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8日

也许这里根本没有人看,但还是声明:本文请勿转载。

以前博客上有个系列,记录认识的朋友们。有点像小像一样,记录眼中的他们,也为了保留那些特别美好的点点滴滴。后来忘了什么时候就停下来了,再后来,虽然写过方老师、小习和大智,但不太完整,这回接上。

帆爷是一个有趣的人。

从哪里开始说起呢?之前不认识,后来才知道是当年还是文艺小青年时很喜欢的某书店、的老板。上次看到他的演讲,那些旧事勾起好多回忆啊。

文艺小青年的时代,就那么几年,03到08年左右。再往前点吧,那是诗人和作家的天下,老人家了,老气横秋,虽笔功扎实,但不接地气。然后就是那个小时代,那时候的文化人还是有水平的,而且年轻,旺盛,新潮,思想纯粹,也很纯真。再往后点吧,是90后、00后的天下,各种清穿小说、耽美文,一本小说纸书能有三块砖头摞起来那么厚,搬起来丢出去能砸死人,孩子们还看的津津有味。但那个小年代,我们读着那些长发飘飘的文化人(另一位某老师)的作品,还是很有如痴如醉的赶脚的,一群一群的没事就故作忧伤的年轻人,多有画面感!所以说…..刚才想说什么来着?忘了,总之,帆爷就是那拨的,也是个文化人。

不过帆爷又和长发老师等那拨文化人不同的是,比较内敛。话说这么有才,也过尽千帆,见识多少大场面了,但演讲中和平时里,依然能赶脚着有羞涩和紧张。哈哈,这么说有点不客气,不过也找不到其他更合适的词儿了。上次微博看有人转了一篇他写的文章,好像是讲某书店沿革的,读上去还真的很有那种安静的文字从纸面流淌下来的感觉。这么形容虽然看上去有点矫情,但当年文艺小青年追求的那份精神上的宁静、高远和淡薄,就是这个调调的。俺是理科生出身,词穷,最能表达那种范儿的形容词就只是这个德行了,要想吐的筒靴出门右拐角落有痰盂。。。

不过想当年疯狂喜欢戈达尔、伯格曼、里芬斯塔尔、《战舰玻将金》时,泡在书店、碟店、图书馆、艺术院线时的那份着迷和沉醉,青春不都这样吗?与其说是每天都在做梦一样,不如说是多希望永远不要醒来……相信有过类似经历的人会懂得。

话说帆爷平时慢条斯理的,很和气。虽然贵为领导,但平易近人,有时还会配合大家开玩笑。上次和方老师一起被锁在阳台会议室时候,面对围观抓拍的俺们这群八卦的人儿,还极为体贴地配合摆了各种pose。不过他虽然热衷健身,但对穿着和时尚问题却十分随意,几乎永远是休闲装。有一次参加一个会,终于穿了正式的西装,还被女同事调侃:不知道把哪年压箱底的西装翻出来了,还配了一条奇特的领带,好像还是黄色滴!这么好玩的一个人,自然是众人爱戴,所以用当年某动画片的台词来讲:“几乎人人都爱他”。跟几乎每月都要换个女友的某老师相比,虽然没有人家那种仙飘飘的文人气质,帆爷这种几乎成了刘德华爷爷那般的完美偶像。而且居然还是未婚,若是用上时下最流行的形容词来说就是: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印象更为深刻的是,某女童鞋还在群里吐槽说:“好想嫁给他喔〜”,然后附上一个巨花痴巨卖萌的表情。不过,想加入帆丝啦啦队的女粉丝请排队啊,还有500人就排到你了,注意队形!

哈哈,八卦讲完了,书归正传。伦家还是很正经滴在画小像,偶尔不严肃滴开玩笑而已,希望小主莫怪。其实主要因为其他光辉伟岸的事迹实在了解的少啊,又是大众名,找不着啊。有知内幕者,欢迎报料。

不过就像爱看书的人也越来越少了,而真正的文化人更少了一样,记下帆爷的趣事,其实是对那段时期一种怀念。书店是个标杆,那个时期逛遍北京大小书店是十分浪漫的一件事,上次在那书店还看到有卖北京书店地图,多么文艺的圣地啊!这么多年一直是圣地,从来没断过。若是不提起,那几年的记忆都快忘记了。比如连岳,经观,环企,三表哥,王健硕,那会还和网上认识的聊友聊齐泽克的黄笑话,讨论《吉屋出租》,交流样式雷…..现在的年轻人连这些是谁是啥都不知道了吧?那个五年左右的时期就像一个小时代的断片,没什么大事件,都是小念想,回顾一次就像一次拉片子,文艺小青年的专属记忆。

To :小习,别捂嘴偷笑了,阅后即焚,要当不知道啊!否则下次写你会更8一点。

首页

1 条评论 to “人物白描:帆爷趣事”

  1. 小习说道:

    ……

    [回复]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