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5日

IMG_1609.JPG
看完了电影《白日焰火》,这是一个发生在东北小城的有关欲望、背叛和谋杀的故事。又冷又脏又落后的北方小城,一个漂亮的洗衣店打工女桂纶镁,一个胡子拉碴酗酒撒风的糙男前警察廖凡,一个性无能又爱揩油的洗衣店老板王景春,一个闷葫芦般的丈夫王学兵。一起涉及多名受害者的天女散花般的分尸案……造就了一个影帝、一个柏林金熊奖以及一场106分钟的电影。

影片开始,一个燥热的夏天,廖凡和一个白皙瘦高的女人在宾馆打牌,做爱。给了一个大特写,也不知道是床单还是谁的后背,上面有一小撮血,仔细一看,不是血,是一个瓢虫。

然后廖凡在火车站给这个女人送行,我们才发现他俩在分手,女人递给廖凡一个小本子,一开始以为是存折,展开发现是离婚证。廖凡的劲头上来,想留住女人,俩人撕扯起来,女人被推倒在火车站台上的沙堆上,廖凡撩起前妻的裙子欲行不轨,女人用伞回挡,伞没使上劲,女人随手抓了一把沙子扔向廖凡,廖凡的眼睛被迷住,松了手去揉眼睛。女人挣脱,抱怨道:不是说好最后一次么?然后一扭一扭走向火车,火车进站,她的伞自动打开,女人收好,伞又打开了,然后女人收好伞,一扭一扭上了火车。

后来我们发现原来胡子拉碴、头发像草垛、脖子上带着金链子的廖凡,原来不是混混,而是个警察。他们在处理一个碎尸案,发现尸块散落跨省各地,从血衣中证件找到线索,警方判断死者是王学兵,于是找到王学兵的老婆桂纶镁。

第一个给桂纶镁的镜头,是从屋外拍的,只能看到一双穿着塑料凉拖的白皙的女人的脚。镜头拉近,一个瘦高的女人把脸埋在双手里痛哭,我们只能看到她光滑的头发随着哭泣一抖一抖,惹得人们特别想上去摸一下。画面的重心不是女人的脸,而是那双白皙娇嫩的腿,镜头往上拉,看到柔嫩的胳膊。旁边一个不知是谁的猥琐男巴巴地看着这个女人,抽出纸巾递给她。

后面的故事逐渐展开,我们才发现这是一个关于性与暴力的电影,白日焰火,既是犯罪现场的夜总会的名字,也是一个绝望的隐喻。里面的几个主要的男性角色,都或明或暗地被叙述出欲求不满的矛盾。桂纶镁,一个漂亮柔弱又招风的女人,另一种矛盾共生的综合体。

有人说影片中不断出现的冰刀的性暗示,并提到顾城有一句诗很有名,是对美好记忆的幻象:睡了,莲花;醒了,瓢虫。一次次临近,迸散,成为千朵莲花,在人间把手指合拢。迸散出“千朵莲花”不就是片末的“白日焰火”,扣题了,表面视觉的意象,以及深层次的意思,最终罪人爱人都被救赎,尽管是以被迫的姿态。

其实第一个给露天滑冰场的镜头,是一个优雅的花样滑冰女青年,她在冰上旋转的身影,简直像正在舞蹈的仙子。镜头拉远,看到冰场上那群人的众生相。拥挤的冰场,仙子般的女滑冰者,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

有人说桂纶镁这个角色也是欲求不满。洗衣店老板性无能却总是毛手毛脚,桂纶镁没有激烈反抗,反而拉倒铁桶割伤手掌,任凭血液汩汩流出也视若无事。有人说王学兵饰演的她老公肯定也是沉默寡言的窝囊废,满足不了她。

影片后面,桂纶镁主动供认,洗衣店客人送来皮氅来干洗,事后声称皮氅被洗坏,要求桂纶镁赔偿2万八。赔钱不够就要上床,一次不够,还要开房。结果桂纶镁承认一次强奸中失手杀了他,在煤厂做过磅员的丈夫王学兵发现后,帮她分尸转移和抛尸,并在暗中干掉所有试图亲近桂纶镁的男人。

王学兵愿意为桂纶镁顶罪,不惜做一辈子活死人,守在暗处不断监视桂纶镁,干掉接近她的男人:无论是喜欢她的,还是她喜欢的人。冰鞋上的刀,的确是一种性暗示,一种无能,一种暴力。是的,无能者,才会诉诸暴力。解决问题的办法有很多,《孙子兵法》中的《谋攻篇》中说:“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暴力是最下的一种,玉石俱焚。

后文交代,桂纶镁说王学兵也杀掉了她喜欢的人。前文交代,她将皮氅主人的骨灰埋在洗衣店门口的树下,并把皮氅留在洗衣店里。

对比廖凡来洗皮裤,取走皮裤后把扣子咬掉然后来到洗衣店找事,也是这种伎俩。没想到洗衣店老板见怪不怪,并看似云淡风轻地提起皮氅主人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并失踪。也许一来威慑廖凡,暗示这水不浅,二来也是看透了廖凡的招数。廖凡打走小混混那次,拉近了与桂纶镁的距离,但打走小混混后廖凡神秘的微笑,代表这还是他的计策而已。洗衣店老板对桂纶镁上下其手那次,桂纶镁故意割破自己的手,廖凡嚷嚷来取衣服,然后又走了,片刻又回来,带回来消毒药水和纱布。桂纶镁这次,心才开始融化。

