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8日

前阵子看了一篇文章,好像是彭萦写的,大意是说看新闻、刷微博等这种对时效性高的内容的追求,实际上没啥不可或缺的必要,只是内心的焦虑而已,连续若干天没有看,回头想起此事,其实也没错过多少什么。

有次冬吴相对论里梁冬和吴伯凡也说到类似的观点,并说梭罗在书中也写过这种观点,新闻不看也罢,有书足矣。
于是最近果然戒掉微博,只发不刷,专心读书,认真讨论,思考的深度果然突飞猛进。

有人说新闻就是不知道想看什么时随便看的那些东西。这种漫无目的的阅读,会使你的注意力碎片化,整日没有思考的快速浏览,大脑的思考功能会很快退化,变成人云亦云,机器人或行尸走肉是没有思考的反面典型,自古以来的政权都想焚书坑儒、奴役臣民的大脑,不希望他们有知识有文化,就因为一旦知道的太多、思考的太多,就容易有当局者不希望的事情发生。

回到记忆和思考的话题,我想说的其实就一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若想精深,必须专注。

至于原因,《浅薄》一书中的阐述的很清楚:

是什么决定我们记住什么而忘记什么呢?巩固记忆的关键就是专注。存储外显记忆,以及在记忆内容之间建立联系,二者同等重要,都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不断重复记忆过程,或者有强烈的智力参与或情感参与,记忆效果会随之增强。关注程度越高,记忆效果越好。坎德尔写道:“对需要长期保持的记忆而言,输入的信息必须经过彻底而深入的处理。要完成这样的处理过程,就得留意这些信息,并把这些信息跟记忆中已有的知识有意义地、系统化地联系起来。”如果我们不能在工作记忆中对信息予以关注,那些信息能维持的时间最多只有几秒钟。然后,信息就会消失,不会在大脑当中留下任何痕迹。

我们大脑中的各种变化是自动发生的,根本不在我们意识的范围内。但是,这一点并不能免除我们对自己作出的选择应该承担的责任。人之所以区别于其他动物的一点就是我们早已被赋予了控制自己注意力的能力。长篇小说作家大卫•福斯特•华莱士在美国肯尼恩学院2005年的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时说:“ 学会如何思考 的真正含义就是要学会训练对思考方式和思考内容加以控制的能力。这就意味着,对于你选择关注的对象以及你如何从经验当中构建意义,你要有足够的意识和了解。”放弃这种控制,就会陷入“无穷无尽的得而复失造成的永恒痛苦”之中。华莱士在发表那次演说两年之后自缢身亡。作为一个患有心理疾病的人,他以其特有的迫切性了解到:在全神贯注地集中注意力这个问题上,我们怎样选择,抑或未能选择,实在是利害攸关。我们主动放弃对自己注意力的控制,会让我们面临极大的危险。神经学家对人脑细胞级和分子级工作机理的所有研究发现无不着重指出了这一点。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