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4日

一、撒娇的能力

从mingmey的微博上看到一篇文章,叫《冲着您撒娇》,看了她提到的文中那段话,也忍不住喜欢了起来——

要声明我只读过很少的文学书——虽然这句话等于屁都没说。因为首先我没有说自己读的到底有多少,其次我没说跟谁比。我觉得比我差的肯定也有,每当我看到那些事业成功的,金灿灿的朋友,我就暗自觉得,他们最好读书比我还少。否则这个世界就太不公平。但往往在交往中,我就发现这些人总比我有文化,这让我产生了很大的挫败感。我居住在纽约,这个城市里生活着很多上进的朋友,他们连走路的速度都快,昨天跳槽,今天结婚,后天生孩子,偶尔还干一些很辉煌的事情,比如跟著名投行的CEO组队打桥牌,拿一个冠军;或者邦基一声就不见了,飞去缅甸修佛。而我只念过一个比较水的硕士,现在有一个普通工作,但我每天都很慢,我在一栋大楼里很慢地上一天班,很慢地去吃饭,晚上我花很多时间慢慢地看某个社交网站,睡觉前很吃力地读一些书。周末我在公园里很龟速地跑步,然后被马尾辫紧身衣的年轻姑娘们一个个趾高气昂地超过。

说实话,若从写作方面来说,这篇文字不见得多么好(有文学技巧的那种)。但就是特别喜欢这种文字,看似随意的叙述,但就是读着很舒适,偶尔还有点风趣。就像和密友在闲聊天,海阔天空,有才华,有性格,有情怀,无拘束。

这种性情的人的生活态度,大概就是慢慢地慢,不着急不功利。不必跟那种“走路都很快的很上进的朋友”一样,而是海棠清风,不疾不徐。本来嘛,过日子,就是要慢慢慢下来。

二、文艺青年的罪与罚

《冲着您撒娇》这篇文章后面,作者那可对自己的调侃更是有趣——

我有次在参加了一个祖国“纽漂”青年在曼哈顿的聚会,就在一个中餐馆的地下室。大家吃了几口火锅,就冒出来一个交际草,要把所有人介绍给所有人。他就说,这是王二狗,在高盛做量化分析,这是刘三蛋,在一对冲基金管账户,这是那可,他是文艺青年,这是张四喜,是一个建筑师……我就觉得受了伤害,好像大家都是正经的社会人,而我是蹲墙角画圈的傻逼,一难过,涮羊肉都要吐出来了。

至于被说文艺青年为什么让人难过。我举个例子,比如一群年轻人喜欢做音乐,那么他们是音乐青年。但如果一群年轻人只喜欢听音乐,听完以后去写“我想起很多年前的一片麦田,以及我们再也回不去的那个夏天”,那么他们就是文艺青年。

“我想起很多年前的一片麦田,以及我们再也回不去的那个夏天”。这个feel还真是文艺青年的调调呢!想当年,咱也是一枚根正苗红的文艺青年。不过随着年华老去,文艺情怀会慢慢放到心里,而不是散发出来。有一次相亲聊爱好的时候,对面的那个喃喃自语,说文艺青年貌似不适合娶回去呢。说的我一愣,后来一想,也能理解:没准在人家眼里,还以为咱们天天浪漫、像活在梦里。

三、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以前看过一副漫画,一群人推着方箱子往前走,像是个上坡,大部分推的满头大汗。但其中一个人把方箱子削成圆球,果然轻轻松松遥遥领先,身后不远处一地木屑。

这个故事放佛在告诉我们:磨刀不误砍柴工,在现实社会里,圆润比方正显然吃的开。身后那一地木屑,就像一地鸡毛。

后来有看到一副漫画,风格一样,还是一堆人推箱子,但这次是个下坡,结果把箱子削成圆球的那个人傻叉了。
这个故事又告诉我们什么呢?