东北小城一个美丽优雅又有欲望的女人是很悲剧的,桂纶镁就是这种象征。东北的冬天能把皮糙肉厚穿着厚厚的皮毛夹克的糙老爷们冻的直骂娘,但桂纶镁却一直只穿着薄薄的大衣,越发衬托出清瘦单薄。对比其他人的穿着,这种与环境格格不入美丽之下,包含一种神秘的魅力。夜总会老板娘说,也许不记得桂纶镁的样子,肯定记得她的香味。这是一种特殊的诱惑。

若是被强奸的女子,怎么会跑到仇人的店里找仇人?而且还是在门口等他!警察询问夜总会老板娘,三言两语间老板娘已经知道两人的关系,所以后来老板失踪,她很自然的认为俩人私奔,金屋藏娇去了。

警察带桂纶镁指认现场时我们发现,桂纶镁所声称的试图强奸她的皮氅主人肯定不是第二次和桂纶镁上床,因为那不是旅店,而是租住的民宅。桂纶镁在前面的一次叙述中也提到,她曾经曾对别人有爱,背叛了王学兵,但王学兵并没有记恨。桂纶镁喜欢的男人,恐怕就是皮氅主人,夜总会老板。王学兵也是冒用这个皮氅主人的身份“死去”,而成为活死人。

不过历史没有绝对的真相,这些都是罗生门。

东北小城的桂纶镁,桂纶镁的欲和望,多像影片的名字:白日焰火。影片最后,廖凡借机得到证据,要挟桂纶镁讲出真相,并得到了她的肉体。但转天就以正义之名出卖了桂纶镁,酒桌上跟警局队长谄媚,也许是想重回公安系统。

廖凡在影片开场时和妻子打牌,谁赢了谁上位,但并没有愿赌服输。廖凡在车站光天化日之下试图强奸前妻,前妻一扭一扭登上火车开走,也许妻子也是欲求不满跟别人走了所以才跟廖凡离婚,但廖凡也不但没有嫉恨前妻和新欢,而是只是想永远占有前妻的身体,也是怂的表现。也许这一点,他就是王学兵。廖凡和桂纶镁在半空中忽忽悠悠的摩天轮上交合,也许就暗示着两人关系的恍惚和不确定。摩天轮上的亲密时间里两人从未有片刻眼神交流,说明还只是欲望的融合,以及妥协与威胁的统一。

第二天早上,二人一起吃早饭,说明摩天轮后,二人一起睡了一夜。廖凡狼吞虎咽的吃掉包子,但桂纶镁一点没动。桂纶镁涂了口红,暗示也许获得新的开始,但又马上悄然擦去了口红。然后她问廖凡晚上见不见,廖凡说:“行,老地方”。廖凡和皮氅主人一样,都是下半身的动物,说句难听的,这跟召妓以及姘头有什么区别?二人之间的关系又回到威胁与妥协的关系上,欲望与欲望。

警察来询问桂纶镁皮氅主人的骨灰,桂纶镁没有配合,但看到警察从廖凡手里取回的皮氅,心灰意冷,以为是他出卖了自己,于是承认过失杀人。廖凡第一次去车里与桂纶镁谈话,出来的第一句话是“撂了”。而摩天轮那次,估计还是要趁抓桂纶镁之前上了她,趁警察没有破案之前,最后疯狂一把。这么看,其实很卑鄙。于是桂纶镁才会说皮氅主人是想强奸她,而她过失杀人。但实际上,皮氅主人是她的情人。这一点和廖凡很像,廖凡和皮氅主人一样,先用阴招建立联系,威逼利诱建立关系,然后半推半就有了感情。

其实桂纶镁也可以拒不承认,因为时隔多年,警方也很难找到确凿有力的证据。但桂纶镁跟警察交代了案情。最后她被带去指认犯罪现场,廖凡在小区附近一栋破败的楼顶给桂纶镁实现游乐场的承诺:一次真正的白日焰火。朗朗乾坤之下,白日焰火和白云混在一起,根本没法看到美丽的风华,焰火的残余,却有点像骨灰,就像堂吉诃德痴痴地追求风车和骑士精神。充满现实主义的悲情。导演说,这一刻起,廖凡这个角色才发现,这是爱情。

原来看起来桂纶镁是悲剧化的牺牲品,但她其实救赎了廖凡。一个可悲的女人,通过自己的牺牲,救赎了一个缺失的男人。

女人啊……即使如此进步的现代社会,还是发生了太多悲情的故事。女性,女权,都是梦。

有个人写过这么段话,我很喜欢:

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是关于女人职场的。文章里说最厉害的女人不是穿着裤装的,而是穿着裙子的。因为她们并不会塑造男性(裤子)的强势,而是坦然接受女性的身份。这样的人通常都没有虚张声势的脆弱,一板一眼,反而比穿裤装的女人更难对付。

突然发现,寒冷彻骨的东北小城,桂纶镁滑冰骑车,穿的都是裤子。后来廖凡约桂纶镁去游乐场看演出,桂纶镁来晚了。夜晚的摩天轮,他们没看真正的焰火,而看“白日焰火”夜总会。这一次,桂纶镁美丽单薄的大衣下,穿着裙子。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