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4日

一、爱情是什么?

话当年,当花季少女的我们刚刚迈入大学。一次卧谈会,我们聊到爱情。

疯女人是感情动物,才女,说希望一辈子至少有一次轰轰烈烈的爱情,最好惊天地泣鬼神那种,否则人生多遗憾。佳好像说喜欢那种相互欣赏、那种才子佳人,她是我们宿舍的大姐大。珍说喜欢浪漫的那种,那时候她狂爱看爱情小说,64开那种,一整个大学几乎都在看,纯真浪漫又美好。我说希望第一个男友就是最后结婚的那个老公,思想奇怪又老土。

于是三位姐姐开始教育我,爱情中怎么能缺少两情相悦无限浪漫、四目相对柔情似水?没有一次轰轰烈烈的浪漫爱情那还叫人生么?然后争了半天爱情到底是理性的还是感性的。当时三人都说爱情当然是感性的,只有我,当时不知中了什么邪,非说是理性的。

说实话,不知道什么叫爱情,也没感受过那些所谓触电般的心动,或小鹿乱撞般的紧张,或者恨不得天天连体婴般黏在一起的甜蜜,都没有。

是不是很可悲?不过也没什么,也许鄙人实在宇宙无敌的神经大条吧。不过真正需要悲伤的,也许是前男友。因为突然有一天发现甚至忘了他们的名字,虽然我们好的那会也挺好的,但很诚实的说,真的想不起来了。有一阵真的觉得太不像话了,简直是提前进入老年痴呆啊!好歹也是初恋啊!好歹也大吵大叫大笑过,怎么能啥也记不住呢?认真的想了好长时间,真的几乎都忘光了。但终于在几个月后又突然想起来了。然后很快,又忘了。

二、淡如水淡如菊

我的爱情总是淡得像水一样,不是白开水,而是山泉水,有点凉。

诡异吧?但那就是我。

不过也许傻人有傻福,虽然有时候有点另类,但坐在男友车后座去买土豆丝卷饼的浪漫,咱也是体会过的。春夏的南区校园还是很美的,男友把单车蹬的飞快,小风微微拂面,那感觉,就是我心目中最浪漫的事。现在也是。

打岔一下:矮马!这会儿突然想起初恋男友的名字了,但第二个还是没想起来,姓席么?不过又好像也不姓席,忘了。哈哈。

大学时候有两个外号,一个叫猪女人,一个叫小迷糊。能想象出那会什么样吧?那会flash盛行的时候,疯女人总是对着我大唱《猪之歌》:

猪! 你的鼻子有两个孔,感冒时的你还挂着鼻涕牛牛。
猪! 你有着黑漆漆的眼,望呀望呀望也看不到边。
猪! 你的耳朵是那么大,呼扇呼扇也听不到我在骂你傻。
猪! 你的尾巴是卷又卷,原来跑跑跳跳还离不开它。
噢~~~

能想到当时我的傻样吧?疯女人有段时间简直像复读机一样唱它,唱时还看着我,总带有那种慈祥的微笑。在她的眼里,我简直就是活脱一个迷迷糊糊的小猪女啊,又傻又可爱。不过,疯女人的确比我们三个都要成熟和有城府,尤其跟我相比,简直是地球两极!不过她这一特点也会被拿来取笑。

大家都说我们宿舍有两个明星,珍长得像韩红,疯女人长得像王菲,歌声也像。疯女人唱的许美静的某首歌简直是大学4年院里的保留曲目,更加让俺这种傻妞羡慕嫉妒恨啦。最妙的是,大一寒假回家,疯女人被火车上的小孩喊为奶奶,迅速成为我们赖以生存了半年的笑话。也算是成熟的烦恼吧,哈哈,不小的代价。每当谁有烦恼或倍受打击的时候,这个笑话就被翻出来安慰主人公,疗效奇好!

跑题了。不过也没关系,本来就是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回到爱情这个话题本身,我们四个毕业多年再没见过。疯女人和大学时爱的刻骨铭心的男友分了手,买醉消沉不能自拔了好一阵。佳也没选择伴随整个高中和大学的甜蜜男友,最后嫁给读博士时的师兄。珍没在大学遇到真命天子,回到雪域高原的家乡。我呢,还是迷迷糊糊的,但是毫不含糊的在一次激烈的争吵中分了手,若是当初柔和些,不那么刚烈,倒是真可能和初恋男友就结了婚。

也许我们想的,和最终得的,就是不一样。少女梦都是一样的,但成年后的幸福,各有各的不同。

三、你的爱是怎样一种感情?

爱是什么?答案千人千面。

青春年少的时候,会把爱理解成心电感应般的神奇魔力。但慢慢的,会想:当一切归于平淡,你对面前那个深爱的另一半,是怎样一种感情?

