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9日

槽边往事和菜头

焦虑压力。为静心,用间歇把和菜头的槽边往事从尾翻到头,662 pages。眼酸指疼,杂感丛生。沉淀是金,抹不去时间的记忆。于是,写一段白描,尽管并不认识他。

知名中文博客和菜头,白族人。1999年底前往云南信息港,开始了网络码字生涯。第一个BLOG站点在blogcn,写于2003年9月15日。2005年blogcn差不多有半年在改版,十天半个月地抽风,10月19日那一天槽边往事正式独立出去。巧的是,我知道这个博客的时间,只比那个时候稍早一点点,不过,那会还不了解网络没涉足媒体,一切只是安静地关注。

1999-2009,和菜头十年。老和是一个网上和网下分得很明白的人,道行久了,机警、圆通、清廖。当然,没人一生下来就是老江湖。和菜头也从年轻时候一路走来。

  • 1984年在大石洞上小学,后半个童年在昆明度过。
  • 1993年到南京念大学。20岁以前,抽风少年若干年。
  • 22岁创业失败负资产2万5千元。
  • 23岁上网一整年,和菜头就此诞生。
  • 28 岁开了很多专栏,出了一本我打不赢爱情》。

二十岁时,也曾抽风少年,疯嗔轻狂。然,武装再好,也有真流露,比如,亲人,永远牵挂。比如,“手以后,我用了48小时,耗资7000元购置了全套家具和电器。”不禁想起一个人。

一个人说,经历洗礼也蛮好,至少锻炼了思维、磨习了逻辑,滴水石穿或滴水不漏。和菜头作为老网民,从始至终都很高产。当年“三驾马车”、“四大写手”风云一时,老和仍是菜头。这些年来风生水起,没如他人般于巅峰处“卸甲归田”,而是辞职北上招了安,仍战斗在网络世界火炮丛生的第一前线。不过,我谨一介看客,自不言多。

老和的文字很芜杂,有灵光一现的智慧,也有强挤出来的软笔,有直捣黄龙的尖锐,也有不痛不痒的废嗑。方圆同在,邪侠并存。

和菜头很爱惜自己的羽毛,从不在网上公布自己的照片,从前一次参加某活动,好像主办方或媒体上了他的照片,结果被他撤下,还曾专门写了一篇日志说明此事(可惜链接一时找不到了)。联想起安妮宝贝,没有真实面容的神秘感,往往带来长久的吸引力。但后来,参加商业、媒体活动,难免不了出镜,所以,我们很容易看到他参加中文网志年会时留下的照片,也能看到他参加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七十码那期的录影。

槽边往事最不舒服的地方就是没有存档和索引,查询起来很不方便。不显示年份和准确时间,若非blogcn的原纪录,比特海元年还真得推算。时间线不明朗,Review痛苦。仅择取部分喜欢的文章存档,以下皆为手动整理。

印象深刻的一些话

  • 因为能够安心在家的缘故,我成了专栏写手。这种定力使我能每天12小时呆在网上,炮制垃圾文字而毫无厌倦。并且,我学会的忍耐,忍耐生活中无数必要不必要的琐碎和无聊,以幸福的名义。不过,最后还是没学好,所以终于还是站起身走了。《前女友新婚大喜
  • 搜索引擎是相当强悍的工具,但是只要听到有人说“有了古哥,谁都是XXXX”时,我还是会觉得可笑。因为正如古龙说过的那样:对于某些人来说,纵使神兵利器在手,也是废铁一堆。《最接近神的男人
  • 对于我来说,人生是个完美的逃脱计划。浮世不免于追逐和被追逐的命运,游戏就那么一直玩下去。如果能够从其中逃脱,可能会有真正自由宁静的时空。我在河边喝水,看见倒影里风吹动了我垂至水面的马鬃。《三十岁就快来
  • 我从97年上网,到2000年到CYOL以后,我再没有担心过点击的问题。我对自己写的是什么,怎么写,非常清楚。我对什么人看,多少人看,也非常清楚。在BLOGCN的时候,无论推荐不推荐,上首叶不上首叶,我的页面每天有300多个访问,最高400人。其中南中国占到7成,海外和北中国各占一成五。那里的12万点点击,全是这400点一天天累计而成。BLOG是个人网志,要说真为了什么人而写,我只为这400击。《400击,400 Hits
  • 老辈人经常教育我们,给与我们许多的人生经验。然而,我们切实实施的又有多少条?该落得陷阱还是得落,该中的奸计还是得中。别人说的永远是别人说的,事情没有经过自己的历练,结论和经验永远是别人的,自己永远无法全心全意地接受。那么,老辈人何说那些话呢?答案还是第二下:没有人期待你上了第一课,就能够按照前人的经验,规避种种风险和陷阱。之所以和你说这些话,是希望你在第二下不必受到相同的折磨。该走的弯路还得走,该跌的陷阱还得跌。只是凭借之前喝破的一句话,有这句话在,你不至于一次就万劫不复。警告你必死无疑的可能,并非是要你即刻避免这种必死无疑。而是希望先行喝破,那么你在跌落的过程中想起这句话,最后不至于跌下身死,而仅只是重伤而已。《关键在于第二下
  • 王小波生前已经预言了谁会是他作品的最忠实读者,并且给予了他们一个名字:沉默的大多数。他给予了这个名字,他们在沉默中接受了这个名字,如同一碗水涓滴 无漏地倾注到了另外一碗里,谁也不多于谁,谁也不少于谁。能欣赏《时代三部曲》里趣味的人拒绝对这部作品做任何评价,如同哑子食蜜,他们觉得最好的方法就 是闭起嘴来,重头再读一遍,然后再来一遍。作品已经完成,就连天神也无法将其毁灭。而每个人可以做出自己的解读,给自己写一本厚厚的诠释。这是纯粹个人的 乐趣,不值得和外人分享,似乎也没有必要那么去做。该说的,书里已经写尽。《因遗忘而被铭记

写在后面:

忽然想起,浏览过频可能引起恶意点击的怀疑,虽不至被封IP,还是作罢。反正,已经整理差不多了,其余的在阅读器里浏览,就此作结。

Tags: ,,,,,,.
首页

2 条评论 to “人物白描:回首再见和菜头”

  1. 望月说道:

    你太有心了,我也关注和菜头已久,不过他的文章太多,我只是选择性的阅读

    [回复]

  2. legending说道:

    总结得极好。我也把槽边翻了个遍,呵呵。喜欢《回忆我的童年》那篇。

    [回复]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