如果用老掉牙的古董话来讲就是,人生是一场漫长的旅行,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就像正弦曲线一样,有波峰也有波谷。一辈子通常不只爬一座山,上坡之后是顶峰,风景无限好,只是一定别忘了黄昏之前安全下山。“高处不胜寒”不是一句空话,人人都想爬珠峰,征服喜马拉雅,却没注意可能冻掉双脚、遭遇雪崩,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成本或是代价。珠峰登顶再好,也不能盖个房子住下。太多精力都放在上山上,才发现下山更为艰险,也更重要。人们常说的“有命赚钱、没空享福”,就像那些奔着“征服”目的而登山的人,若他们早就知道会死在山上,或因此残疾,还会不顾一切地送死么?

走的太快,会错过路边的风景。也许征服高山的确能成为真正的勇士,但若不为这份经历或名誉,欣赏山间风景就是唾手可得的世人一直向往的桃园生活。文艺青年的浪漫看起来幼稚,但也许这份单纯的浪漫,就是一种慢慢撒娇的能力,不是也很可爱么?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明明是意气风发有型有款的好少年,经历岁月的打磨,生活的锤炼,也会削去棱角。但心里若仍保有一份纯真,“我想起很多年前的一片麦田,以及我们再也回不去的那个夏天”,还能找回最初的自己。这大概就是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意境吧。

文艺青年,也未必是纯正的贬义词。

多年以后,还有”慢慢的撒娇“的能力,才是活的潇洒吧!

 

 

 

=====

 

冲着您撒娇

作者:那可

1.

要声明我只读过很少的文学书——虽然这句话等于屁都没说。因为首先我没有说自己读的到底有多少,其次我没说跟谁比。我觉得比我差的肯定也有,每当我看到那些事业成功的,金灿灿的朋友,我就暗自觉得,他们最好读书比我还少。否则这个世界就太不公平。但往往在交往中,我就发现这些人总比我有文化,这让我产生了很大的挫败感。我居住在纽约,这个城市里生活着很多上进的朋友,他们连走路的速度都快,昨天跳槽,今天结婚,后天生孩子,偶尔还干一些很辉煌的事情,比如跟著名投行的CEO组队打桥牌,拿一个冠军;或者邦基一声就不见了,飞去缅甸修佛。而我只念过一个比较水的硕士,现在有一个普通工作,但我每天都很慢,我在一栋大楼里很慢地上一天班,很慢地去吃饭,晚上我花很多时间慢慢地看某个社交网站,睡觉前很吃力地读一些书。周末我在公园里很龟速地跑步,然后被马尾辫紧身衣的年轻姑娘们一个个趾高气昂地超过。

我有次在参加了一个祖国“纽漂”青年在曼哈顿的聚会,就在一个中餐馆的地下室。大家吃了几口火锅,就冒出来一个交际草,要把所有人介绍给所有人。他就说,这是王二狗,在高盛做量化分析,这是刘三蛋,在一对冲基金管账户,这是那可,他是文艺青年,这是张四喜,是一个建筑师……我就觉得受了伤害,好像大家都是正经的社会人,而我是蹲墙角画圈的傻逼,一难过,涮羊肉都要吐出来了。

至于被说文艺青年为什么让人难过。我举个例子,比如一群年轻人喜欢做音乐,那么他们是音乐青年。但如果一群年轻人只喜欢听音乐,听完以后去写“我想起很多年前的一片麦田,以及我们再也回不去的那个夏天”,那么他们就是文艺青年——文艺青年只关乎爱好,不关乎能力。我们文艺青年是一群把文化产品当娱乐产品消费,并感觉良好的人。是体验派,不是技术派。而且文艺青年中,有可能会诞生初等的文艺作品创作者,但是水平一定不能高,否则他们就成了诗人,作家,音乐家,画家,这时候,文艺青年就终于破壳而出,变成了文艺工作者。

所以,大概文艺青年前进的道路有两条,智商高的,可以系统学习,变成文化青年(如果进步晚,就不小心变成文化中年,或者文化老年,也比不进步强);有天赋的,可以练习创作,变成文艺工作者。如果天赋不高,智商也差的,那么么您最好跟我一样,心态要稳,否则每天都会急着想砍掉重练。

或者等待那个声音告诉你——“就这么算了吧。”

2.

