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东烽说:直觉比一切都重要。

大约是跟别人讨论了,他又补充:当然直觉不一定是对的,一旦错误,坦然接受直觉的错误即可。

我说:德鲁克为哈佛商业评论写过一篇文章好像叫《管理自己》,据说是要求重印率最高的文章之一,里面专门提高“预感”的重要性,就是你说的直觉。往往直觉就是“打哪儿指哪儿”,要比闭门造车的那种“指哪儿打哪儿”的准确率和成功率高很多。

几个月以前不断跟小习讨论,我热情洋溢地不断说:占领有闲少妇的需求市场非常有前途(钱途)。尤其是围绕家居的产品及服务,有点像中国化的玛莎·斯图尔特的那套生意。有闲少妇的家居精品购物指南。至于体现,不是淘宝或美丽说那种纯粹性质的电商和导购,倒有点像移动互联网形态的电视购物。

这就是持续思考了两年形成的直觉和灵感。

补记:

更正,直觉并非出自德鲁克那篇《管理自己》,而是张五常1984年写的一篇文章《思考的方法》中提到的:不要将预感抹煞了。

逻辑是推理的规格;但若步步以逻辑为先,非逻辑不行,思考就会受到压制。不依逻辑的推理当然是矛盾丛生,不知所谓;但非经逻辑就想也不想的思考方法,往往把 预感(Hunch)抹煞了,以致什么也想不到。逻辑学——尤其是数学逻辑——是一门湛深的学问,但若以逻辑先入为主,就会弄巧反拙。

在念书时我拜读过爱因斯坦与逻辑学高手朴柏(K. Popper)辩论的书信。他们争论的是科学方法的问题。在这辩论中,我以为朴柏胜了一筹;但在科学上的贡献,他却是籍籍无名的。

逻辑是可以帮助推理的正确性,却不是思想(Idea)或见解的根源。科学方法是用以证实理论的存在,但它本身对解释现象毫无用处。那些坚持非以正确方法推断出来的思想是犯了规,不能被科学接受的观点,只不过是某些难有大贡献的人的自我安慰。这种人我遇过了不少。他们都胸有实学,思想快捷——缺少了的就是想象 力。

纯以预感而起,加上想象力去多方推敲,有了大概,再反复以逻辑证实,是最有效的思考方法。只要得到的理论或见解是合乎逻辑的规格,是怎样想出来的无关重要。 那些主张「演绎法」(Deductive Method)或「归纳法」(Inductive Method)的纷争,不宜尽听。苹果掉到牛顿的头上(或牛顿午夜做梦),万有引力的理论就悟了出来。又有谁敢去管他的思考方法是否正确。

有一些独具卓见的学者,其逻辑推理的能力实在平平无奇;他们的重要科学贡献是经后人修改而成的。英国早期的经济学家马尔萨斯(T. Malthus),推理的能力比不上一般大学生!近代获诺贝尔奖的海耶克及舒尔兹(T. Schultz),推理也没有过人之处。这可见思想见解(Idea)是首要,逻辑次之。马克思的基本困难,就是他本人在推理上已是低手,逻辑不通,而不少 后人代为修改也弄得一团糟。那就是说,马克思的预感虽有创见,却经不起逻辑的考验。

得到了一个稍有创见的预感,就不要因为未有逻辑的支持而放弃。在我所认识的学者中,善用预感的要首推高斯(R. H. Coase)。无论我向他提出任何比较特出的意见,他就立即回答「好像是对了」或「好像是不对的」。先有了一个假定的答案,然后再慢慢地将预感从头分析。

有一次,在一个会议上,有人提议大地主的农产品售价会是垄断的市价,缺乏市场竞争,对社会是有浪费的。我冲口而出:「怎么可能呢?假若全世界可以种麦的地都 属我所有,我就一定要将麦地分开来租给不同的农民耕种;麦收成后农民就会在市场上竞争发售,那么麦价是竞争下的市价。」高斯在旁就立刻对我说:「你好像是 对了。」三天之后,我再遇高斯时,他又说:「你好像是对了。」我问他我对了什么?他说:「麦的市价。」几个月后,在闲谈中,高斯旧事重提:「我认为在麦的 价格上你是对了的。」对一个不是自己的预感而日夕反复推断,确是名家风范,是值得我们效法的。

另 一个已故的高手朋友,名叫嘉素(R. Kessel),是行内知名的预感奇才。在一九七四年(他死前一年)我有幸和他相聚几个月,欣赏到他的不知从何而来的预感。嘉素有一条座右铭:「无论一个 预感是怎样的不成理,它总要比一点意见也没有为佳。」他又强调:「若无半点见解在手,那你就什么辩驳也赢不了。」

预感是每个重要发现都缺少不了的——从哪里来没有一定的规格,有时究竟是什么也不大清楚。在思考上,预感是一条路的开端——可走多远,到哪里去,难以预先知 道——但是非试走一下不可的。走这路时逻辑就在路上画上界线,将可行及不可行的分开。走了第一步,第二步可能较为清楚。好的预感的特征,就是路可以越走越 远,越走越清楚,到后来就豁然贯通。「没出息」的预感的特征正相反。

不要以为我强调预感的重要,是有贬低逻辑及科学方法之意。我曾经是加纳(R.Carnap)的学生,怎会轻视这些学问?我要指出的是逻辑是用以辅助预感的发展,用早了是可将预感抹煞了的。

Tags: ,.
首页

2 条评论 to “直觉”

  1. […] 昨天把德鲁克1999年的《管理自己》和张五常那篇《思考的方法》,打印出来,认真重看,做笔记。重新认识到直觉的重要,要基于长期的持续的思考,以及实践与理论相互检验的反馈。 […]

  2. […] 这个特点,应该算德鲁克《管理自己》,那种“读”大于“说”的那种人吧? […]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