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8日

20130918-001443.jpg

突然想起这个问题:如果明天就死了,会如何?

想了想,也不会怎么样。

生死有命。

当年有首歌叫《如果还有明天》,原唱是薛岳,一个七八十年代的“台湾摇滚之父”。在他三十多岁时,被证实癌症末期,他的好友兼音乐人刘伟仁得知薛岳患有癌症后,就作了这首《如果还有明天》送给他。但最终薛岳还是在他36岁的时候离开了这个世界。这首歌影响过很多人,信也翻唱过。

歌词这样写道:
如果还有明天,你想怎样装扮你的脸?
如果没有明天,要怎么说再见?
我们都有看不开的时候,总有冷落自己的举动,但是我一定会提醒自己,如果还有明天。
我们都有伤心的时候,总不在乎这种感受,但是我要把握每次感动,如果还有明天。
如果你看出我的迟疑,是不是你也想要问我,究竟有多少事没有做,如果还有明天。
如果真的还能够有明天,是否能把事情都做完,是否一切也将云消烟散,如果没有明天。

这首歌写得很好,很喜欢,曾经是手机里的保留曲目。

薛岳为董氏基金会拍了一则《尊重生命》的公益广告,片中他说:“试试看,不要为自己设限,生命能发挥多少你永远不知道。在终点以前,生面都可以无限延伸,只要不断学习与超越。请尊重你的生命。”

说得好。但只有亲历,才能真正明白。

曾经遇过几次事关生死的大事,虽然运气好,都毫发无损,但这些经历影响很深,也算是认真考虑过生死。不知道真正进入生命倒计时会怎样,但通过岁月洗礼的这些年的经历,我相信,如果现在知道还有三天生命,与还有三年、三十年,活法一样,没啥不同,只是心态更好了而已。

这几年变的更加懒了,不像过去那样爱电影、爱漫步、爱展览、爱尝试新鲜事物、爱说爱笑。也许这是成熟的标志,其实也知道,这是成长的代价:渐渐失去了那种激情,以及那种随心所欲的天真和快乐。不过很庆幸的是,虽然有伤,但毕竟也有很多快乐、热情和收获,从不后悔所有的选择。听从内心的声音而勇敢地为理想而拼搏,这种事一辈子也发生不了几次。当生命即将终结,万物归一,经历的结果已经不重要了,过程最珍贵。

人们都说还是做小孩子时好。是啊,因为年纪小,想得少,钝感,不容易受到什么伤害,即便有,也很快从记忆里抹的一干二净。我们很少记得幼年时候发生的事情,而走入成年,遗忘就不容易了,即使有些看起来忘记了,却没真正忘记,都是小伤口,总有一天伤口再次被豁开的时候会爆发。所以难得糊涂,要宽容,宰相肚里能撑船,知足常乐。

所以,人们常说:遗忘是一种美德,原来是这个意思。另外,人们还常说做人要豁达,也是这个道理。把痛苦写下来、说出来,能便于找到根源,找到了关键就知道如何解决,有时候甚至都未必需要解决,因为已经释然了。心结一定要及时排解,否则就容易积郁成疾,甚至精神崩溃。

那些受过非人磨难的伟人、政治家、学者,之所以能没有在折磨和痛苦面前崩溃,主要是内心足够强大,足够包容,能化解常人无法承受的东西。怒,就是心头上的奴,一旦愤怒充满内心,就变成囚笼中的奴隶,愤怒是心魔,被它奴役,你会摧毁一切,包括自己。贪嗔痴也是心魔,走火入魔者比比皆是。

20130917-235907.jpg

于是想起曼德拉的故事:当年他被关在监狱里27年,经历过无数非人的摧残和虐待。后来他出狱,再后当选南非总统,他把当年虐待他的两个狱警请到贵宾席,然后在就职演讲上说了一段著名的话——

当我走出囚室迈向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痛苦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其实我仍在狱中。

在曼德拉的笔记体自传《与自己对话》那本书提到,他之所以能出狱,也因为意识到和解的重要。反观我们的生活,我们这一生,何尝不是在不断和生命和解呢?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