可是这个声音我还没等来。

我从今年七月份开始完全自己一个人住,自由支配的时间突然多了。于是在想试一下自己是不是适合写作,就是说,我不甘心老被叫做文艺青年了。文艺青年,又是男的,基本上是这个世界上最傻逼的生物了。女文青,平胸,长得好看,花溅泪,鸟惊心,这样可以文艺出一种美感。男文青,一米九,脖子长,头不小,就容易文艺得让人闹心。

我为了不闹心,我就从夏初开始写,写得很难受,没有章法。想写得严肃的时候,就读着无聊;想写得幽默的时候,就读着很哗众取宠。而且老觉得自己不真诚,从目的上开始怀疑,非常动摇。然后经常写着写着就崩溃了。有的时候八百字就死了,有的时候熬到两千五。始乱终弃,再接再厉,我把我的word文档写成一间停尸房,到处都是文章的尸体。

具体多难受,我觉得表象上是这么两点(其实是一点):

第一是写得慢。比如就这个吐槽,我现在回家已经两个小时了,我才开始打到这一行。

第二是其实经常没什么可写的。比如我写到现在,已经…无…力…把…这…一…点…展…开…了…

可是作为重度拖延症患者,以我对自己的认识来讲,我已经算是写得多了。

所以可喜的是,虽然经常崩溃,但我也还可以重振旗鼓。

经常崩溃的原因是经常尝试。

3.

关于是否真诚这个事情,我想说一个类似“精巧的混帐话”的东西。(这是借用某著名作家的典故)

我经常发现自己有着奇怪的写混帐漂亮话的能力。就是说,写出一个看起来有氛围的话,但是我其实也没太明白自己在讲啥。比如前天我推荐一个朋友的文章的时候,她讲爱情和物理距离。我就顺着打了这么一段字:

“从前,我喜欢一个女的,人家也喜欢我。后来某一年天热的时候,她就把我踹了,找了别的男的,开始新的人生。我有时候忍不住,就想讲幻想中的爱情故事,去回忆在一起的感觉。我就编故事,我跟不同人讲不同版本的,结局有的时候是她去福建种菜了,有的时候是她去非洲志愿抱狮子了,是有的时候是她去公司的波兰分部写代码了。我们分了,我怪海底光缆、邮政系统、怪航班和航线,怪太平洋,有时也怪大西洋、我还怪世界另一端不能学会日出而息日落而作,反正就是不怪我。”

其实这么一小段,写出来之后就跟我落笔的时候想法不同。我本来是想说这个意思

“有一女的,本来跟我好,但是离开这地儿一阵子,就跟别人好了。我一直觉得她挺有问题的,但是我也不怎么样。可我被绿帽子了,还是挺难受的。”

言不由衷,但一定需要讲真话吗? 但我在想,至少不要被漂亮的话牵着鼻子走。

4.

我大部分时间感觉遭透了,偶尔觉得还有希望。有人会说这是无病呻吟,吃饱了撑的。但我觉得心病也是病,不一定得缺胳膊少腿,就像抑郁症得吃药,不是知心大姐可以治好的。我一难受就吐槽。有人一吐槽吐出一堆冰雪萌,大家就觉得她(他)更爱了。有人吐槽吐出一堆荷尔蒙,大家就觉得气味不合更怕了。

我老是后者,我也没办法。我自己虚荣、懒惰、没有自制力,还老容易把自己当回事,我总爱坐享其成,幻想吃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我最大的理想是做县城里的纨绔子弟,养好几条大狼狗,飞扬跋扈地骑着摩托车,带着金镯子红唇的姑娘,吃完羊肉串再去赊账打游戏机。我觉得这些都很糟糕,有的时候我上进一点,更多的时候我退回去。

我恨死我自己了,但从来没有真的就此怀疑生活的意义。就不说写东西那种快乐而痛的感觉了,太深,讲不清。光说读书吧,我老想到我还有那么多好的书没有读,就更舍不得这个世界了。每读一本就像谈一次恋爱,我虽然没有谈过很多的恋爱,但我爱死了跟正确的人谈恋爱这个事情——想到这里,我肾上腺素就已经高起来了。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