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4日

看到Fu记者分享的一篇文章《“狂狷”阎焱:1年看400个项目 全民创业是国家悲哀》,几段话被我标记了一下:

阎焱当着一干财经记者的面说,你们中的一些人我不敢恭维,写的东西没有思想、专业水准在及格线以下。你们应该学习《华尔街日报》这样的媒体。

他还直言,我最害怕跟记者交流,因为大部分问的问题都是外行的。但跟记者交流我没有压力,因为回答你们的问题,根本不需我动脑子……

阎焱口无遮拦,记者向他提尖锐的问题时,他反而十分配合,认真思考后平和地答复你。

PE了解没那么深,只是觉得开头他说的关于记者那段话很有感触,现实很残酷。国内不是从来没有好的财经记者,而是这个行业和环境没有给优秀记者持续发展应有的条件。就像小树苗刚长的粗壮一点,就很难拥有足够充足的阳光、养分和温度,长到一定程度还守着,难发展,当然只能连根挪走啊。

树挪死,人挪活,谁都不愿意总是挪,但向上发展的通道太少太窄太暗太险恶,所以很难长时间留住优秀甚至顶级的人才始终如一在同一个行业探索攀登,国情如此,但于情于理,都太悲哀了。但愿未来会好吧。

不过人活着,应该像一棵树。比如戈壁上的胡杨林,比如悬崖上的迎客松,比如深山里的银杏树。

其实无论什么国家什么时代,都缺乏、也不缺乏活的像树一样的人。一次李静采访一个颇有成就的青年女老板,李静问她女性的职业发展问题,女老板举了一个例子——

她说:什么行业里,其实都很难找到特别优秀的高级秘书,秘书这个工作做到高级,可没那么简单,很多年轻人干不了、年长一点更聪明的又不愿意伺候人。有一次她面试了一位应聘秘书的女性,问:职业方面,你有什么理想。应聘的女性说:我要做中国最老的秘书、最好。女老板心里很暖,聘用了她。

别的秘书通常对于职业理想高谈阔论,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深刻地理解秘书工作,他们在这份工作上很难提升到新的高度和境界的原因,他们没有安于一个秘书,而这是做不好顶级秘书的。

这位女秘书的确与众不同,后来跟了女老板四五年,薪水相当高,非常职业、专业和卓越。后来女老板把这个秘书推荐给更大的公司更好的环境,以便更高的追求。

女老板说:她在那儿更加如鱼得水,更好。同时伺候四五位大老板。四五位啊!大老板!但依然井然有序、体贴妥当。

有一次,夏天,和方老师大智小习唐唐我们一起去黄河水。方老师说起你们知道谁谁谁么?他就是中国最老的记者,也是最顶级的记者。很牛,很有意思,他的追求,就是无论如何,一直做记者。

这个人叫啥不记得了,但这个事一直记得。

想起很喜欢一部电影《世界上最老的伴娘》,以前的博客里提过。也是这篇文章标题的由来:世界上最老的XX。一直很敬佩这种人,始终如一。

就像电影《推拿》里沙复明反复念叨的那首诗:

如果有来生,
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
没有悲伤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
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
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三毛

Tags: ,.
首页

1 条评论 to “世界上最老的记者”

  1. […] 忘了谁写的那篇文章大约是类似妇女节之类的附近,一本杂志采访了几位成功女性,聊她们对于所谓成功的定义和感受。前几位好像有李静之类的。 […]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