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2日

1.最近好忙,跑了三天,见了四五个客户,下周的会面已经基本排满了,还有两拨估计要排再下一周。忙碌,紧凑,刺激,也非常有成就感。灵感很多,空间很大,希望年底前能开胡。好开心!

2.有件事弄的不爽,而且居然同一天内冒犯我三四次。回头琢磨了很久,想通了。看来以后多留个心眼。啥事都实在,那叫傻。还是缜密些好。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3.和Xiao又逛了一次艺术展,边走边看,边看边聊,都没有觉得时间过得那么快。吃饭又聊了很久,好开心。其实人际关系淡漠的城市生活里,这样真诚的伙伴以及朋友不多了。Xiao心直口快,有次几句话弄的我生气了,马上过来哄,然后我也挺不好意思的,其实我年纪更大一些,但反而好像小孩一样。唉,我这个犟脾气应该改改。

4.有次小习写了一篇日志叫《职业规划》。他说:

“像我这样的职业,未来的发展又会是怎样?许多前辈的选择,是找一家大公司,争取做个中层小头目,管一两个频道,带七八个小兵,做几个不咸不淡的项目,慢慢在公司的阶层里向上爬。

周四下午和老板吃驴火,说到这个事情。老板对我的想法不置可否。周五晚加班,他又对我布道:只图安稳度日的人以前见得多了,可现在没有一个真正过得好的。你看某某、某某以及某某某,七八年前,也是活力四射的年轻人,他们脑子里想的,都是「我一定要做一件牛逼的事情」。七八年后,也就是这帮人才真正能够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至于你,现在跟着我干是个选择,日后创业也是个选择。”

——这个事情让小习感触很深,我看了,印象也很深。今天聊起职业发展这个话题,就想起小习和方老师的这段对话。

有些事,不能只图一时,要图一世。眼光,要放长远点。一时的风光无限,一时的少年得志,没准过不了三年就全沉了。大浪淘沙,留下的,都是实实在在做实事的人。这一点,方老师说的是对的。

5.唉,我要也是个男的多好,这样没事也可以和领导吃驴火,听布道。女人就很麻烦,就算拉拉也得避嫌啊。如果两个男的关系特好,无论经常加班到深夜,甚至睡在公司,或者经常一起吃饭,别人也只会说兄弟情谊或者勤奋敬业。换一个女的试试?若不是每次都是四五个人一起,这女的就算业绩再好,为人再正面,也能被黑死。社会如此进化,但职场上的事,还是有性别区别的。

其实我这块的工作非常独立,跟别的同事交集很少。刚来的时候也就跟小习的工种一致,沟通的多,自然就比较熟。有次中午下电梯一起吃饭,电梯里一堆人,领导也在,都是同事这么安静很尴尬。我大概跟小习随便找了个话茬说了什么,旁边一个女同事突然插了一句:小习是有女朋友的。擦!啥意思?当时恨的牙痒痒,真想说:老娘也有男友啊(当时的确有)!但是这么回答很奇怪,好像欲盖弥彰似的,搞不好人家心里窃喜,再补一刀:瞧!越描越黑吧!

恨的我只好把这口气生生咽了回去,尽管心头无数那啥奔驰而过,但只能闭嘴,眼神狠狠盯到电梯门上。然后不仅尽量不跟这人说话,也减少和小习说话。

擦!奶奶的!扯淡也要分性别,就不能当成无性别的纯开心的闲聊么?老子天生话痨,这个乐趣都剥夺了,我容易么?你丫的!

所以也许只有活到五十岁以上的老太太,再跟异性年轻人在一起才不太会被说闲话。但前提是你要慈祥而且不能太有钱,因为人家会说你老牛吃嫩草,有试图染指小鲜肉的嫌疑——更变态!

怪不得阮玲玉说人言可畏,虽然旧社会妇女没地位,但即使活在现代社会,男女的真正平等,也还要走十分漫长的路。希望我的有生之年能看到那一天吧。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