术精神传播了出去、传承了下来,但那是新的武林,过去的武林也因此永远的消失了。

叶问与“宫羽田”比武时,叶问强调大成若缺,以及勉强求全等于固步自封,有缺憾才有进步。其实叶问与宫羽田的比武,真正赢在破旧立新,重视眼前路,心里不是只有一个饼、一个武林,而是眼界更开阔,心里有一个“世界”,境界更高。而代表传统武林的“宫羽田”败了,败给叶问,输在“想法”。宫二口中称“宫家从无败绩,如果说败,也是输给自己”,也是这个意思。

【影片中的门】

1.关门

影片中多次出现门的镜头。第一次出现是第一场戏:叶问雨夜战群雄,给了一个镜头是叶问站在门外。后来又有一个镜头是与勇哥对打,叶问从背后用手把门关上了,关门的含义这在后面一场戏交代过:叶问在香港教拳时,有流氓来踢馆被叶问“教”了八脚那场戏,借流氓之口交代过,关门的意思是往死里打。

也许也是因为在影片那场雨夜夜斗中下手非常狠,尽管叶问在打败勇哥留了一脚之时,勇哥依然继续对抗被叶问踢伤,引起了后面功夫境界的反思,于是有了宫羽田和宫二这两个戏中戏的角色。叶问不断学习和反思,更深的体会到“留一口气点一盏灯、有灯就有人”的含义。

2.进门

雨夜夜斗那场戏的结尾,门被踢倒,这意味着叶问已进门,叶问背着手向前走,消失在黑夜中,他在武林这条路上也越走越远。

3.出门

金楼夜宴之后,宫二送叶问到门口,宫二说:“叶先生,今天让你看六十四手,是想让你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做人不能只想着眼前路,忘了身后身。”。叶问说“千古无同局,叶低能否藏花,有机会我们再验证。”宫二说:“你来,我等着”。然后宫二转身走回去了,叶问出门。

4.往门里望

金楼夜宴一别之后,叶问给宫二写信:“叶底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宫二回信:“一约既定,万山无阻。”叶问朝思暮想还想看宫家六十四手,电影中出现一个宫家门口的空镜头,表现叶问梦里还在宫门口徘徊,向门口张望。

5.走出宫门口

叶问对宫家六十四手的痴迷,十年间虽然物是人非,但终于等到机会到香港宫二的医馆见上一面,但是还是没看到,叶问怏怏而归,快要走出宫二医馆门口的时候,老姜追出来提醒叶问:宫家还有人。暗示不要欺负宫家没人。

6.门口回望

宫二临去世前,找叶问辞路。宫二化了妆,美极了。看了场戏,叫“风流梦”,流露出希望沉浸在梦中也要的出世情绪,并说出了“我心里有过你”这样的直接的实话,希望了断这桩恩怨,让这段故事就像一盘棋一样停在那里。叶问回答:“我们之间没有恩怨,有的只是一段缘分,希望有机会再见宫家六十四手。”其实叶问心里也应该明白,此生再也没机会相见了。宫二流下眼泪,章子怡这段表演太有层次感了。这一次,“功”真的“没了”。

宫二去世后,老姜拿着宫二发愿前的发灰盒送给叶问,说“你们相识半辈子,实则他不知你,你不知她”。“看了这个你就明白了,我把二小姐交给你了。”对比金楼掰饼后,宫羽田对叶问说的那句:“我把名声送给你。”两个都给叶问,意味深长。叶问下了决心去香港,只有眼前路,没有身后身,回头无岸,真的成了一代宗师。

这段给过一个镜头,叶问从在宫家门前走过,站在门口向里看,这是代表他在回首望。

【写在后面】

曾有段时间酷爱聊天,从早聊到晚,海阔天空,想到什么聊什么,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畅所欲言。经常聊到半夜两三点钟,也有持续到天亮的记录。日出时刻阳光打在阳台上,看光线快速升起,从黑暗走向黎明,十分美妙。

曾想了很久为什么爱聊天。爱表达?爱分享?爱沟通?突然想到,是喜欢那种切磋的感觉——过招那种切磋,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一代宗师》是个好片子。什么是好片子?标准就是百看不厌,每一次看都有新的感受,都有新的收获。还会看第五遍、第六遍……继续看下去。每看一次,沉下去,就会又发现一些它的好,有些象散文,形散而神不散。尤其喜欢这种拍法:不提政治、不表成就、不鼓吹仁义道德、不过分美化神化,只拍真性情的一面,难得。大家并非高大全,也凡人,只不过表达方式不同,章子怡临死前与梁朝伟的相互表白挺好,君子坦荡荡。对比李慕白,后者怯懦了些。

个人觉得这是王家卫近十年最好的作品。章子怡不止于美,正且真,侠者风范。如果坚持下去,没准真成了下一个时代的张曼玉。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说完这句,泪水从章子怡脸上划过,那个表情很有层次感,然后镜头摇到梁朝伟,泪光闪闪。叶问那个时代的侠者,有真性情,虽然也不善表达,但不似李慕白那般过于内敛和隐忍。

幸好一代宗师没有成为一代失踪,让我们不仅有机会看到2个小时的版本,还能看到4个小时的版本。长达八年的筹备、三年的拍摄,之所以所有人能够坚持下来,与其说凭的是一口气,不如说凭的是对王家卫才华的敬佩和信任,尤其是王家卫对艺术的执着以及对中华瑰宝的守望。

