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1日

谁不想拥有那样的刻骨铭心、情深义重与放荡不羁?可是生活不是做梦,海枯石烂不过是韩剧。

电视剧《烽火佳人》刚才播到一句台词挺好:我只要一碗馄饨,两个小勺。那电视剧太烂,但这句,很像一粥一饭。

然而翻过来看,这种想法本身就是幼稚啊。忍不住嗔斥一句:醒醒吧!到站了!

在水泥森林中,个体独立的代价是疏离感。冷。走近别人不易,让别人走近自己,更难。

有时候个体独立的代价是孤独,但多年的经验和习惯会让人宁肯打落牙齿和血吞,也不肯柔弱半句,想想看,这种结果本身就很悲伤。

可是,谁又不希望拥有纯真的爱情友情亲情呢?爱情这种小概率事件就别做梦了,千年等一回。而友情就容易些,但也很珍贵。

很多时候,没什么保留的随心所欲的谈天说地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就像之前午饭时常听唐唐大智小习聊体育聊的天花乱坠,我和芙蓉丹瑜基本跟听天书一样,但也不失为一种幸福,融洽就是一种快乐。

好久没去沙县了,但还记得好多一起去沙县吃午饭的故事。比如一次和小习果儿吃沙县,我和小习先吃完,果儿是后来的,还在吃。为了避免她吃着我们看着的尴尬,我就东拉西扯讲八卦,恰巧那阵子张朝阳又跳出来炒作,说自己抑郁了,小习顺岔接起来五道口的电梯八卦,还有偶遇查尔斯的趣事。然后亮点来了,坐对面桌子的一个大哥终于忍不住跟我们搭话说:“是啊是啊,我一个朋友开会所的,经常看查尔斯带姑娘们来玩,每回都不一样……”对于这么兴高采烈、手舞足蹈还想讲下去的自来熟大哥,小习终于看不下去了,拿起一个空碗盖在果儿拌面的盘子上,拉着我们走了。果儿还说:“小习你解决了我的大问题,本来就吃不下去了,又不好意思明目张胆浪费粮食……”哈哈哈,每次想起这段,都觉得有趣。

还有一次,也是在沙县,果儿还提起在一次舅舅还是谁撮堆儿的聚会上,徐峥也来了,说私下里这位爷说话不讲究,各种“郎当”,而且经常带姑娘来,左拥右抱,还挺那啥的,泡学生妹那些事就不是空穴来风。总之和小陶红可不是传说中的完美夫妻。

还有别的八卦,比如哪个名人是邻居,给孩子取名时直接抄袭了谁家姐姐的名字,还有艺术范儿十足的外公,女强人母上,有趣的舅舅和体贴的舅妈。总有聊不完的话题,多有意思。

我们现在的午饭时间也很美好,有八卦就有笑声,就是美好的。唐唐终于不是孤独的午饭团的唯一男士,被动地听一群女生叽叽喳喳,因为大智也加入进来,除了欧巴和韩剧,我们还聊别的。

咦,怎么跑题到梵蒂冈了?好吧,就这样吧。沙县也有馄饨,虽然一人一勺,但不禁想起我们一起吃午饭的日子。

很美好啊!不是吗?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