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7日

妞今天说起找老婆的事,想起点别的。

当年王佩也是大龄青年,然后在豆瓣上认识现在的老婆,生了娃,挺恩爱。

腿毛飘飘的和胖子,跟同事结了婚,据说媳妇曾经还是上司,很低调,应该也不错。

小习是从客服邮箱回邮件认识现在的女朋友。都好传奇。

这一个人和什么样的另一个人能走到一起,还真说不准。男人说起想找什么样的老婆,多半最理想的老婆是芭比娃娃加女神,女人则想找白马王子加暖男,其实是一样的。但最后找个什么样的,真说不好,也许靠缘分,但更多时候,这是个人选择。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很多事情,每过一年,理解和感受都会不一样。有句名言怎么说的来着?我们慢慢成为我们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罗曼•罗兰在《约翰•克利斯朵夫》里说:“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上就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妞说,当年相亲的各个对象都记得,很想把这些有趣的故事记下来,但怕当时的男友(现在的老公)看见生气,结果现在都忘了。发现我也忘了很多当时很深刻很有意义的事情。日复一日,好像真的在重复地过日子。

也许理想的标准早就在那里,却慢慢丢了初心。理想只是理想,现实想过哪种生活,一方面靠运气,一方面靠选择。

面朝大海,初暖花开,也不是那么难实现,只要不是太贪心。

豆瓣有个人写了篇《下车记》,颇有《世界奇妙物语》的神韵,特别喜欢。尤其这段:“我是该追上以前的自己,还是等等将来的自己呢?”向前跑着的时候,我一直问自己。

PS.以前写东西很凌乱,思绪漫天飘,其实是不想写清楚,有些事都写出来就SB了。现在写的文章更乱,但不是故意散文,而是想来想去,不知道想说什么了。唉。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