像酒?浓烈,有时让人沉迷,有时让人大醉。
像茶?陈年的普洱,温和醇厚,一年四季都相宜。

师兄和师姐的爱情让我们一众师弟师妹们好生羡慕,师兄又高又帅又有才,师姐聪明贤惠又智慧,更关键的是他们的那种温和的好,恰到好处,让人印象深刻。我和师妹因为有这样的亲师兄,也是一件非常得意的事情。

有一次工作到深夜,守在机器面前记录数据,样品间等待中,我和师兄天南海北地聊了很久。比如那会由盛转“摔”的于丹,我们交换各自的看法时,惊现原来师兄还有这样一面,不人云亦云,原来大家都是独立思考的好青年。而以前,见到师兄就只能很拘谨的聊工作,又严肃又无聊。

那天好多聊天的内容都忘了,好像是唯一一次和师兄这么长时间的聊科学以外的事情,反正他本身也不是一个话唠的人。当时的感觉是,有这样个师兄多好啊,哈哈,又是偶像,又可以交流这么神游的东西,要是没那么快毕业就好了。要知道,天天和罐子管子样品仪器打交道的日子还是很枯燥的,想法太多容易被当成不务正业的家伙,虽然当时我也的确不够热爱科学,那会的确不知道自己是否足够热爱到倾注毕生精力都作研究,真心不知道,就像不知道什么叫爱情、真实的爱情到底什么感觉一样。

我问:你和师姐结婚前后有啥变化?
他想了一会,说:结婚前遇到事情会习惯性地先想自己,而结婚后,会很自然的首先为对方着想。
当时虽然也不能完全懂他真正要表达的意思,但这话刻在了脑子里。

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

毕业后,第一份工作的同事都是大哥大姐级,一般情况,这种稳定的工作关系注定我们会成为几十年的同事。所以同事关系也会延伸到生活里形成友谊,很和谐。他们的家庭就像一个个榜样,几乎所有我们眼中的幸福榜样中,都是男“耕”女“织”。男的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为了老婆孩子以及这个小家的幸福,十分拼命和努力,最后也过上了有家有娃有能耐、有车有房有地位的幸福生活。

洪跟我说,男人为了家庭、媳妇、尤其是孩子,会更有责任,会更努力。甚至是牺牲休息和健康的程度那种拼命,完全不靠什么外在动力鞭策。以大学同学洪涛为例,三年胖了三十斤,但靠自己挣下的积蓄加少量贷款买了套两居迎娶了大学同学云,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五十万啊!靠的也都是这种没日没夜的奋斗。

那会儿,对我们这群年轻后辈来说,疼老婆疼孩子肯吃苦又肯努力,什么样的好日子过不上呢?实实在在的幸福都是这样的,女人希望很多爱,不也是追求别人对你好么?这些就是“好”。

所以,其实骨子里,还是喜欢这种平平淡淡的真。虽然也喜欢文艺范儿,喜欢才华横溢,喜欢钻研和执着,也有过疯狂的小事,不过喜欢只是喜欢,缘分天注定。

五、我愿化身石桥

特别喜欢《剑雨》,阿生和细雨的感情,能化解深仇大恨,能舍己为人,都是一份几乎绝迹的深情。

每到雨天,阿生都拼命跑来帮曾静收摊,憨态可掬的深情。曾静在银号遇到夺宝杀戮的劫匪,不惜暴露身份而出手救阿生,大开杀戒时不忘遮住阿生的眼。情深如此。

所谓另一半,意义就在于对方是你的那一半,就像另一个你,你们凑在一块才完整,才圆满。这样看来,真正的这样一对一半合在一起,又怎能不深情?这才能有传说中的相濡以沫吧?

曾静易容前是心狠手辣的顶级杀手细雨。当年,细雨拿到罗摩遗体打算过桥出城,发现被她灭门的张海端之子张人风又追上来,于是她把他杀死在石桥上,他跌落桥下。

陆竹赶来对细雨说:还是来晚了。

细雨说:这是第一次见陆竹。

然后陆竹教细雨武功,缠住她三个月,当细雨渐渐爱上陆竹,陆竹用一只短棍最后教她没学全但会令她致命的那四招,然后自己也死于细雨剑下——

藏拙于巧,用晦而明,寓清于浊,以屈为伸。

很喜欢这四句话,这是细雨缺的那四招,陆竹用生命教给她的,然后告诉她:我愿是你杀的最后一人。。。

这份缘分,导致细雨重新思考了人生,彻底退出江湖,易容,化作普通农妇般生活于市井。

而心脏长在另一边的张人凤落下石桥后却侥幸脱生,也易容后化名江阿生,找到细雨,和她成为夫妻,本为复仇,但却慢慢爱上她。

曾静租的房子地板下,埋着当初她作杀手时的大量金条,这是个货真价实的白富美啊!

有次她问阿生:

“倘若你有八十万两银子,你会拿它来做什么?”

阿生说:“如果我有八十万两,你就不会跟我在一起了。”

“为什么?”

“你会因为我以为你因为我有钱就不娶你而不嫁给我。”

好绕!

