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4日

Lorna按:这篇文章写得还是很有深度的。电视别想摆脱娱乐,网络更全是嘈杂,完全没有严肃认真且深入的思考。正如水木丁所说——尼尔·波兹曼的那本著名的《娱乐至死》写于七十年代的书中,波兹曼的观点是,“严肃的电视”这种表达方式根本是自相矛盾的,所有的人都是在表演,电视只有一种声音,即娱乐的声音。电视的时代就是娱乐的时代。电视媒介形式的本身就不能承载严肃认真的思考,只有书籍能够承载严肃认真的思考,因为书籍可以用几百页去说明和深度挖掘一个问题,你读书的时候,你必须要安静下来长时间的独处和思考。而电视,就像波兹曼说的“在这个世界里,一会儿这个,一会儿那个突然进入你的视线,然后又很快消失。这是一个没有连续性,没有意义的世界,一个不要求我们,也不允许我们做任何事的世界。”“电视媒体的到来使得信息碎片化,导致人们思考能力的下降。”波兹曼这话虽然说的是美国社会,但是也可映照大部分中国现实。

新年伊始,柴静的新书《看见》大火特火,据说一个月不到,就大卖超过一百万册,虽然不少人从开始就很看好这本书,但是这个成绩也实在让人跌破眼镜了。有人猜测照此下去,这本书会不会在今年卖掉一千万册,这个现在下结论当然还为时过早,不过本年度出版界的人气王大概也是非柴静莫属。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柴姑娘现在可谓是又出名又壮,果不其然,微博上的中国特色爆料接踵而至,先是木子美在微博上爆出柴静刚刚结婚,与多年前离婚的前夫复婚。可巧的是,我前阵日子刚看完这位摄影师先生的八卦,因为他正好是媒体圈某时尚杂志女主编的刚刚离婚的丈夫,而那位时尚女主编之所以被人爆料,又是因为该杂志被圈里人传的沸沸扬扬的一些内部矛盾,所以当我知道此前夫就是彼前夫的时候,真是无限感慨,这才叫乱糟糟你方唱罢我登场,我圈乱罢你圈乱呢。

果不其然,卖了这么多的书,火成这个样子,人们除了挖柴静的八卦,也开始批判柴静的书不好,业务水平不高等等,甚至连闾丘露薇也站出来从业务角度出发,说柴静不是称职的电视新闻记者,采访的时候表演的痕迹太重。我对柴静的八卦到没什么可说的,毕竟是私人的事,到是闾丘露薇这个“表演”的说法,让我想起尼尔·波兹曼的那本著名的《娱乐至死》,在这本写于七十年代的书中,波兹曼的观点是,“严肃的电视”这种表达方式根本是自相矛盾的,所有的人都是在表演,电视只有一种声音,即娱乐的声音。电视的时代就是娱乐的时代。电视媒介形式的本身就不能承载严肃认真的思考,只有书籍能够承载严肃认真的思考,因为书籍可以用几百页去说明和深度挖掘一个问题,你读书的时候,你必须要安静下来长时间的独处和思考。而电视,就像波兹曼说的“在这个世界里,一会儿这个,一会儿那个突然进入你的视线,然后又很快消失。这是一个没有连续性,没有意义的世界,一个不要求我们,也不允许我们做任何事的世界。”“电视媒体的到来使得信息碎片化,导致人们思考能力的下降。”波兹曼这话虽然说的是美国社会,但是也可映照大部分中国现实。所以,我听完闾丘露薇的话之后,觉得挺有意思,我不觉得闾丘露薇的话是错的,柴静当然是有表演,但如果这是职业要求,也无可厚非吧。站在镜头前,人人都演啊,柴静的采访风格不是我的菜,但是在我这个普通观众看来,真的是没有什么演和不演的区别,只有演得成功和演得不成功之分,当然了,还有表演流派不同之分。

“听说有人在电视里面找深度耶。我好诧异。电视很方便,但很肤浅,在电视里面找深度,太看得起电视了,太看不起电视没出现前的文明史了。何苦看电视找深度啊?为什么不去看书呢?”—— 蔡康永

所有的电视节目都是娱乐节目,电视就是很浅层快速的传递讯息,所以当你需要让一个节目显得特有深度,有内涵,却只有半个小时,中间还插播洗衣粉,啤酒,尿不湿,口香糖的广告的时候,那就只能靠表演了,表现得很沉重,表现得在思考(CCTV传统手法就恨不得在出镜的人脑门上刻着“我很有深度”五个大字了。),当然了,电视中人,也可以借表演向观众传递一个信息,我有话没说完,我有认真思考这件事……都在我的书里。说到底,最后证明自己真有思想的,还是得出书。而从另一面,事实也已经一遍又一遍的证明,现在有两种作者书卖得特别好,一是写字儿的上了电视,二是上电视会写书的。对这样的作者的书大卖而进行批评,我觉得真也没必要,于丹和易中天不是做学者中最有学问的,但他们是所有学者中最会表演的,所以他们大获成功,书卖得最好。他们是正好赶上了这个时代,是应运而生。我们就是处在这样一个文字阅读整体倒退,电视文化流行了很多年的娱乐至死的年代。很多事情和人都是时代的选择,非我们个人能改变,连当事人在内,都只能接受它。

节目不够,唯一可以更多的表达自己认真思考的问题的只有文字,我猜想这可能是柴静出这本书的初衷。她的努力和用功大家也都是看得到的。但是这就是这个时代的讽刺,谁都别想摆脱娱乐,在娱乐面前,谁也别想置身事外,无论你把自己定位是什么,你是个电视人,那就别想摆脱成为一个娱乐人物。这场围绕着柴静展开的争吵,已经又一次无可挽回的变成了个娱乐事件。在这个娱乐的年代,当你成为一个明星记者,那么你首先是一个明星,然后才是一个记者,当你的书卖得好,名气越来越大,你就无可选择的成为了一个娱乐消费品。被挖八卦,被批评,一个名人的私生活和不相干的普通人有什么关系呢?其实没什么实质的关系,可是大家都想关注点什么,吵吵闹闹点什么不是嘛,生活太平淡了,闲着也是闲着。虽然柴静和闾丘露薇都是认真的对待自己的工作的人。她们都很真诚的相信自己身上肩负的使命和责任,但是她们却都无法拒绝自己变成了娱乐事件的主角,就连闾丘露薇自己,本来是想探讨点专业领域的事,结果无非是给这件娱乐事件的升级添了砖加了瓦而已。相比之下,到是微博上的木子美仿佛参透了尼尔·波兹曼的理论,深谙这个大时代乱糟糟的媒体的本质,一边不断批评柴静,一边时不时的捎带着卖几本自己的书,可谓娱己娱人,娱乐至死,消费了柴静一把,别人也同样消费了她。至于柴静的读者,其实大可不必太愤怒,等下一个娱乐事件出来,这一页就翻过去了,柴姑娘是书照卖,人照红,节目照做,什么都不影响。反正在这个娱乐至上的年代,大多数的争吵啊,爆料之类,都没什么正经。

最后说句题外话,有一次在电视节目(那时候我还看电视)里看到易中天老师,主持人问他成为名人的感受是什么,易老师说感受就是好像峨眉山上的猴子,供人娱乐(大意)。听完了这话,我开始喜欢易中天老师了,他是一个真想明白了的人。

作者:水木丁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