正如王家卫在拍摄本片的纪录片最后说:“有人说所谓绝招,就是把一件简单的事做到极致。这电影我们是尽了力,是不是极致不敢说。但我希望这是起了一个头。我希望有人继续走下去,因为这条路太迷人了。”

Tags: ,,,,,,.
首页

13 条评论 to “我们都错了!宫羽田=功遇天,宫若梅=功若没。一代宗师真的成了一代失踪。”

  1. 蘓么说道:

    没想到你看了这么多遍,分析得这么深入,我也你随便说说,
     
     
    叶问对宫家六十四手的痴迷,十年间虽然物是人非,但终于等到机会到香港宫二的医馆见上一面,但是还是没看到,叶问怏怏而归,快要走出宫二医馆门口的时候,老姜追出来提醒叶问:宫家还有人。暗示不要欺负宫家没人。
     
     
    这个人,就是一线天,电影里面有宫二,宫三,没有说谁是宫一,但是有一线天,宫二在火车上为什么救张震?因为张震是鬼,是宫家为宫三准备的里子。赵本山是鬼,回不了东北,他是宫若天的里子,里子就要做里子的事情,终生不收徒,不婚不嫁不留后;宫二去找宫三报仇,宫三说这是宫家的事情,你终要嫁人,没有这个资格,一线天有资格,但是一线天没有出现,因为一线天不想当里子了,于是他判出了,收了小沈阳当徒弟,从此不是宫家的人,于是最后赵本山就说了,宫家,没人了。

    宫二为了报仇,也当了里子,所以不能嫁人,不能授艺。

    一线天是宫三的里子,但是宫三叛变了,或者说看错了时势(认为日本人能赢),走错了路,听错了话(没有明白宫羽田舍了性命让他回头),宫二没有再给宫三机会,最后一场火车站的厮杀,宫三老猿挂印没回头的破绽直接被宫二推头撞车。

    [回复]

    Lorna 回复:

    “宫家还有人”应该指的是宫羽田的师兄赵本山。宫羽田当了面子(武林盟主),赵本山当了里子(负责暗杀的杀手),哈哈。马三是武林界派到日本人内部的卧底,负责搜集情报,变相保护赵本山。一线天的确是脱离组织的前暗杀组织高手,也许他才是真正的“一”。一线天,宫二,马三。挺有意思的。

    [回复]

    Alex_chou 回复:

    今晚看了第二遍,原本以为看懂的地方,然后又觉得没看懂。百度一下就看到两位的分析了。你说一线天是宫二的里子,这话我也不反对。但是我看2H版本里,赵本山说的是“里子收不住,血沾到了面子上,就是毁艺灭门…..”.因此觉得也许一线天不出现是因为他收不了”马三“。至于宫二辞路,老姜说:“宫家没人了”我想他的意思应该只是说“面子”已经没了。不等于“里子”也没了。拔高一点,也就是说传统武学的形式没了,但是精髓却未必不在了。至于为什么要将宫二的发灰交给叶问。我感觉,应该是出于两个原因:1.宫二遗愿,当然这只是表面原因,王家卫这么安排,应该是对电影中那不太明朗的爱情做一个交代;2.发灰也许在王家卫看来代表旧式武林(姑且这么叫吧,没想到更好的词汇)的某些传承,而后从叶问一生的经历来看,他的“见众生”也还是保留了旧式武林的某些传承的。比如,师承关系。
    个人愚见,博君一笑。

    [回复]

    Lorna 回复:

    你说的:老姜说宫家没人了的意思应该只是说“面子”已经没了。这个的确有道理。这部电影看了超过10遍了,每次都有新的收获,好的作品,大概就是让人着迷如此。

    [回复]

  2. 蘓么说道:

    上班时间,先敲这么多。

    [回复]

    Lorna 回复:

    不过4个小时的版本里,一线天开理发厅的目的的确是守望宫二开的医馆,也许也是一线天所代表的“里子”,在暗中保护“宫二”的面子。宫二选择开医馆,也许暗示鲁迅那个年代的医术救国那种思路。一线天开理发厅,也许隐喻除去杂生的枝杈。。。

    [回复]

    Lorna 回复:

    想了一下,你说的对,宫一还真可能是一线天。。。王家卫+邹静之+徐皓峰=牛掰啊

    [回复]

  3. andrew说道:

    那段歌剧不是《Casta Diva》。

    [回复]

  4. waha说道:

    狗屁不通, 狗屁不通! 气死老夫矣

    [回复]

  5. ppip说道:

    王家卫的电影还从来没有真正看进去过,惭愧。

    [回复]

  6. Hicksville说道:

    博主说“叶问打败宫羽田后,宫二在金楼摆下霸王夜宴,电影中宫二与叶问对视而坐,身后金楼众姑林立,画面华丽的像一副油画。配乐是贝里尼歌剧《Norma》的咏叹调《Casta Diva(圣洁的女神)》,神来之笔”,但是这段的配乐并不是《Casta Diva》,而是一个西班牙女高音Stefano Lentini的《Stabat Mater》(圣母悼歌)。

    [回复]

  7. Hicksville说道:

    另外,《Casta Diva》还在《The Iron Lady》中出现过,总感觉旋律很熟悉,刚才终于想起来了。

    [回复]

  8. lixiao说道:

    谢谢!

    [回复]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