曾静终于爱上了阿生。

缘分。禅机已到。

========

陆竹曾经说过:我愿化身石桥。细雨问过陆竹的师傅老方丈,陆竹临终的这句话为何意。

方丈:陆竹六岁时就在我这边听讲金刚经,十岁时他投住少林,带发修佛习武,一住二十七年。少林众寺僧都许他是少林寺四十年来,佛法武功第一。

细雨:师父,为何他死之前说:“禅机已到”。

方丈:佛祖点化世人讲究机缘,禅机一过,缘即灭矣。而禅机未到,虽点也不中。

细雨:那,“愿化身石桥五百年,受风吹雨打”,又是何意。

方丈:佛陀弟子阿难出家前,在道上见一少女,从此爱慕难舍。 佛祖问阿难:你有多喜欢这少女? 阿难回答——

(切入陆竹画外音)我愿化身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

(切入方丈)…但求此生从桥上走过。那他对你很好啊,好好过下去吧,心不定时就来这里。

(切入寺院钟声)

=====

细雨被阿生痴痴追求感动,但又记念陆竹的真情,很纠结茫惑,求助于陆竹的师傅老方丈。

已化作曾静的细雨问:方丈,我还有这个福分吗?

方丈跟佛祖附体了一样突然吼起来:去!死者乃为生者开眼,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未来已成现在,现在已成过去,随心去吧,看能得否。

于是,细雨中,细雨问江阿生:你,肯不肯娶我?

=====

会有多喜欢? 可是一见钟情便倾心一世?可是不问回报而付出等待?

突然发现,陆竹与江阿生,都是石桥中人,一上一下,冥冥之中,一生都在等待“那一少女”。

王学圻演的魔王把大S演的新女杀手埋在石桥下,也说因为希望每次从桥上走过时可以再看见她。

后来才知道,这个石桥禅故事是佛教四大经典故事之一:千年等待

六、迷迷糊糊的女汉子

以前爱自称女侠,威风凛凛,多有趣啊!后来渐渐低调,就不这样说了。有一次,顾大哥想起俺这个自称,忍不住抿嘴乐。那会儿,咱还没找到笑点很纳闷。哈哈,想必那会他看到我一脸茫然的表情,肯定又在接着想:猪在纳闷!这画面,可不是更加可乐嘛!

不过俺就是喜欢女侠,鉴湖女侠那种爱闹革命的选手就算了,红拂夜奔还挺好,女美男帅,有浪漫有眼光有魄力,顶天立地,多好啊!不过,那会还没有女汉子这个词。

不过俺喜欢的女人就算外表柔弱或萌,内心多半仍是女汉子气,比如比如傲骨贤妻里的A姐,比如李春天,比如李赫男,比如潘子晴,都是大女人。我也是这样的人。

幸福需要无比耐力。
一粥一饭,随缘。

写在最后:
为什么会写这么多呢?这个博客之前从来不写感情事。
因为微博上看到有人漫画《没有人与一个人》,想起五年前写的一首小情诗《没有人一个人》,那也是有关一段爱情的疯狂小事。

想起来,果然也是有缘无份的小插曲,从来读不懂诗的自己居然突发奇想写诗一首,哈哈,当时的此情此景有感而发。还挺有才的,不过前前后后,就只写过这么一首。读上去,跟过电影一样,哗!好有历史感。虽然本迷糊记不起前男友的名字,但当年写这首诗的情形历历在目,跃然纸上。现在想想看,这份记忆也挺美好的。没有人和一个人是两个人,当时玩了点文字游戏,没有人是我,一个人是另外一个人。

《没有人一个人》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的故事。

一个人觉得没有人傻乎乎的。
没有人发现一个人很特别。

一天,没有人一个人在夜光下散步。
一个人说理想主义,没有人不理解。
没有人迟钝。 一个人聪明。

一个人,一个人。
没有人,没有人。
谁会是谁的那个人?
没有人不知道,一个人知道。

也许,没有人跟不上一个人思路。
可能,一个人知道后来没有人想说什么。
只有也许。 没有可能。
没有人很慢,一个人悠悠。
错过,遇见已然月落黄昏。

曾经,没有人遇见过这样一个人。
渐渐,一个人遗忘没有人的感伤。
没有人没有记忆。
一个人一个曾经。

彷佛生命中一场遥远旖旎的梦。
仍然希望下一次偶遇,擦肩。
温暖的手,凝眸,舒心的笑容。

从前,有一个人,叫做一个人。
从前,有没有人,叫做没有人。

没有人一个人。

====这回真的是结尾了====

时过境迁,缘起缘灭。

也许就像有人说的,真正的爱情,只能是人生之中一场自然而优雅的等待;是百转千回萍水相逢时,四目相遇怦然心动的声音;是疲惫旅途中,不期然飘落在你手心的一叶脉脉相通的柔情。

我愿化身石桥。等待那一箭穿心的一刻。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